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三十)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看这里呀~




(三十)谭宗明,我真的爱你




        谭宗明一夜没睡好,翻来覆去。


        小赵医生心事已了,又喝了酒,睡得没心没肺。第二天休息,难得能多睡会儿,他不醒,谭宗明也不忍心叫。一直干耗到八点,赵启平睁开一只眼,扭头瞅见靠坐床头发微信的谭宗明,翻身过去抱住继续睡。


        “赵启平。”谭宗明极为罕见地全名全姓叫他,把小赵医生吓得一激灵,醒了。“啊……啊?”


        “醒了就坐起来。”谭大佬态度非常严肃。


        赵启平大脑还是混沌的,但身体已经得到“事情严重了”的指令,从被窝里钻出来,笔直坐好。


        谭宗明伸手把他睡衣整整,“昨晚上的事说清楚。”


        “什么事?”赵启平睡眼惺忪,刚起来身上冷,打个哆嗦,往被子里缩了缩。


        “跟你爸自首的事。”谭宗明帮他掖被子。赵启平使劲想了想,“哦,我跟我爸说了。”


        “说什么了?”谭大佬脸色阴沉,语气严厉。小赵医生脑子糊涂:“我就说跟你在一起啊。”




        “这么大的事你就直接说了?!”谭宗明火气上头,不由自主用上“训斥”的语气,“你怎么想的?家里什么态度都不清楚就直接说?具体怎么说的?你爸爸什么反应?”


        赵启平莫名其妙,偏偏反应还迟钝着,谭宗明说了好几句才插进一句无力的反驳,“你凶什么……”


        “我是替你着急。这么大人了,做事怎么不过过脑子?突然这么说,家人能接受吗?”


        谭宗明在他面前极少急躁,突然疾言厉色,赵启平整个人都蒙蒙的,感觉身边坐的不是平时那个谭宗明,忍不住勾他胳膊,“老谭你急什么?我爸……还好吧……”


        谭宗明简直要急死,“你爸爸怎么说?”


        “他说让他想想。”


        “然后呢?”


        “就让他慢慢想啊!”


        平时那么机灵一孩子,怎么大事上这么不让人放心!谭宗明有点无语:“家里没有为难你吧?”


        “目前没有。我爸很理性的。没告诉我妈。”赵启平没睡醒挨一顿训,谭宗明松了口气,他却嚷嚷起来,“反正迟早要说,那谁威胁我干脆就说了!什么大不了的,一大早上一直吼我!一直吼我!”


        谭宗明败下阵来,把他挪回被子里,“好好好,不说了,你睡你睡。”




        自打“自首”之后,赵启平吃得好睡得香,万年不变的体重还涨了三五斤。谭宗明反而有些焦虑。听说赵教授没有别的爱好,只喜欢种花养草,便弄来各种稀罕又刁钻的品种,专门找人侍弄好让赵启平送家里去。海棠谢了送牡丹,牡丹开后送月季。


        这天赵启平又往家里搬兰花,四月底的天气,出了一身汗。正好赵妈妈买菜回来,随手拿本杂志给他扇风:“哎呀小阳台都放不下啦!”


        赵爸爸回来赶上吃晚饭,看见赵启平有些尴尬,又看见阳台上的花,冷冷地说以后不要再送。


        “爸!人家一片好意。”赵启平小声说。


        “就是呀!送来了收着,以后让平平还礼就是。你这人真不好伺候,挑三拣四。”赵妈妈每次给儿子盛饭,总会偷偷多盛一点,用勺子压实,外观看不出来,“平平吃饭了,别搭理你爸。”


        “我还不想搭理他!什么我挑三拣四,你知道什么!”赵爸爸要发火,赵启平赶紧拽他袖子央求,狂使眼色。没办法,咽不下这口气,只能转个话头,“他这么大人了,饭都不会做,天天胡闹,都是你惯的。”


        赵妈妈笑起来:“我儿子我不惯谁惯呀。”




        赵启平低头吃饭,心里很感慨。


        赵家父母年轻时工作繁忙,陪孩子时间少,偏偏要求又高,小赵医生童年颇有些孤独压抑。这两年年纪大了、时间多了,赵妈妈总觉年轻时亏欠了儿子,便加倍对他好。


        越是这样,有些话越说不出口。他觉得自己特别混,确实是在胡闹,老爸说得一点不错。


        吃过饭儿子主动洗碗打扫,赵妈妈十分满意,拉儿子坐沙发上聊天。赵启平枕在赵妈妈腿上看电视,几次想张口,又都咽了回去。


        “最近工作很累呀?”赵妈妈当然看出儿子有心事,“小时候盼着你长大,长大了就懂事听话。现在呀,想想还是小时候好,有什么话都跟妈妈讲。”


        “嗯。”赵启平一颗心泡在难过的情绪里,被愧疚来回撕扯,却不能表现出来一丁半点。眼泪溢上来,他睁大眼睛,不让它们流下来。


        赵妈妈也是外科出身,多年的“一把刀”,年轻时貌美却不娇弱,做事雷厉风行,她一生的温柔,大约都在儿子身上。“你这个孩子呀,从小心高气傲,凡事一点不能凑合。你外婆总担心你这个性子到社会上要吃亏的。”她摸摸儿子的头发,“但我总觉得,人生有舍才有得,只要你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要太辛苦了,累就回家住两天。”




        赵启平起身抱住她,像小时候一样。


        他特别怕失去这一切,特别怕让老妈难过。


        上天好像特别厚待他,总有人疼他爱他,总有温情守在身后。波折坎坷,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他可以继续瞒下去的,可以“将就将就”,就假装那是个普通朋友。


        可是啊,他实在有些贪心。




        “姆妈,下周末有个朋友上家来。”赵启平腻歪半天,“你不要出门。”


        “诶?家里没有好菜呀,买条鱼蒸蒸?”赵妈妈没由来的有点紧张,“什么朋友,男孩女孩?送花的朋友?”


        没有好菜不要紧,你把鸡毛掸子收起来就好。小赵医生说:“我爸知道的,让他给你讲。”


        安静看电视很久的赵教授十分气愤地,换了个台。




        一周后,谭宗明开了一辆低调的车,停在医学院家属院门口。


        “老谭你热不热啊,都到五一了,来我家穿什么西装啊!”一件短袖T恤的小赵医生抱怨,“你这衬得我多不认真啊!”


        谭大老板下车,衣服整整好,额上汗擦掉,“热不要紧……不显得年龄大吧?”


        小赵医生大笑:“没事没事,一看就不到五十。”


        “……小赵。”谭宗明拉下脸,“我说正经的。”


        “挺好,特别好。”赵启平果真正经起来,“特别斯文败类,特别中老年妇女心头好,征服我妈就靠你。据说我爸已经被家暴两天了。”




        进门之前,赵启平拉住谭宗明的手。


        “老谭,一会要是挨揍你赶紧跑。我妈手劲大。”


        谭宗明侧身抱了抱他,轻轻吻在额头上,“我以为你会多瞒一阵子。不要紧,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跑,别紧张,一切都会好的。”


        “嗯。”赵启平深吸一口气,摁响门铃。


        门里脚步声越来越近。赵启平突然扭头:


        “谭宗明,我真的爱你。”




        END




是的又一次猝不及防地完结了哈哈哈哈。


一直在想用哪个情景做结尾好。改来改去还是想要这一版。赵麻麻反应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俩的决心,以及有爱的家庭。未来还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磨难,可是有爱人牵手一起走,有可爱的家人在背后,真的什么都不可怕。上部结尾小赵说“我成全你吧”,这次他说“我真的爱你”,经历坚持与妥协,才能看懂自己的心,才能真正爱上一个人呢~


还会有养猫小段子的掉落~写这篇文章源于我自己的人生体验,是比较自私的一篇,其间经历了换工作、做手术,人生开始新阶段,各种意义上的新阶段。坦白讲这段日子挺难熬,感谢每一个陪伴我的小可爱,托马斯全旋感谢,我还不够好,会更加努力哒~


于是又开始纠结以后还能写什么。。。

评论

热度(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