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二十九)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看这里呀~




(二十九)你不后悔,我就不后悔




        这个场景,跟安迪噩梦里一模一样。赵启平开口为她解围:“好久不见了老魏。今天我是来找筱绡的,改天一起吃饭吧,安迪也去。”魏渭特别会搭戏:“那行,你们先聊,我们还没吃饭呢。钥匙呢?安迪?”边说边揽着安迪往家门口走。


        曲筱绡冷眼看着,特别来气:“好久不见,赵医生改行当影帝了。”


        “筱绡,有话进屋说。”赵启平温和又坚定。跟谭宗明在一起久了,说话的语气都向他靠拢。


        “为什么进屋说?怕别人听见啊?赵医生,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呀?”曲筱绡偏不,她攒了太多委屈,必须大鸣大放才行。


        “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赵启平说,“如果你觉得走廊合适,那在这里说也行。”




        安迪和魏渭回来之前,樊胜美和邱莹莹已陆续回家。此时一个猫眼后头好几双眼睛,赵启平豁出去,曲筱绡却有点怵,不想一会儿闹得太狼狈,扭身去开门。


        第一回合,KO。赵启平小松一口气,跟随曲筱绡进了门。一年多没来,她的小家变化不大,换了几样装饰品。他俩也曾在这里度过很多快乐的时光,回头看看,已恍如隔世。


        他在回忆,曲筱绡也在回忆,时过境迁,他们的心情终究大不相同了。她把包摔在沙发上,背过身去:“赵启平,其实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这个骗子。”


        赵启平看着她小小的倔强的背影,突然意识到,在这场闹剧里,曲筱绡才是方寸大乱、手足无措的那个。无论她怎么闹,怎么折腾,都不可能改变他的心。


        “筱绡,我没有骗过你。请你停止对我的监视,不要发那些邮件了。也不要打扰安迪,她事先并不知情。”




        “你胡说!”曲筱绡转过身,眼眶里包着一汪泪,整个人都在颤抖,“你是个gay!你就是骗我!你从来都没爱过我,还骗我对你那么好……”


        “我不是。”赵启平非常平静。


        “那你找个男人是怎么回事?还找个老男人!”眼泪流下来,曲筱绡到处找纸巾找不到,还是赵启平找到帮她递过去。他越平和,曲筱绡就越难过,好像不管怎么闹都不能动摇他分毫。感情世界里,淡漠永远比恨更伤人。


        “他不是老男人。”赵启平说,“我跟他在一起,跟性别没有关系。他是男是女不重要,别人怎么看也不重要。就算你拿大喇叭出去广播,我也无所谓。”


        莫大的绝望和伤心迅速透支曲筱绡的体力,她坐在茶几上,抬起泪眼看着赵启平,声音支离破碎:“他不就是有钱吗?赵启平你告诉我……他不就是有钱吗……你要钱,我也有啊……”




        “跟钱就更没关系了。”赵启平一字一句、平静到近乎残忍地说:“我爱他。”




        曲筱绡愣愣地问:“赵医生,你爱过我吗?”


        赵启平看着她的眼睛:“我们遇见过爱情。”




        有些话,只有亲耳听到对方说,才能真的相信。赵启平离开之后,曲筱绡昏天黑地哭了一场。想起去年分手的时候,他俩大吵一架,赵启平说:“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你只懂得占有!”


        如今我懂了。可我并不想懂。曲筱绡想。




        赵启平回到他的小窝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进门才想起晚饭没吃,饥肠辘辘,一边换衣服一边大喊“老谭家里有没有吃的”。


        “没。”谭宗明坐在懒人沙发上看书。


        赵启平生气地走过来:“你怎么不买啊!”


        “买了我自己的,吃完了。”谭宗明眼皮也没抬一下。


        赵启平踢了一脚沙发,整个人都气鼓鼓的:“你怎么这样!”


        老谭把书一合,脸绷起来:“把我扔下去见前女友还有理了?!”


        小赵医生瞬间泄气,蹲下来学谭小虎的样子蹭他:“老谭……”


        谭宗明和摸谭小虎一样摸摸他的头,又捏住他后颈:“怎么着?肚子饿了,想起回家了?小野猫这么不听话是要挨揍的。”说完在他身上拍了一巴掌。


        赵启平脸有点红,回头一口咬在谭宗明手上,留下一圈牙印,呼地站起来:“差不多行了!没吃的哪个野猫搭理你!我自己出去买去。”


        还没走到门口,老谭叫住他:“冰箱里有皮蛋瘦肉粥和虾饺,热热吃吧。”


        “这还差不多!”小赵医生叉着腰表示。




        吃过饭,小赵医生开了一瓶红酒,放了一张爵士乐的碟片,拖一只软垫半躺半靠在楼梯上。谭宗明也倒了一杯,心安理得占着小赵的沙发。


        “魏渭这个家伙,一点事都藏不住。”喝完一杯,赵启平感慨道。“这你就错怪人家了。”谭宗明说,“我车上装了定位系统。你只说晚上有事,一直不回家,我查到位置以后给安迪打了电话。”


        “最讨厌你们这种手段丰富的有钱人了!”赵启平坐起来,气哼哼地又给自己满上,脚往谭宗明肩膀上一搭,“行了,想知道什么你问吧!”


        他原意是把事情大概讲讲,但谭宗明套话技巧高超,最后细节也都交待得七七八八。


        “你怎么跟怀疑老公出轨的女人似的!”赵启平说。




        安静了一阵子,老谭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是怕你吃亏,小赵。”


        “我能吃什么亏!”赵启平说完,气势又弱下来,“我一个大男人能吃什么亏。”


        谭宗明起身把几盏灯都关了。帘子拉开,月光和对面楼上的灯光一起洒进来。


        “是我多虑了,小赵。我是怕你后悔。”谭宗明说。


        赵启平摇摇头,“你不后悔,我就不后悔。”


        谭宗明低声说:“来。”


        赵启平想也没想就扑过去,好像谭宗明念了一句咒语一样,身体比大脑反应更快。他们在月光里交换一个沾染了红酒味道的吻,又苦又涩,却让人上瘾。


        “这种事交给我处理会很简单的,小赵。”谭宗明抱着他,“以后遇到问题交给我,好吗?”


        “不好。”赵启平拒绝,“我处理也一样。诶?这事换成你怎么解决?”


        谭宗明闭上眼睛想想,“对付长不大的孩子,最好的办法是告家长。”


        “真没创意!”赵启平评价。




        喝到第二瓶酒的时候,赵启平有些困,半阖上眼睛,哼哼唧唧嫌晚上虾饺不嫩,吃了想打嗝。


        谭宗明有一搭没一搭轻拍他的脊背,在他耳边问:收到邮件怕不怕?


        一般,想想也没什么。赵启平说,我们学医的其实都挺开放。沉默一会儿又说,还说我骗她,明明是她骗我。


        她怎么骗你?谭宗明有点好奇,这个细节刚才可没讲。


        “她说要发给我爸!我当时一慌,给我爸打电话自首了!”赵启平睁开眼睛,十分委屈地看着他,“可是后来她又说就是吓唬我,别的谁都没发!这不是坑人吗!”




        TBC


进入完结倒计时!


那啥,骂小曲的人真的好多23333大家理智看文哈,补药。。还是补药入戏太深😂😂😂

评论

热度(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