堕天使

【庄季】消失的爱人(he 一发完结)

废熊猫:

是he!不要被名字骗了!


和那本书没有半毛钱关系!!纯粹借个名字~


看完湄公河行动开的脑洞!向所有英雄致敬!也向英雄家属致敬!


万家灯火下有人负重前行!


希望我写清楚了...好慌...


再说点别的,之前看到新闻说缉毒警察死后不敢立碑,怕家人被毒贩报复。还有一个警察走在路上,岳母带着女儿路过,女儿叫了一声爸爸,第二天全家遇难。。。太苦,太惨。。。


----------------


消失的爱人


1


庄恕下手术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了,站了差不多七个小时,此刻走出手术室都有些虚脱了。净手换衣服,走出手术室的时候病房的值班护士正在和男朋友打电话。走廊没什么人,尽管小姑娘轻着声音在撒娇,庄恕还是能听得清楚


“皮肤又要不好了,敷多少面膜也不补回来”


庄恕笑了笑,小情侣总是这样的,好像一刻不联系就不舒服似的。他从风衣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短信微信和电话的图标上都有鲜艳的小红圈,一一点开,就是没有那个人的消息。


“小没良心的”


庄医生自嘲地笑了笑,自言自语地嗔怪了一句,又把手机放回了风衣。


2


即使晚上十点的上海依然堵车,有些昏头昏脑的庄医生关了暖气,开着窗,任由带着寒意的空气往车里面灌。


拧开车载广播,万年不变的国际新闻台,女主播柔美的声音通过电波传递出来有些失真。


“一带一路…”


“四方会谈取得…”


“中缅两国再次跨国合作,打击犯罪…”


拥堵的车流终于动了起来,庄恕却完全没有要发动车子的意思。后面的司机已经不耐烦地按起来喇叭,他这才如梦初醒似的挂了档,又顺手把广播的声音调大了些。


3


回到家的时候,庄医生从家门口捡起了一支玫瑰花,看起来就是随手丢在门口的,可他还是带着笑意细心地捡了起来。


掏钥匙开门,家里一片漆黑,只有电子钟微弱的蓝光闪动着。


换鞋,开灯,光明又重新回到了视线。把花插在茶几上的花瓶里,加了水又加了几滴营养液,他希望花开久一点,又希望别开那么久。


4


这间小公寓是庄恕刚回国那阵子买的,两房一厅,想着以后稳定下来了再换大房子。然而几年过去,仍旧还是住着这间小公寓。


卧室放着一张双人大床,床上摆着两个枕头。衣柜里备着两套不同码数的睡衣,但是有一套明显很新,看着就很少穿的样子。卫生间倒是有两套洗漱用品,只是其中一套常年是干的。


另一间房早被庄恕改成了书房,一整面墙的书柜放满了医学专业的书籍。书桌上简单放了个笔记本,旁边放了两个相框,一张是庄恕穿着西装站在教堂前的照片,一张则是他在泰国旅游的照片,两张照片拼在一起看着不伦不类。


5


打开电视,又打开收音机,新闻主播的声音交织着填满了小公寓的角角落落。庄恕拿了衣服就准备去洗澡,温热的水流打下来,整个人被暖得卸了劲儿,才觉出一些无力来。


拿着大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来,耳朵却认真在两股交缠的声音里筛选有用信息。在沙发呆坐了一会儿,庄恕就顶着半干的头发准备睡觉了。


刚踏进卧室,迎面就看到卧室的软木板上钉着一张纸,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


“吹干头发再睡觉”


没有署名,没有落款。


庄恕摸了摸头发,想着是不是应该去吹一下,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


“我还偏就不吹干了!”


庄恕像小孩子赌气似的对着那张小小的纸条挤眉弄眼。


6


躺在床上,习惯性拍了拍身边的枕头,想把它拍得松软些。上周末太阳好,两个枕头都拿出去晒过,现在还残留着一点点太阳的味道。


“百忙之中还记得帮你晒枕头,你要怎么感谢我”


怎么感谢?自然没人回答。


头发上残留的水分被枕头吸了去,潮呼呼的睡得不舒服,他想明天大概又要头疼了。如果那人在家,大概又是免不了一顿数落


“这么点小事也顾不好,什么时候才让我放心!”


放心?


为什么要让你放心,就是要你顾着念着才好。


7


七点钟的闹钟


庄恕成功在六点五十醒了过来。


习惯性往旁边捞了一把,空的。


洗漱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实在有些好笑,顶着半干的头发睡觉,结果就是今天早上的发型看起来相当奔放。


湿了脸帕,放进微波炉转了两分钟,就着热气拿出来盖在头上,既缓解了头痛又把头发压了下去。


这方法还是某个头发特别硬出门恨不得抹两斤发胶的人告诉他的。


手机在洗手台上震了一下,来了一条短信,隐藏号码,只有一个字


“安”


8


今天,庄恕又是那么精神满满的庄医生了。


9


早到了二十分钟,昨天值夜班的小护士已经在收拾准备交班了。她桌子上摊着几张旅游攻略,庄恕看了一眼,是泰国。


“准备去泰国?”


“啊,庄医生”小姑娘红着脸收拾桌上的东西“我…我就空闲的时候看看”


“没事,泰国是个好地方,值得一去”


五年前,庄恕也去过一次


10


那天他刚刚从大皇宫参观完走出来,低头看着手里的解说图册,一不留神转错了一个弯就迷失了去码头的路。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


想着反正也不赶时间,随便走走吧,不曾想越走越偏,更惨的是连个问路的人都没有。


“可靠吗?”


“嗯,老板这次只带了两个……”


庄恕捕捉到小巷子里传出来对话的声音,尽管很轻,但是还是能辨认出是中文。他不免加快了脚步,然而刚刚还在说话的人马上就戛然而止了。


他转进小巷子,就只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染着红头发戴着大墨镜的年轻人正靠在墙边抽烟,他肤色很深,几乎和当地人无异,可是庄恕很肯定自己刚刚听到的就是中文。


11


“不好意思”


年轻人往庄恕的方向转了过来,他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听不懂。庄恕撇了撇嘴,并不打算揭穿。


“English?”


年轻人点了点头,复又伸手比划了一下


“a little”


庄恕拿出地图点了点码头的位置,那人低头看了看,似乎看不太清楚,才又把眼镜取了下来。


饶是见过大场面,庄恕还是没克制住心里一惊


那人的右眼几乎睁不开,一条长长的刀疤生生从右眼上劈过去。他的左眼倒是好的,看起来亮亮的,庄恕顿时觉得可惜了这张脸,这其实是一张挺好看的脸。


年轻人伸出手在地图上点了一下,庄恕顺着修长的手指看了看


“here”


青年歪头看他,庄恕笑着点了点头


“thank you”


12


这本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但是庄恕没想到他竟然第二次遇到了这个青年,在三个月后医院的一次全科会诊中。


青年苍白着脸躺在床上,右眼没有刀疤,脸上干干净净的,头发也变成了黑色短发。


“流弹的弹片打进了头部”庄恕拿着ct片看了看“位置比较刁钻,弄不好就会成植物人”


“医生”一直在后面站着的一个小姑娘红着眼眶弱弱地叫了一句“请您一定要救救我们队长”


庄恕看着她,点了点头


手术很成功


13


青年醒来的时候,庄恕正好查房查到他这里。庄恕清楚地记得,那是下午五点半的样子,查完最后一轮他就打算下班了。青年的病房门口永远守着三四个便衣,见庄恕来了,便放他进去了。


青年就是在这时醒来的,他先动了动手指,然后眼珠在薄薄的眼皮底下滚动了起来。然后慢慢睁开眼睛,这次庄恕看到了,真的是一双很好看的眼睛呢。


西晒的阳光有点刺眼,庄恕拉了一层窗帘,室内就暗了下来。青年挣扎着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下光,然后看着自己的医生,过了相当一段时间,他突然咧嘴笑了笑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杀了你”


14


青年叫季白,是缉毒大队的队长,庄恕遇见他的时候他正和线人在交接情报。听到脚步声,条件反射就摸了枪。


“原来我也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庄恕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这里是不是差点被你击中”


15


庄恕还是被击中


在季白冲他调皮地眨眼睛的时候,在季白用他低沉磁性的声音叫庄医生的时候,在季白用他好看的手去牵他的时候,在季白闭上眼睛亲他的时候。


庄恕觉得好像千百发子弹击中了心房,让他窒息让他缺氧。


16


季白出院了,过了没多久,他就搬进了庄恕的小公寓。悄悄的。


他很少回去,每次回去都是好一番乔装打扮,路线也选得曲折迂回。


他也从来不和庄恕共同出现在什么公众场合,即使马路上面对面走来,也只装作不认识。庄恕理解,但是难免不去抱怨,但是季白自有安抚他的方法。


17


在一起的第三年,两人放纵了一把。那天他们穿上最好的西装,一前一后从家里出发。在郊区的教堂,分别请路人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洗出来以后,庄恕就把两张照片叠在一起放进了同一个相框。


“像不像结婚照?”


季白从相框里拿出两张相片并在一起,照片里的他们那么相配。


18


距离上一次的短信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再也没有消息更新。


庄恕今天难得下了个早班,就溜达着准备去一趟超市。大包小包地拿着东西出来,正准备去对面拿车,手机就在口袋里震了一下,赶紧拿出来,仍是一条短信,没有号码


“我要清蒸鲈鱼”


庄恕手抖了抖,他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起来。


19


晚上八点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掏钥匙的声音,门开了。一个留着络腮胡的男人站在门口。他低头换鞋,又反手把门带上。


庄恕背着手站在他面前,他笑了笑,然后一跳,把自己挂在庄恕的身上,低头就去吻他。顾不得胡子扎人,庄恕也激烈回应。


两人难舍难分,又不得不分开。


庄恕伸手一点一点把那人的胡子撕下来,青年清秀俊俏的脸才一点一点显露出来。


“这次的造型真丑”


“嗯!”季白点了点头“怕庄医生沉迷美色无法自拔”


“是吗?”庄恕眯了眯眼睛“美人你可让我好想啊!”


20


两人洗好澡靠坐在沙发上,茶几上的玫瑰花早就枯萎了


“你怎么还不丢”


“你说了花凋谢之前肯定回来的”你不回,我不敢丢


“这次是久了点”季白往他肩膀靠了靠“但是接下来有一个大长假”


“这样啊!”庄恕忽然站起来,季白一个不稳,人就倒在了沙发上,庄恕趁势把他打横抱起来往卧室走“那今晚美人好好侍寝!”


21


啃咬,撕扯,一片混乱。


季白还能抽空看了看印着水渍的枕头,在庄恕密集的吻下还抽空念叨他


“又不把头发吹干,一点不省心”


可惜被指责的人根本无暇回应。


22


两人折腾完已经半夜了,季白累的眼皮都抬不起来,却还在迷迷糊糊念叨吹头发的事情。


庄恕把人抱在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回应着


“就是不叫你放心,这样你心里有个念想,就舍不得拼命了”


话还没说完,季白就睡熟了过去。


23


庄恕伸手关了床头的小夜灯,夜深,人静。


这平静的万家灯火,是多少人在黑暗中踽踽独行换来的。庄恕有些心疼地抱紧了怀里的人。


但是我总相信,有一天我能在阳光下牵你的手。

评论

热度(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