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楼诚衍生】当我们一起走过(1)

温北:

主谭赵、微凌李




————————————————————————————




1)


          A市的七月份,空中没有一丝云,没有一点风,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 


         自从被调去了杏林分院,赵启平的工作比之前的高峰期少了三分之二还多,工作颇为清闲。这里设备、住院条件都比总院要好,治疗费用自然也高,所以来杏林分院挂号的基本上不是富商就是机关政要人物。


          赵启平一般把这些人分为两种,一种是看了病拿了药回家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的人,这种人下次生病的时候会直接扔给主治医生一沓钱,告诉医生你尽管治我不差钱;另一种则是钱权都知足了就想着身体健健康康的多享受几年的人,这种人谨小慎微,恨不得把医生栓在裤腰带上,医嘱当作圣旨。


         赵启平曾经以为谭宗明是第二种。


         所以谭宗明出院第二天又挂了号过来的时候,赵启平秉承着医生的责任修养,仍是仔细询问了一番,末了认真地说道:“谭总,您现在只需要每周过来一次、按时换药就可以了,不用每天都过来。只要您不进行什么腿部超负荷的运动,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谭宗明将受伤的腿小心的从桌子上挪下,笑着说道:“那就好,总要专业人士看过才放心。不过,为了感谢赵医生在我住院期间的悉心照料,不如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当医生这么多年,赵启平是见惯了这些作风的,送礼、请客吃饭、塞红包,尤其对杏林分院来讲不少见,虽然医院明令禁止,但这些人物很多即使医院不打交道生活中也有遇到的时候,人在江湖,推脱不掉也只能私下应邀。


        但赵启平一直有自己的坚持。


        所以赵启平公事公办的回道,“谢谢谭总。只是我还有事要忙,下次有空的时候吧。”


        谭宗明没有多做纠缠,这让赵启平送松了一口气。


         谭宗明是A市数一数二的人物,不仅白手起家经营着本市最大的企业,手段也是出了名的狠辣,城府极深,财经杂志几乎期期都有他。难得的是谭宗明偏偏人缘却还不错,人脉也广,赵启平听凌远说,这城市各行各业、白道黑道,谭宗明是都能说上话的。


         要是谭宗明强硬的坚持,赵启平还真是又有些为难。


        谭宗明的潇洒离开在赵启平心里颇为加分,只是当赵启平第二天、第三天、接连一个星期中午快下班时分都在办公室见到谭宗明的时候,赵启平的心中拉响警报了。


         药换了,该叮嘱的也叮嘱了,人也是乖乖的答应着,只是最后都要问一句,“赵医生今天有空一起吃饭吗?”


         赵启平耐心有限,“没空,什么时候都没空。”


         谭宗明不气不恼,也不问为什么,只是第二天再来,再问,如此往复。


        赵启平推断,看来谭宗明属于第三种人,有钱没处花,药按时吃、病好好治,但最好能顺便拐个主治医生回家的人。


         于是当天下去赵启平就开车去了总院,直奔院长办公室,气呼呼在凌远对面坐下,扯了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


        凌远不疾不徐的把文件放到一边,笑着问道:“赵副主任,这是怎么了?工作不顺心?”


        “我受到了骚扰,把李熏然电话给我,我要报警。”


         凌远垮下脸,“李熏然现在连我电话都不接。”


        天天被虐狗,赵启平一听这来了精神,“怎么?是不是昨晚在床上,恩?”丢给凌远一个了然的眼神,“李警官工作辛苦,任务重,你也不要太狠,注意节制。”


         凌远对赵启平这个可吟诗作对可开黄腔的性格是见怪不怪了,白了他一眼,“李熏然那是出任务又受伤了,估计是不重,不敢回家,躲到同事家里去了。”


         “噗”,赵启平笑出声,无耐地摇了摇头,“你这家教也太严了,小心再把你家小李警官吓跑。”


         提起李熏然不回家这事凌远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家教严,他哪回受伤我不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家教严他敢不回家?”


         见凌远是有些真气了,赵启平急忙调和,“李熏然还不是怕你担心呗,都知道人在哪了不去把人接回来?”


        门外的助理敲门送进来一份文件,凌远提笔唰唰的签了字,待人出去了,凌远随手把钢笔丢在一边,“让他在外面野两天吧,吃点苦就知道家里好了。说说你的事,谁骚扰你了,谭宗明?”


         被凌远和李熏然的事搅和了一会,赵启平没有一开始那么气了,随手拿起凌远办公桌上的一个小玩意,边玩边说,“除了他还有谁,我可是按你嘱咐的好生伺候着了。但我耐心有限,他再纠缠,我只能动手了,到时候得罪人你别怪我。”


        凌远扯着嘴角笑,“行,随你处置。不过我和谭宗明接触了几次,这人没有外界说的那么风流那么心机,对朋友还是很仗义的,有钱有貌,你不考虑下?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也省的你夜夜混荡酒吧,真怕熏然同事哪天把你给扫了。”


         “这就不牢凌院长操心了。”





评论

热度(309)

  1. 堕天使温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