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凌李/一点点谭赵]如果声音都记得

猫爪必须在上:


标准小甜饼,一发完


语音包灵感来自演员朋友的“最美表演”,不知道有没有撞梗哇


新来的,如有不妥请务必不吝指正呀





01




凌远换了辆新车,奔驰e300i,他原来开的那辆欧洲牌子在一个睡眼朦胧赶去医院的清早擦过十米长的护栏撞上马路牙子半翻在树根下边,人没什么事,车彻底报废了。


凌远不能没车开,但他也没心思挑,新车是赵启平强势安利的。钢琴黑,棱角不锐利,车身稳重谦逊有格调。他挺满意,大手一挥准了赵启平临近年关要请年假的作死行为。赵启平乐的小黄漫都不看了,专心致志狗腿大院长,屁颠屁颠说:“哎我安个车载导航送你吧,最新款,人工智能。”




凌远从来不拒绝送到嘴边的利益,从善如流随他折腾,还觉得小赵医生越来越懂事,孺子可教也。


显然他不知道导航背后科技公司的最大投资人叫谭宗明。




导航挺智能,会语音识别,凌远凌晨爬起来开车时只用动动嘴皮子说地点,导航就给他规划最安全合理的通畅路线,还会分析脑电波判断驾驶员疲劳程度,适时提醒车主注意道路情况。




凌远满意地点点头。




新城警察局最近和科技公司联合推出交通道路安全伴我行的公益活动,警民一家亲,警察们亲自上阵录语音包。


智能导航给推送:“请您选择需要下载的语音包。”




凌远简单扫了一眼,屏幕最右边有个小警察的头像,乍一看有点像赵启平,再看就不像了。一头瞧着就软绵绵的卷毛,用亮晶晶的小鹿眼看着他,呲着小白牙。


感觉声音能挺温柔的,凌远从来不在琐事上犹豫,随手点点他。




“您好,新城地图为您服务,请您系好安全带。”


凌远略带讶异挑起眉毛。




这款声音不像想象中那样柔软,说得上是低沉有磁性。但还是很温柔,算意外惊喜。


他拍拍导航以示鼓励。


挺好。




02




不太跟得上时代潮流的凌远长最近很是推崇高科技导航系统,他觉得这不只是一个导航,还是个管家。


可能智能系统都会做记录分析,用久了之后,他说:“开会。”导航就自己带他去附院,他说:“真累。”导航一板一眼带他回家,声音都降温一度似的。




唯一的缺点就是时灵时不灵,不是每次说无关的话它都能听懂。


“韦三牛那个臭小子给我说家里停电没网,论文还得让我去医院拿,真是麻烦。”


“您好,请您输入目的地。”




凌远只好板着脸,吐字清晰:“第一医院普外科。”


“导航开始,全程八公里,大约需要17分钟,一百米后左转。”




凌远稍稍有些失望,很听话地发动车子,用柔软的眼神无声控诉。




03




新市绕城高速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大货车冲下主道导致五车追尾。凌远站在医院大厅像一面猎猎旗帜,哭喊声与血水汗水在漩涡中心逐渐有条不紊。协助维护秩序的警察为救护车开道,白大褂蓝制服从他身边络绎不绝经过,双方各司其职,无暇问候。




他是主心骨,他在,附院的肩膀就在。




李睿和韦天舒走马灯一样连做三场手术,他自己忙到最后也亲自上阵跟了一场。伤患全部稳定下来的时候天际已然泛白,凌远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上车,导航感应到车门打开,亮起柔和的光。




他脆弱的胃在翻江倒海,提醒超负荷的压榨只会给人难得的闲暇时光带来折磨。凌远把额头抵在方向盘上,颤抖着喘息。




导航忽然很小声地自动运转:“您好,距离目的地1.2公里,全程需要五分钟。”




凌远惨白着一张脸抬起头,屏幕上小警察笑得一如既往。


黑夜中只有天际微光与车内一方暖黄,凌远忽然觉得耀痛人眼。


他想,直视光线使人眼眶酸涩,晶状体汇集光亮灼伤视网膜,泪腺试图分泌泪水,眼睑欲闭合。这是正常生理反应。




凌远好奇智能导航智能给他推荐的地点是个什么地方,他按着胃,单手起车。




“一百米后左转,进入中山路。”


“请直行。”


“三百米后红绿灯路口右转,请沿左侧道路行驶。”


“已到达目的地附近,本次导航结束。”




凌远木着脸四处张望,空旷街道上各大商铺大门紧闭。


他疑惑地瞧瞧导航,导航很耿直:“已到达目的地附近,本次导航结束。”


凌远只好坐直一点,耐心地撒网式搜索,终于让他捕捉到了在半明不暗的天色下可怜兮兮冒着光的店。




是个粥铺,仔细看看,门口的包子蒸笼正氤氤氲氲散出蒸汽。




凌远抿嘴笑,回头看车载导航,导航没事儿人一样保持安静。


他松开按着胃的那只手,轻轻拍一拍屏幕:“行,那我去吃早饭了,谢谢你。”




导航装死。


凌远不开车门也不动。


导航有点急:“……去吧……不客气。”




04




还是老样子。


智能导航偶尔很机智,偶尔失灵。


机智的时候一人一导航有一搭没一搭聊几句,失灵的时候凌远不疾不徐向它汇报行程,听它按部就班领路。




导航似乎很爱吃,今天拉着凌远去喝鸭架汤,明天叫他左拐右拐进不知名的老巷子找排骨肉包。凌远不是不好奇这智能导航背后究竟是什么黑科技,但是他从来不问。


万一只是个AI呢。


他又想,AI怎么了,AI也不错,多可爱。




上次那场五车连环追尾事故在附院手术台上死过一个人,家属盯着主治医师不放,连着医闹三天。


晚上凌远憋一肚子火,说回家说的像上战场。


导航小心翼翼地主意正,才不管什么院长积威甚重,老虎屁股摸不得。把凌远拐到了一块政府征用下来用作警察局新址还没开始施工的空地上。




抬起头,满天星光。




“明天中午我让医院大门敞开,所有医生护士直接坐台阶上。”凌远抱着膀子躺在放平的座位里,盯着天窗外的夜景,气势汹汹,“家属爱拉条幅拉条幅,爱骂骂。”




这会儿上线的是机智的导航,无奈地反驳:“无理诉求一旦得到宣泄平台,会助长这种行为。”




凌远皱眉:“那能怎么办,赶又赶不走,狗皮膏药一样。”




导航没接话。




凌远忽然笑笑,话题岔到别的地方:“前两天一直雾霾,今天难得晴。”


他拉开架势,用娓娓气音念诗:“天阶夜色凉如水。”


星空深邃辽阔,将待兴废墟与一辆孤单的车笼罩其中,包容一切责难,原谅薄凉与退缩。


他吞下后半句没有说。




小导航忽然哑了似的闷不吭声,凌远弯起嘴角,卷出一个浪花儿,心情一点点变明朗。


他觉得假如声音的主人站在他面前,大约是在脸红的。




05




“我能退缩吗?


只有迈开阔步,


踏万里重洋。




我能叫嚷困难吗?


只有挺直腰身,


承担千斤重量。




夜深了,


风息了,


雷雨逃往他乡。




云飞了,


雾散了,


月亮躲在远方。”




——郭小川《望星空》




06




班还是要照常上的,病还是要照常治的。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凌远长忙碌的一上午从忘记吃早饭开始,到饥肠辘辘寻觅午饭告一段落。


他捧着食堂打回来的饭闷头吃,打算吃完赶紧去应付守了一上午的医闹。




韦天舒三步并两步冲进来嗷嗷叫:“院长!凌远长!老凌!”


凌远以为出什么大事,不动声色皱眉:“怎么了?”


韦天舒乐成一朵花:“你这也太给力了,上午还安排我们中午静坐示威,故意的啊,一肚子坏水。”


看这也不像天塌了的样,凌远放下筷子:“怎么了到底。”


韦天舒过来拉他:“别装了,快快快,门口那帮孙子都让警察收拾了,有个小李警官,那叫一个威风,领头那小子假装碰瓷喊打人,直接被他三两下扭住胳膊铐栏杆上,屁都没放出来一个。”


“警察?怎么今天有空帮忙处理医闹了?”


“那可不是得有您这种大人物请呢么。”韦天舒当他卖乖,乐意奉承两句,“快出去吧,给咱们帮这么大忙,得好好感谢小李警官。”




凌远一知半解被拽出门,心里画的问号都在看见所谓的“小李警官”时烟消云散。




07




李熏然只是被李局长坑去录了个语音包。


“人民警察为人民。”


被扣着大帽子,只好牺牲美食与睡眠时间。




录完,公司送他一只手机大小的电子产品,说遇见特别路痴那种可以亲自导航,遇见违法犯罪那种也可以亲自对话。




李熏然觉得还挺酷,灵活运用多面掌握,破获多起肇事逃逸案件拯救无数迷途羔羊。终于有一天,发现一位两点一线十年如一日的古板院长。




小警察对于这种人简直痛心疾首,生活太没乐趣了!




他隔三差五上线查查院长行程,听他说两句闲话,机智地帮他导航。


绕城高速事故当晚他带队协助救援,满脸都是泥水和伤患的血。


他在嘈杂拥挤的大厅看见院长站在中间指挥,个头高大,非常显眼,沉着冷静的声音抚平每一颗焦躁的心。




几个小时后,这个沉着冷静的声音发出绞痛带来的难捱重喘。




李熏然忍了又忍,没忍住,噌噌噌搜索最近的营业粥铺。




08




小警察穿着蓝制服,一头瞧着就软绵绵的卷毛,用亮晶晶的小鹿眼看着他,呲着小白牙。


感觉声音能挺温柔的。




蓝制服和白大褂经常碰面,经常擦肩而过。在警笛轰鸣的事故现场,在手术室内外,在生离死别瞬息之间。




领头医闹的一看院长出来,跳着开骂。小警察回过头,脸色骤然挂上凌厉,凶神恶煞教训:“老实点!”




狮子亮出爪牙。




凌远面色沉静,心里一朵浪花卷起滔天巨浪。哗,真要命。


小警察转眼又吧哒吧哒跑过来,伸出一只手,不好意思地抓抓卷毛:“那个,您好,我是李熏然。”




这款声音不像想象中那样柔软,说得上是低沉有磁性。但还是很温柔,算意外惊喜。




凌远握住面前修长的手,指腹轻轻摩挲:“你好,凌远。”




09




赵启平和老谭度过一个骄奢淫逸的年末,回来上班竟然还不用看凌院长忙碌的臭脸。


院长最近莫名如沐春风。




他感到无比幸福,世界美妙。


深藏功与名。




—— 完 ——




目录

评论

热度(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