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二十二)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看这里呀~




(二十二)这才叫过日子




        被有钱人宠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匿名回答。


        不知道被有钱人宠爱是什么体验。但我知道被有钱人爱是什么体验。


        名牌奢侈品、五星级酒店之类的,大家已经说了很多。我说点别的吧。


        他让我知道,原来一个人的财富背后,除了智慧、努力、运气,还可能有无数个日夜的坚守、无数个细节的积累、无数次失败后从头再来。他让我真正懂得一句话:事在人为。


        他开始追求的时候,我是很恐慌的。他非常非常优秀,有钱,有趣,有魅力。但我们之间有一条巨大的鸿沟,那时我以为是无法逾越的。


        他非常有耐心,并且持之以恒,对我非常好,可以说是无微不至。我的工作很忙,他从不打扰,加班到深夜会送夜宵,压力大会带我出去散心,他不会高调地“关心”,甚至不会主动问什么,总是用最恰当、最让人舒服的方式来陪伴我。也许这就是传说中双商足够高吧。


        去年我在单位出了点事,当时闹得很严重,好在领导开明,结局不算坏。当时他只是默默支持,没有过多的表示什么。后来在工作中,很偶然的一次机会,我得知他今年和我们单位签了一个合作项目。


        他没提过,我也没问过。周围也没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也许是我自作多情,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业合作而已。)但我想,如果有一天,我遇到更大的麻烦,他会毫不犹豫地站在我这边,让我更有底气遵从自己的内心。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刻意炫耀财富。他的富有,不在于金钱,而在于强大又温柔的灵魂。他让我相信,如果有一天我需要,回头他一定在,而且真的能hold住一切。


        所以,我愿意越过那条鸿沟,和他站在一起,哪怕对面是地狱。




        星期天上午,写完答案,赵启平反复修改了两遍,自己感动了一会儿,提交、关电脑,轻巧地爬上床,钻回被子里,看大佬睡得五官涣散的脸。


        谭大老板前一晚喝得有点高,半夜来敲小赵医生的门。


        赵启平在小公寓里叮叮咣咣俩小时,总算把大佬洗干净丢上床。没出正月十五,年还没过完,他逗谭宗明:伺候一晚上,老板赏个红包呗。


        谭宗明迷迷糊糊:给,给小费。


        赵启平马上翻脸:怎么个意思?平常没少被伺候啊你!都去哪儿给人小费了?


        谭宗明闭着眼睛笑得眼角皱起来:给别人是小费,给你是压岁钱。


        你还真想当我爹啊!赵启平报复性地玩弄谭宗明的褶子,撑开合住撑开合住,坚信多帮他增加两条细纹才放手,自己笑得滚来滚去,大佬已经睡着了。


        谭宗明醒来的时候,阳光正好,照得整个小公寓暖暖的。赵启平神清气爽,盯着他笑:“你刚才睡得特别丑。”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谭宗明抹了一把脸,又把眼睛闭上,一手搭在额头上,“几点了?”


        “十点啦!不知道谁说今天去滑雪的。头疼了吧?”赵启平抬腿坐到他身上,伸长胳膊按揉他的两鬓,“我早就说了,您这上了岁数的人呐,不能多喝。手拿开,赵医生给你按按。”


        谭宗明拍了他一巴掌,安静享受赵医生的按摩。没过多久睁开眼,又拍他一下:“坏了!安迪他们已经出发了!”


        “您踏实歇着吧!我早就跟他俩说了,您老人家身体不适,今天去不成了,改天再约。”赵启平把他两只手摁在枕头上,恶狠狠地说:“再敢打我试试?嗯?”




        一直到下午,谭宗明还是没什么精神,索性把一天的事情都推掉,躺在赵启平的小沙发里休息。最近他常在这儿过夜,公寓里多出许多零零散散的物件:新买的拖鞋和睡衣、刚拆封的牙刷、他留下的领带、丁秘书给备的电炖锅……


        赵启平有点小洁癖,楼上楼下地收拾,满头大汗:“烦死了,都是你的东西。”


        “这才叫过日子。”谭宗明说,“晚饭吃什么?还叫外卖?”


        赵启平停下手里的活儿,抬头问他:“你会做饭吗?”


        “不会。”谭宗明老实回答。


        “巧了,我也不会。”赵启平说,“也就煮个面、炒个番茄鸡蛋的水平。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会呢。”


        “在你心里我这么厉害呀?”谭宗明笑着说,“我只会做三明治和沙拉,熬粥也行。”


        “那还说什么过日子?咱俩过日子得饿死。”赵启平翻翻冰箱,没有现成能吃的,“得了,我下楼买菜去吧。”


        谭宗明诧异:“不会做饭你买什么菜?”


        “等会儿就知道了,赵医生给你露一手。”赵启平收拾完最后一个角落,换外套出门。谭宗明想跟去,他坚决说不用,三步两步跳出去把门关了。


        这不就是过日子吗?谭宗明摇摇头,坐回到沙发上,等待赵医生的投喂。




        赵启平买了一大兜东西,兴冲冲地进门,带着一股寒气,眼睛亮亮的:“来吧大佬!感受一下平民生活!我请你吃火锅!”


        电磁炉打开,底料放上,香味一点一点腾起来。怕家里味道不好散,赵启平选了相对清淡的菌汤锅底,一边解释,一边往锅里下肉片,又给谭宗明倒蘸料。


        他头发没吹,毛衣松垮垮地挂在肩上,眼睛紧紧盯着锅里翻滚的肉片,忙忙叨叨不停,一点不像平时高傲的小赵。


        太像过日子了。谭宗明几乎要感动了。他想起大学,想起童年,上海的老巷、纽约的公寓,很多过去的日子夹杂在烟火气里一起飘来。如今他也常在自己的大别墅里吃火锅,却不是这种味道。


        “黄喉你吃吗?”赵启平问。


        “啊?”谭宗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吃,都吃。”


        赵启平把捞起的黄喉片放在他碗里,特别严肃:“吃饭不专心!想什么呢!”


        “你。”谭大佬面不改色心不跳。




        TBC


(没什么剧情的一更。感情进入新阶段~)

评论

热度(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