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二十七)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看这里呀~




(二十七)我爱你,让世界见鬼去吧




        曲筱绡回到父母身边躺了三天,持续低烧,头重脚轻。


        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难过,天塌地陷一样的难过,分手时也没这么难过。想到赵启平可能从头到尾都在骗她,她就止不住浑身发抖。


        跟踪赵启平的私人侦探,陆陆续续拍到了“实证”。曲筱绡一张一张翻看,许多个念头在她脑子里来回转。一会儿想向全世界广播赵启平是个死基佬,一会儿想告诉整个附院赵启平搭上大老板,一会儿又想回到赵启平身边,问问他到底喜欢男人哪一点。


        曲筱绡幡然醒悟:她不能接受赵启平骗她,也不能接受在爱情中被欺骗、一败涂地的自己。


        爱而不得,要么走向沉默,生出无限寂寞;要么走向爆发,生出万千恶意。男男女女,莫不如是。




        三月底,春光大好,谭宗明喜忧参半。


        最近一周赵启平比以往都粘他,每天主动打电话来,晚上一定要他留宿小公寓。他知道这是有心事,但赵启平嘴实在太硬,问急了还要翻脸伤和气,是以暂不过问,尽量陪他而已。


        天气暖和了一阵子,突然又开始大风降温,赵启平下班回到家,打电话问谭宗明什么时候过来。


        “今晚有点事,结束比较晚,明天去找你好不好?”谭宗明这边紧急会议即将开始。


        赵启平果断拒绝:“不好。”


        “别闹。听话早点睡。”谭宗明听到窗外狂风大作,逗他说:“怎么,刮大风不敢一个人睡呀?”


        “我是怕你被风刮跑、骨头散架。敢不来你试试。”赵启平凶巴巴地挂了电话。


        谭宗明开完会,和下属吃过夜宵,带着一身风雨赶过来已经是凌晨两点,距离赵启平起床还有四小时四十五分钟。


        他简单冲个澡,蹑手蹑脚上床,背对赵启平躺下,一条细胳膊先伸了过来,紧接着一个热乎乎小赵医生贴到他背上。


        “吵醒你了?”谭宗明想转个身,但背后人贴得很紧,他动弹不得。


        “别动。”小赵医生很威严,“睡吧。”


        谭宗明大脑还在亢奋状态,一时半会儿睡不着。过了没多久,箍在他身上的胳膊松了,却不肯收回去,固执地搭在他腰上。谭宗明握住那只手,温暖又心安。




        他不知道,赵启平连续一周每天收到邮件,每一封里都有一张他俩的照片。


        节奏把握非常好,第一天是谭宗明的车,刚好停在赵启平小区门口;第二天是谭宗明走入赵启平那栋楼的电梯;第三天是他俩一前一后往外走;第四天是他们一起逛水果超市……让他一天比一天更焦虑。


        他们在外头是很克制的,没被拍到动作亲密的照片,但这些关键地点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每篇邮件末尾都说:猜猜下一个收件人是谁?


        第一次收到时,赵医生在办公室里汗毛倒竖、背后恶寒,点了两下没关掉页面,啪一声摔了鼠标。


        助理医生小谢胆战心惊:赵医生?


        “……没事,鼠标坏了。”赵启平说。


        他强迫自己对着邮件从头到尾看了两遍,每个细节都不放过,没有找到任何“威胁”,也没找到任何“条件”。没有威胁和条件,也就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把他往死角里逼,然后彻底毁掉。


        谁有这样的本事?谁会动这个心思?答案就在眼前。


        赵启平动用了除安迪以外所有的渠道联系曲筱绡,可是对方一丁点回复都没有。他还挤时间直接上门找了三次,但对方没应门,不知是真的不在,还是故意晾着他。




        赵启平吃不准,这到底是个恶作剧,还是个真正的火坑。他谨慎地观察周围每一个人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试探同事,无数次登陆科室公共邮箱,总觉得下一秒不知道哪台电脑就会爆出大丑闻,而他就是那个倒霉的主角。


        有天下午门诊快下班时,一个男人跌跌撞撞冲进诊疗室,冲到赵启平跟前:“您好,是张医生吗?”


        “不是的,张医生明天坐诊,这是我们赵医生。您挂号了吗?”小谢拦着他问。


        男人搔了搔头,把赵启平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扭头出门。


        小谢嘟囔:“这个人真奇怪。”她回头看见赵启平僵直地站着,神情戒备盯着门口,很是诧异,“赵医生?师父?您怎么啦?”“……哦哦,没事。”一个记错时间的病人而已,赵启平回头找凳子,恢复平静,“还有病人吗?”


        他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一切反常的人、反常的举动,他都本能地怀疑、猜想,好像每个角落里都有千万双眼睛盯着他,只等他露出一点点破绽,无孔不入,无缝可躲。


        这天本来还安排有会诊,但他实在无心参加,请病假提前回了家。路上绕了好几圈,看谁都像跟踪者,进了家门,也觉得窗外有眼,拉紧窗帘才舒服一点。




        曲筱绡惯会揣摩他人心思,又知根知底,赵启平的反应基本都在她意料之中,折腾人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巨大的心理压力也激起了赵启平的“斗志”。




        好几次他想打电话给谭宗明,让他别来、别露面,躲得远远地,可是听见电话里熟悉的声音,话到嘴边又变了。


        他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他。就算谭宗明什么都不做,只要出现在赵启平的视线里,就让他有无限动力坚持到底。


        他想起医疗纠纷时谭宗明鼓励的话,想起他讲过的许多许多道理,想起他们共同尝过的美食、看过的风景,遍布谭宅的懒人沙发,不讲理的小虎小豹……


        这一切,他没法放弃,哪怕与全世界为敌。


        赵启平心里有个声音,越来越清晰:


        凭什么我不能和他在一起?


        凭什么我就要被吓倒?


        凭什么感情要听别人主导、看别人脸色?


        我的人生,也不想将就。




        大风过后的早上,天空如洗,朝阳万丈,小公寓拉着厚厚的窗帘,还和夜晚一样。


        赵启平起床时,谭宗明闭着眼睛,还没彻底清醒,迷迷糊糊拉了一把,嘴里含糊道:“小心路上,吃饭再走,啊?听话,小赵。”


        “知道啦。你多睡会儿。”赵启平顺势俯身抱住大佬,亲吻他眼角的细纹。




        我爱你。让世界见鬼去吧。




        TBC


昨天浪过之后想起今天要加班嘤嘤嘤

评论

热度(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