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当我们一起走过(6)

温北:

同居生活开始~




前文:当我们一起走过(1)


          当我们一起走过(2)


         当我们一起走过(3)


        当我们一起走过(4)


        当我们一起走过(5)


        当我们一起走过(番外)






中午的时候谭宗明要去公司,在玄关处一边歪头夹着电话一边换鞋。赵启平把他放在沙发上的袋子递过去,走到跟前看见谭宗明的领带歪了,强迫症不能忍,随手解开重新系了一下,满意的欣赏了几秒钟。


抬头的时候看到谭宗明举着手机一脸玩味的盯着他,赵启平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耳朵尖肉眼可见的速度染红,谭宗明一脸宠溺的揉揉赵启平的脑袋,印上一个吻。


赵启平关上门懊恼的一头栽到沙发里。


谭宗明走了没一会,赵启平心血来潮的本想来个大扫除,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说城际高速发生了连环车祸,伤了11个人。


赵启平在车上听同事汇报了大致情况,到医院门口,从早早等候的护士手上接过白大褂,就一头扎进了手术室,连着两台手术,都是重危患者。凌晨一点赵启平回到办公室关上门,外套搭到衣架上,直挺挺的躺到了座椅上。


耳朵里全是病人及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喊。


手机铃声响起,赵启平半睁开眼瞄了一下,有气无力的用手指勾过电话,“嗯?”


谭宗明一听这声就不对,“怎么了,还没下班?”


赵启平点点头,想起谭宗明看不到,在座椅上换了个姿势,说道:“呆会,刚做完手术,累得不想动。”


“那我去医院接你,十分钟。”


电话那头嘟嘟嘟的声音响起,赵启平把手机扔到桌子上,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赵启平不是个矫情的人,31岁就被聘任副高,专业能力和心态都是屈指可数的。只是哪怕见惯了生死,赵启平仍旧会控制不住的心软。


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赵启平再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匆匆赶来的的谭宗明。谭宗明发型有点凌乱,带着夜色的气息。


“能走嘛?”


赵启平贪恋谭宗明手心的温度,用脑袋蹭了几下,笑的有点傻乎乎的,“能。不过让我再缓一会。”


赵启平一闪一闪的大眼睛,睫毛像扇子一般轻轻扫过谭宗明的心上,谭宗明不自觉的把语气放轻了不少,“吃饭了吗?”


赵启平揉揉肚子,委屈的说道:“饿了。”


谭宗明一手从赵启平的腋窝下穿过,一手捞起赵启平的腿弯,抱在怀里掂了掂。赵启平死死拽着着谭宗明的衣领,头几乎要埋进去,压低了嗓子怒吼,“谭宗明你放我下来,你这,我明天怎么见人,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谭宗明料定了赵启平不会在医院里和他计较,“我不会放你下来是肯定的,所以为了明天能见人,你最好不要露出头来,也不要说话。”


谭宗明抱着赵启平从走廊穿过,偶有路过的人投来关注的目光。感觉进了电梯,赵启平刚要挣扎,听到有个老太太说话,把头埋的更低了。


“你爱人,这是什么病啊?”


谭宗明坦然回道:“没生病。我爱人是医生,刚做完手术,太累了。”


“是啊,现在的医生辛苦,多亏了他们哪,可得照顾好。”


“是是。”


赵启平耳朵红的要滴血。


 


被放到副驾驶,赵启平生无可恋的侧躺在椅子上,望着窗外。


谭宗明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过了一会,赵启平在车上伸了个懒腰。谭宗明预想着自己会被揍一顿还是揍两顿,是骨折,还是完美避开骨头内伤。


赵启平手舞足蹈的突然指着窗外,“停停停,谭宗明停车,我要吃水煮鱼,就这家。”半点刚才的尴尬神色全无,这是,不计较?默认了?


谭宗明觉得挺高兴。


 


吃饱喝足得赵启平回家先洗了个热水澡,浑身通畅。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谭宗明一本正经的收拾着沙发,熟门熟路的铺好被子,赵启平倚着门框,挑挑嘴角,“谭宗明,你到底是看上我了,还是看上我家沙发了?”


谭宗明冲着赵启平笑笑,“在睡不到你之前,只能睡你家沙发。”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谭宗明去洗澡的时候,把他的枕头和自己的枕头并排放在一起,一本正经的在床中间用毛毯拧了一根三八线出来。


赵启平家的床,正好放在一个角落里,两面靠着墙。谭宗明从客厅拐到主卧,赵启平拿着一本杂志躺在没靠墙的一边,那条毛毛虫一般的三八线让谭宗明哭笑不得。


“我睡里面?”


“恩,免得你认床,半夜从床上滚下来。我睡觉比较老实。”赵启平才不会承认,他从前在一本杂志上看过,一般都是攻睡外面。


     赵启平恶狠狠得叮嘱谭宗明,“晚上睡觉不准越界,不准动手动脚,我今晚一点力气都没有。”


     谭宗明忍住笑,“好,等你有力气的时候。”


啪嗒,卧室陷入一片黑暗,有个身影飞速得用被子蒙住了头,大概是害羞了吧。


 


第二天早上,谭宗明是被冻醒的。穿着睡衣摸了半天没找到被子,睁开眼,窗帘的缝隙漏出几分光亮,谭宗明再看身侧,三八线和赵启平都不见了。


谭宗明坐起来去床边找拖鞋,看到地上的赵启平卷着被子浑身裹的像一只蚕蛹,瞬间就清醒了。谭宗明都怕人给闷死了,连忙解开被子一角,让赵启平的头露出来。


因为闷热,赵启平的脸颊红红的,觉得空气流通后张大嘴畅快的呼吸了几口,但完全没有要醒的意思,这就是传说中的睡相老实?


谭宗明把赵启平抱上床,实在没忍住在脸颊上偷亲了好几下,笑得一脸色相,直到安迪的电话打来。


谭宗明轻轻带上卧室的门,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揉揉眉心,“谭总,这都日上三竿了,您不会还没起吧。”


瞄了眼时间,自诩生物钟准时的谭宗明,睡过了三个多钟头。


然而还是要装作有情可原一本证明的样子,“安迪,我这边临时有点事,今天不去公司了,有什么事你直接处理吧。”


安迪翻了个白眼,强调:“今天上午十点半的会议。”


还有半个小时,谭宗明想了一下,“视频吧。”


谭宗明冲了个冷水澡,去拿换得衣服,和刚起床的赵启平撞了个满怀。谭宗明温柔的磨砂着赵启平的后背,赵启平的手不老实的钻进他的衣服里,色眯眯的说道:“谭宗明,我现在有力气了。”


什么?


亲吻来的仓促而急切,情欲一点就着,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谭宗明的手机像炸弹一样再次响起,“谭宗明!说好的十点半开会,你现在接我电话····”


自知有错的谭宗明不打算辩解,和悠悠转醒的赵启平交换了一个亲吻。


只听安迪在那边怒吼:“谭宗明,你有没有再听我讲话!喂?谭宗明!”


 


 


 



评论

热度(202)

  1. 堕天使温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