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二十)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看这里呀~




(二十)在地球另一边想你




        人与人的缘分,无非相聚与别离。


        距离过年没几天了,赵启平提前回父母家一趟帮忙干活。走在高架桥上,心里是一团一团的烦闷,如同车窗外的云,阴得化不开。


        上次年前回家,他跟曲筱绡吵了一架。这次年前回家,他跟谭宗明吵了一架。吵完各种不见面,大佬打电话他都没接,微信最多回三个字儿。


        还气着呢。


        高架桥上堵得无穷无尽。是不是这条路跟我有仇?赵启平在缓慢移动中绝望地拍了一把方向盘,到处翻腾找烟抽。


        “小赵,你爱咳嗽就别抽烟。”谭宗明的话犹在耳边。他本来也不怎么抽,但大佬还是亲自把他车上身上都搜了一遍,不许私藏,这会儿翻翻,嘿!大佬搜得还真干净。


        妈蛋!比女朋友管得还多!赵医生想骂街,想把大佬拖出来打一顿,打完塞回去,再也不搭理,明天就勾搭小姑娘去。


        嘭!


        一声巨响,赵启平大脑一片空白。


        他撞上了前车。




        过了好几秒他才回神,简单动了动,人没事,不过磕了一下膝盖。这几秒漫长无比,很多惨烈的车祸伤情从眼前闪过,血肉横飞惊心动魄,心脏狂跳血液凝固,刚刚回忆过的声音仍在耳边:小赵,小赵。


        赵启平下车腿还有点软,前车司机已经下车了,看了一眼相撞部位,扭头吼他:“怎么回事你!看不见堵车啊!”


        “……对不起。”赵启平很真诚,一瘸一拐走过去,“车上有人受伤吗?我是医生,让我先看看。”车里孩子哭得惊天动地,一个年轻女人抱着哄,没好气地说:“没啥子事,就是娃娃吓坏咯。幸亏装了安全座椅。”


        “没事就好,真对不起。”赵启平点点头,松了一口气。车流本来就在蠕动,这下彻底不动了,后面车辆开始鸣笛,有人摇下窗户问情况,有人破口大骂,更多的人开车往隔壁车道上挤。


        赵启平的车,前保险扛凹了一个坑,引擎盖也稍有变形。前车是辆小Polo,保险杠变形不说,俩后灯全裂了。对方看他态度很好,也缓和下来,报警等处理。


        手机一直在闪,赵启平拿出来看,是谭宗明微信问他有没有到家。


        赵启平回复:撞车了。


        几乎下一秒谭宗明电话就打进来:“受伤了吗?现在在哪儿?小赵你说话呀!”


        赵启平心情已经平复,语气反倒比较轻松:“没受伤,小事故,还在原地。”


        “站到安全的地方!具体什么位置?我这就过去,别管车怎么样,你先去安全的地方站着!”谭宗明几乎是在下命令,不容反驳。


        一个常见的小追尾而已,赵启平觉得他小题大做有点好笑,像个着急的老妈子,但也明白他真的担心。“放心吧,堵得走不动,特别安全。”


        “那也站到路边去!快去!穿厚点!听到没有!”




        事故处理完,谭大老板亲自当司机,一路沉着脸。刚才到现场,亲眼看见确实是小事故,谭宗明想发火又生生忍住,桥上风大,头发乱飞眉毛倒竖,整个一个风中凌乱的大佬,狼狈又憋屈。赵启平一直在偷笑。


        “笑什么。”谭宗明终于忍不下去,咬着后槽牙:“不知道后怕。”


        赵启平撇撇嘴不说话,胳膊支在窗边,看外面的风景。不一会儿又“噗嗤”笑出来。


        唉。谭宗明深深叹一口气。纵横商场多年,也有过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时候,但对着小赵他就发不了脾气,凶不起来,没有底线。重话到嘴边,赵启平看他一眼,立马消失不见。


        赵启平父母家在医学院家属院,是个老小区。谭宗明绕了两圈,找个不起眼的地方停下:“你的车送去修了,这几天开我这辆。等会儿让小丁来接我。”半晌没听见回话,也不见动静,谭宗明只好又叫:“小赵。”


        赵启平扭头瞪他:“还在冷战呢!”


        “……谁冷战啊?我可没跟你冷战。”谭宗明澄清。


        “我单方面宣布跟你冷战。你的车太招摇,不开。”赵启平嚼着口香糖,低头解安全带。


        他今天没怎么鼓捣,头发软软地趴在头上,休闲外套里头一件白色卫衣,特别像个学生,谭宗明觉得乖惨了,不想放他下车。“那你过年这几天出门怎么办?”


        赵启平看着他:“你猜。”


        然后开门下车,头也不回消失在小路尽头。


        谭宗明心里像被猫踩了一样,不知该喜该忧。




        大年三十晚上,赵启平陪爸妈看电视,手机上收到谭宗明发来的照片。加州和煦的阳光、柔软的草地、跑来跑去的金毛和小朋友、他的家人和他。


        谭宗明:我告诉他们,我新交了一个朋友。是个好医生、好小伙儿,各方面都特别好。他们问我什么时候给介绍给他们认识,我说现在还不行。


        谭宗明:但是总有一天会介绍给他们的,对吗?


        赵启平心砰砰直跳,把手机调成静音,塞进兜里不管。电视里呜哩哇啦不知在演什么小品,赵妈妈跟着笑,他面无表情。


        “这个老头像不像你爸爸?”赵妈妈说,“怎么发呆呀,电视不好看?吃水果呀,老赵给儿子削个苹果。”


        赵爸爸严正抗议:“诶呀,多大人了。你怎么不给他削?”


        赵妈妈看电视嗑瓜子,目不斜视:“老赵你要造反了呀?”


        被亲爹亲妈虐狗的感觉,也不是好过的。赵启平默默把头枕在赵妈妈肩膀上,像在兜里揣了一块烧红的炭一样坐立难安。


        手机又收到一条信息。


        谭宗明:小赵,我在地球另一边想你。




        TBC


(这一章有关于小赵家庭的私设,不多,不太影响阅读。其实wuli大佬挺浪漫的有木有。特别感谢在评论里鼓励我的每一个小伙伴,开谭赵坑一直在写鸡毛蒜皮的东西,没有荡气回肠也没有热辣风情,感谢大家还喜欢,还在陪我,特别地感谢。)

评论

热度(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