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当我们一起走过(5)

温北:

前文:当我们一起走过(1)


          当我们一起走过(2)


         当我们一起走过(3)


        当我们一起走过(4)


        当我们一起走过(番外)


————————————————————————————————


出差连轴转了两天,一共睡了不到五个小时。今天好不容易准时下班,结果在警局呆到凌晨。气呼呼的甩门只是一时情之所至,但赵启平真的是有些累了,躺倒床上没嘀咕谭宗明几句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伴着初升的太阳醒来,大大的黑眼圈,软软趴着的头发,以及身上充满酒气的衣服,经典宿醉妆,赵启平嫌弃的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


还好今天周末。


赵启平懒懒散散的换上半袖的纯棉T恤,光着腿光着脚,噔噔噔把脏衣服丢到角落的洗衣机里,噔噔噔跑到卫生间:奇怪,怎么有水声?


赵启平下意识推开门,谭宗明正在享受电动牙刷的清洁服务。


被赵启平吓了一跳,谭宗明侧过脸瞄了他一眼,立马一口水喷了出去。


赵启平压根就没想到自己的穿着问题,而是惊讶:“你昨天在沙发上睡的?”


谭宗明强迫自己把头扭回去,“回家睡得。”


“那这一大早的你?”


大尾巴狼谭宗明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没有通知一声就离开,是很不绅士的行为”,然后得意洋洋的朝赵启平展示自己的牙杯,“所以我回家换了衣服就回来了,怕你醒来之后找不见我,就带了东西过来洗漱。”


老司机赵启平翻了个白眼,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谭宗明偷偷去觑赵启平的声色,见没什么异常,又继续说道:“你的钥匙还是放在桌子上。早餐我已经买好了,不过粥有点凉了现在,要再热一下。”


赵启平哼了一声,毫不客气把谭宗明往墙那边推了一点,自己占领者大半面积的洗水池。一张镜子,两张脸,齐刷刷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刷牙动作,咦,哪里不对的样子?


两人默契的互相看了一眼,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


     谭宗明先洗刷完,赵启平又在卫生间里洗了个澡。穿着浴袍湿哒哒跑到卧室去拿吹风机,险些滑倒,啊的一声吓得正在热粥的谭宗明差点把碗摔了。


     被谭宗明瞪了一眼,扔过一双拖鞋,赵启平装作没事儿人一样得穿上,胡乱撩了撩头发。


     赵启平先喝了一口粥,胃里顿时暖暖的,知足的表情像是在太阳底下舒展身体的小奶猫,谭宗明不自觉的笑了笑。


“辛苦谭总了,没想到这么贤惠。谁娶到你真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了。”


眉宇间藏不住的戏弄的神色,又有点像得了便宜卖乖的小狐狸。


赵启平脱了鞋,盘腿坐在凳子上,身体一松懈,浴袍的领口便松散敞开来,露出一片春色。


惹得坐对面谭宗明连喝了好几口粥,心猿意马,嘴上却斥责道:“这大早上的,你就不能把衣服穿好?”露完下边露上边的。


然而经验丰富赵启平早就把谭宗明的表情给解读明白了,拿起包子咬了一口,不屑的晃了晃脑袋:“你自己心里污,管我穿什么?”


谭宗明不装了,很认真的想了想,“那倒也是。赵医生在我心里穿什么都跟没穿一样。”


“呸,流氓!”赵启平一脸“看吧这才是你”的表情。


谭宗明先吃完,坐在沙发上看刚送来的报纸,财经版块。赵启平一个人吃的无聊,脑袋起了坏心思,吃了个馄炖兴致勃勃的跑过去和谭宗明挨在一起,坏笑着:“刚才,不会是有反应了吧?”


谭宗明看了赵启平一眼,四两拨千斤的避开,转了个方向。


赵启平不知死活,跟着坐到了另一边,凑近谭宗明,“诶,大家都是男人,我很理解···”


下一秒赵启平一个措手不及就被摁到了沙发上。两个火热的躯体,面对面,毫无距离的贴到了一起。


谭宗明标准的一字笑,手不怀好意的穿过浴袍放到赵启平的腿上,目光一下子便的深邃:“既然赵医生这么理解,那要不要帮我解决一下?”


赵启平几乎一瞬间就断定了谭宗明会是个好对手。


察觉到谭宗明的手并没有乱动,不是下半身思考就不管不顾的人,赵启平出现几秒钟的惊讶变得坦然,放松的躺在沙发上,“我还以为谭总见了那么多莺莺燕燕,已经坐怀不乱了呢。”


“一般的莺莺燕燕,我确实可以坐怀不乱,但赵医生就不一样了”,谭宗明在赵启平的耳朵旁边呵气如兰,“你的一举一动,就连你的呼吸对我来说都是诱惑。”


     这该死的气音,赵启平浑身一颤。


但赵启平的姿势并不舒服,被压的有些气喘,谭宗明也点到为止没有继续,轻而易举得放开了他。又转身拿起了报纸,一副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赵启平知道不能再继续撩了,再撩指不定就把自己撩进去了。站起身拢了一下领口,气喘吁吁地刚要走,转身就被拉入一个怀抱,眼前出现谭宗明放大的脸,“你要是难受就去卫生间自己解决一下,或者找你那些社交伴侣就好了。”


谭宗明叹了一口气,用手轻轻环住赵启平的腰,“昨晚我是开玩笑的,真的就只是社交伴侣,一起出席一些公开场合,就这么简单而已。没遇见你之前,我一直守身如玉。”


赵启平不想暴露自己其实很在意的样子,挑挑眉转移话题,“守身如玉这个词是这么用的?”


谭宗明却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我说的真的。”


“鬼才信!钻石王老五,有钱有势,上赶着扑的人肯定不少。你又不是神仙,生理需求嘛。睡了也就睡了,反正你谭总不差钱随便甩辆车什么的,就打发了,钱货两清。”


被这嘲讽的语气弄的有些不舒服,“啧你怎么说话呢,”谭宗明吧唧亲了一下赵启平的唇,一触即分,紧紧的箍在怀里,威胁道:“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


赵启平一瞪眼,挣扎不动,用脚踢了一下谭宗明的小腿,“谭宗明,你•••唔”


然而赵启平话还没说完,嘴又被谭宗明堵上了,这次不是一触即分。而是先温柔的在唇边辗转,描摹,紧接着突然霸道强势的被翘开嘴,每一寸地方都被一一的扫过,赵启平被谭宗明亲的瘫软在他的怀里,心里计算着谭宗明这得吻了多少人才锻炼出来的吻技,心里面把他骂的狗血淋头。


赵启平被吻的缺氧,谭宗明才慢慢放开了他。赵启平觉得此刻的谭宗明看他的眼神像是眼泛绿光的狼,而自己就是待宰的羊羔。


“能不能好好跟我说话?”


赵启平捂着嘴,上身离得谭宗明老远,乖乖的点了点头。


“我刚刚说的听进去了没?”


“恩。那,你放开我。”


谭宗明目的达到,但内心觉得赵启平并不是这么容易投降的人。果不其然,他刚松开手,就看到一个大脑袋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冲过来,“嘣”的一下磕在自己嘴上。


谭宗明当即嘶了一声,倒吸一口气。没防备,嘴唇磕在牙上不说,还自己咬了自己一口。


谭宗明抿了抿嘴隐约有点血腥味,再气愤得去看罪魁祸首,那人已经像只小老鼠一样噌噌的跑回卧室换上了短裤和上衣。

评论

热度(227)

  1. 堕天使温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