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二十一)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看这里呀~




(二十一)老谭,你等等我




        大年初二,赵启平和他妈吵了一架。


        想想真是命犯枪药,最近跟谁都吵架,就不能安安生生吃饭睡觉打游戏吗?赵医生想放弃唯物主义去拜个庙了。


        起因还是老话题:催婚。


        家里来亲友,小赵医生从小聪明帅气是出了名的,难免提到这个话题。


        嘴硬也遗传。阿姨婶婶说起来,赵妈妈一点不在乎:我家平平还不大呀。人家出了门,她自己也犯嘀咕。平心而论,赵妈妈有知识有文化,从不逼着儿子去相亲,只是让他多留意身边小姑娘,不要挑来挑去,好的都被别人挑走了。“谁挑来挑去啊!”赵启平像被戳到肋骨,又痛又痒,“每年都说,能不能换个话题啊!”


        “诶你这孩子,还不能说了?我还不晓得你?人家介绍的这个也不见、那个也不见。”赵妈妈叹气,“什么时候能长大呀。”


        “那几个确实不合适!别催我,催急了我去找个男人回来!”赵启平借着机会嚷嚷出口,拿眼睛偷瞄爸妈脸色。


        赵妈妈拍他一巴掌:“行呀,有本事你去找男人看看啊!这孩子我管不了了,老赵你看着办。”


        医学界大咖赵教授把杂志举得更高一点,挡住自己的脸。




        整整一天,手机安静如鸡。小赵医生窝在沙发里,安静如手机。




        4S店也过年,赵启平的车保险杠要换,迟迟搞不定。他初三值班,一大早天蒙蒙亮出门打车,风一吹彻底冻透。


        大过年的病人不多,能拖一拖的,就不会这时候来医院。病人少,值班的医生护士也比平时少。一上午赵医生被拖去急诊帮忙两次,急诊小护士跟中奖一样开心。


        忙到中午一点,赵启平又把刚下手术的两个病人看了一遍,拿起饭盒往食堂跑。值班护士叫住他:赵医生,你那特帅的表哥在休息室等你呢。


        特帅的,表哥。


        赵医生一脚踹开休息室大门,只见“表哥”坐在床边凳子上,吓一了跳,看见是他,马上笑起来:“小赵,忙完啦?”


        休息室里没别人,赵启平反锁房门,和他保持一米距离,冷冷地问:“不是去美国了吗。”


        谭宗明站起身,进退两难,有点尴尬:“是,在那边待了两天。昨天的飞机,公司有事……”


        “公司有事怎么不去公司。”休息室有洗手池,赵医生背过身去洗手,水冰凉,洗得两手通红。


        “小赵,对不起。”谭宗明无言以对,干脆道歉。赵启平转回来看着他,一时两人无话,心里都在翻腾。


        “……对了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蟹黄汤包,保温的盒子,趁热吃一点吧?”




        赵启平站着没动,谭宗明拉了一把,碰到他冰凉的手,心里一揪,将他两只手一起握住。赵启平低头看着交缠在一起的手指,温暖从手背和指尖传来。


        记不清是第几次送饭到医院,以前是丁秘书,现在是他自己。来回倒时差,谭宗明一脸疲惫,无法掩饰。毕竟不是年轻人了。


        和新来的小护士比比,赵启平也不算年轻。年过三十,人总是会有一些戒备,总是会更怕受伤。


        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来抵抗,打算这一次绝对不向谭宗明的温柔妥协,非要分个是非对错不可。但到这一刻,谭宗明如此直白地来“投降”,他好像又觉得一切抵抗都没有意义。有个人大年初三飞过太平洋回来看你,放下他的高高在上的身段,一次又一次握住你的手——


        如果一切一切的坚持都是为了“真正的幸福”,那这种幸福,他也许已经得到了。


        还去管什么以后,管什么麻烦?


        赵启平挥开谭宗明的手,直接抱上去,杀大佬一个措手不及。




        谭大佬愣在原地,过几秒才回抱,感受彼此的心跳。


        真好,真好。你回来了,小赵。




        “小赵,以前是我不对,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是我得意忘形了。”谭宗明闻着赵启平身上消毒水的味道,格外心安,“原谅我。”


        他已经来了好一阵子,站在病人家属后头,赵启平没有看见他。


        他看着小赵医生来来回回地忙,脚不沾地似的。“医生按钮”按下去,小赵就不是那个傲娇又爱玩的小赵,他温和地解答、仔细地检查,拿出平日十二倍的耐心,有时还会幽默一把,调节气氛。他在小护士和实习医生眼中高高在上、无限权威,他们崇拜的目光跟着他一起走。


        而每次看见他的白大褂从眼前飘过,谭宗明的心就要再悸动一次,一如当初。


        不能因为一时的疏忽,把这么好的一个人毁了。谭宗明想。他得保护小赵,这是他的责任。


        过了好大一会儿,赵启平低低地说:“老谭,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你等等我。”


        “是。我明白。是我太着急了。”谭宗明轻轻吻他的耳朵,凉凉的,“慢慢来,咱不着急。”


        赵启平觉得,他们俩的步调似乎到这一刻才一致:开始谭宗明大步往前,他原地观望;后来谭宗明一直不开口,他百爪挠心;话说开了,他刚刚下决心迈步,谭宗明已经跑出去那么远。


        好在,他们还没走散,没走上岔路。


        谭宗明拍拍他:好啦,先吃饭吧?别把胃饿坏了。


        赵启平没动,木头人一样紧紧扣着。


        又过了几分钟,他小声说:我也想你。




      TBC


(和好真难,憋了好几天才写出来嘤嘤)

评论

热度(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