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二十六)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看这里呀~




(二十六)这一天来得太快了




        赵启平一夜没回市区,曲筱绡一夜没睡。


        她像侦探一样翻遍了晟煊的新闻,查遍谭宗明的行踪,终于在一个合作公司的官博里,发现一张海南某经济论坛的宴会照片:前方该公司老板谈笑风生,背景里谭宗明亲切地与人说笑,对方只露出一边肩膀和一只手。


        足够了。她百分之百确定那是赵启平。


        如果没遇见该多好,如果不去查该多好。窗外雨潺潺,她心里也一样。


        天亮了,雨还没散。电话响起,对方说赵启平还在佘山。




        曲筱绡肿着眼睛砸2202的门。


        周日早晨,邱莹莹还在刷牙,迷迷糊糊开门,屋里是温暖的米粥香气。关雎尔被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吓了一跳:“筱绡,你怎么了?”


        关雎尔一问,曲筱绡眼泪刷地掉了下来:“关关……”


        以往曲筱绡是不愿意在她们面前“露短”的,特别是有关赵启平的事。但这次忍不住、扛不过,边哭边断断续续把查到的事情都讲了。


        “安迪不跟我说实话……怎么办……”曲筱绡整个人都脱力了,靠在沙发上,面无血色。


        “筱绡,你最好还是问问安迪,问完也好断了这个念头。”樊胜美还是第一次见如此无助脆弱的她,“事情还没弄清楚,你折磨自己干什么呢?”


        “怎么还没弄清楚!这不明摆着吗?!”曲筱绡控制不了自己,眼泪停不住,“赵启平他骗我!我这么喜欢他,这么忘不了他!谁知他……他是个……”


        “Gay?”邱莹莹总算弄明白,眼睛瞪圆,“你说赵医生是……啊!怪不得他那么帅!”


        关雎尔站起身往厨房走:“粥好了,一人一碗。筱绡你也喝点。”


        “我还喝什么粥啊……等等!关关你站住!”曲筱绡突然想起什么,挣扎爬起来。




        关雎尔没转身:“你心情不好也要吃点东西。”


        “你先别管我吃不吃东西。关关,你给我说实话,你跟安迪一起上下班,看见过什么没有?”曲筱绡沙哑着嗓子问。


        “没。”关雎尔摇摇头继续往厨房走。


        粥端上来,曲筱绡还是不死心:“关关,你肯定看见过什么对不对?你跟安迪走得那么近,一定知道点什么对不对?”她拉着关雎尔,像个绝望又执拗的孩子,“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关雎尔看着她,感同身受又无可奈何。可是她能说什么呢?她连哭的资格都没有。


        “筱绡,分开了就是分开了。他现在跟什么人在一起,重要吗?”


        “怎么不重要?怎么不重要?他骗了我啊……我最心爱的男人骗了我啊……关关,这种感觉你不懂。他要是再找个女人,我也不这样了……”曲筱绡小小的身体里爆发出巨大的悲伤,无法自已。


        “你先别自己吓唬自己。先弄清这个赵启平跟安迪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一个医生,跟一群有钱人混一起,到底图什么呢?”樊胜美把粥端到曲筱绡面前,“喝。”


        “图钱呗。”邱莹莹干脆地说。


        樊胜美给邱莹莹使眼色,“咱们别猜,问问安迪再说。”




        安迪走进2202的时候,四双大眼晴齐齐看过来,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曲筱绡看见她又开始掉泪,还是樊胜美把事情讲了,问她知不知道实情。


        这一天来得太快了。


        安迪看着这群姐妹相称的姑娘:情绪失控的小曲、震惊迷茫的邱邱、忧心忡忡的小樊、低头沉默的关关,她想临阵脱逃,又不能一走了之。


        “小曲,你和小赵已经分开这么久了,你有你的人生,他有他的人生,互不打扰不好吗?”安迪坐下来,试图安抚曲筱绡的情绪。


        曲筱绡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她:“安迪,你站在他那边了……你不是我的好姐妹吗……”


        “不是我站在哪一边。是这样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安迪拿了纸巾,想帮她擦眼泪。


        曲筱绡偏头躲开,自己用袖子抹了一把,倔强地直视安迪的眼睛:“你一早就知道他是gay对不对?你知道他是骗我的对不对?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从来没有!”


        极端对立的状态让安迪浑身发冷,但她必须勇敢。


        “小曲,你不要钻牛角尖。据我所知,小赵不是gay,也没有骗你,他怎么选择是他的事,我无权过问,你也一样。放过你自己,也放过他,这是最好的选择。”




        赵启平留宿谭宅,抓狂的还有小虎小豹。


        天还没彻底转暖,谭宗明把它俩锁在屋里,洗得干干净净。赵启平不在的时候,它俩半夜偷溜上床,睡在被子上,两个小暖炉一样。


        小赵医生一来,手长脚长,把它俩的地儿占了。睡觉也不老实,有时小虎小豹趁他们睡着,轻手轻脚跳上床,刚在谭宗明脚边卧好,就被赵启平一脚蹬了下去。


        平时两猫睡前必撒娇,要谭宗明抱抱摸摸才睡。赵启平一来,它们就排不上号了,谭宗明有心安抚,也会被赵医生踹去洗手:“摸猫就不要碰我!”


        早上二猫蜷在沙发上正睡得香甜,耳边传来赵启平的大呼小叫:“老谭!你看看!我衣服上都是猫毛!你看看!”


        谭宗明真的走过来看看:“粘筒滚一下就好了。”


        没过多久,赵启平又吵吵:“我袜子被它们咬烂了!”


        谭宗明淡定泡茶:“衣柜最下面抽屉里是新的,自己拿。”


        三明治和牛奶端上桌,赵启平顶着乱翘的头发,打着哈欠磨磨蹭蹭过来,毛衣扣子也没系好,没去自己位置,径直坐到谭宗明腿上,把手背上一个小牙印举到他眼前:“谭小虎咬我。”


        “那你也咬它。”谭宗明看那牙印实在太浅,距离破皮还早得很,便推他下去,“肥皂水洗洗去。洗完来吃饭。”


        “你也太偏心了!”赵启平不答应,“今天不许它吃罐头。”




        正吃早餐,赵启平手机亮了,是安迪。他打开看了一眼又关上。


        谭宗明抬头问:谁一大早找你?


        “同事。”赵启平低头吃饭。


        几分钟后他回复安迪:实在对不起,连累你了。




        TBC


赵小猫的日常:蹂躏小豹,和小虎争宠,骑在大佬身上。


今天小赵也要勇敢面对一切呢!

评论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