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十五)(上部完)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在这里呀~】




(十五)我将就将就,成全你吧




        谭宗明圈住小赵医生的时候,心里是打鼓的。


        可他是自己送上门来,到手的商机,没有白白放走的道理。


        来,就代表了他的态度。这一点他俩都心知肚明,无需点透。


        赵启平趴了一会儿,起身耳朵红了,一本正经说:不闹了,谭总去忙吧。


        去年平安夜,谭家一屋子红花叽叽喳喳,赵启平是唯一的绿叶。今年只有绿叶,倒也不寂寞。


        圣诞树、点唱机、台球桌,一样也没少。一串亮晶晶小灯泡,两只木头小鹿,两只懒人沙发,壁炉烧得很旺,地毯绒毛很长。


        谭宗明做什么事都这么讲究。他是与生俱来的控制者,每个细节都要完美、要够味,要在充满妥协的世俗世界里杀出一条路,哪怕头破血流,哪怕不择手段。


        不将就,也不认输。


        所以他能东山再起,所以他能长盛不衰。


        所以他在乌烟瘴气中一眼记住不肯低头的赵医生。




        明明只有两个人,圣诞树下却堆满了礼物,有大有小,有高有低,每一个都写着“小赵”。


        赵启平左看看右看看,有点心虚:“……我没给你准备礼物。”“你来就行,我哪儿敢求多。”谭宗明说。


        大餐还没好,谭大老板坐在懒人沙发上收发邮件,赵启平坐在树下拆礼物,拆得满头大汗。“都是什么呀!这么老气!”名牌手表、领带、钱包……极其俗套,没有新意。


        谭宗明拉下脸:“恃宠生娇。”


        小赵医生有点脸红,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翻腾一阵,扒拉出一只领结,长着一副很贵的模样,牌子貌似是意大利的,一个单词都不认识。赵启平拆掉包装,粗暴系好,长腿一伸跨坐到谭宗明腿上,非常有底气:“我本人亲自赴宴,给你面子就是送礼了!”


        谭宗明一点准备都没有,电脑差点扔掉,又匀出手来扶他,两双长腿无处安放,只能顺着沙发往下滑。


        两人一起滑到地上,谭宗明笑得整个人都在颤,连带赵启平也在颤。


        赵启平很没面子:“你盆骨胫骨能不能行?”谭宗明正色道:“领结很配你。很好看。这个礼物我很满意。”


        赵启平又要脸红,很不甘心,紧急抢占舆论制高点:“大佬,你以前就靠买买买追人?说!追过多少小鲜肉?”


        谭宗明学他的语气:“赵医生,你以前就这么勾引人?说!勾引过多少小姑娘?”


        二人僵持三秒,同时绷不住大笑。




        赵启平滚到一旁,笑得直咳嗽。


        他一米八多这个画风勾搭小姑娘?小姑娘不得被吓死啊!


        他笔直笔直一根院草,哪里想到有一天会主动坐别人大腿?换一个男人,想想画面都要干呕,可对象是谭宗明就没关系,毫无违和感。


        从什么时候起接受谭大佬的呢?是他太体贴周全,还是太会鼓励?想想都是,又不仅仅是。


        剥离种种虚华,谭宗明言谈举止都有魅力,永远让人觉得舒服,却不是圆滑世故的路数。他有商人的魄力,也有文人的雅致,讲江湖义气,也通人间烟火,跟他在一起,永远不知道下一餐是什么美食,下一段路是什么风景,但绝不用担心无聊——他比过去认识的所有人加起来都有趣。


        有趣怎么解释,赵启平也说不清。他读过很多书,见过很多人,错过很多风景,一路不知疲倦,找了那么久那么久,原来在这里。


        谭大佬说“无法将就”,好巧。


        巧到只能豁出去,情不自禁沦陷,不论以后是福是祸。




        今年圣诞大餐吃蜗牛,吃扇贝,吃鹅肝,摆上红白葡萄酒,非常地道的法餐。他们都喝了很多酒,赵启平还要继续,谭宗明不许他再喝。


        赵医生:这就开始管我了?


        谭大佬:早就该管。


        这一晚赵启平大概真的有点醉,主动唱了很多歌。谭宗明去年没仔细听,今年很惊艳,只觉每一首都很好,偶尔跑调也很好。小赵的嗓音像是天生就该唱情歌,该去灯红酒绿里颠倒众生,可他看起来又那么乖,穿上白大褂就是严肃靠谱好医生。前一种人谭宗明见过很多,后一种人也见过很多,在一个人身上结合得完美,只此一个。


        赵启平唱到口干,话筒塞给谭宗明,伸长胳膊去够桌上的水果。吃够了跑出门,看远处的烟火。


        把打起精神要唱法语歌耍帅的谭大老板晾在屋里,十分尴尬。




        谭宗明披上外套出门,给赵启平带了一条毯子,把他整个人都包住。


        这片别墅区在一座小山上,家家都建得像花园,远远望去不见近邻,只有广阔无垠的黑夜和远处的城市霓虹。


        冬夜的风很冷,赵启平却是热乎乎的,从背后抱着,像抱了一个大暖炉。


        谭宗明把下巴放在他肩上。“小赵,想好啦?”


        赵启平没动,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不知是酒劲上头,还是情绪激动,但语气平静:


        “谭宗明,你肯定是喜欢过男人的。我没有,也从来没考虑过跟男人在一起。我以为我会找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结婚生子,顺理成章走完一生。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咱们在一起,别人最多说你玩过头,说我可就难听多了。你的家人也许早就知道,我的家人压根不可能接受。你的地位无法撼动,我的工作说丢就丢。你知道对我有多不公平吗?”


        谭宗明说不出话,他知道,他都知道。


        赵启平转过身直视他,眼睛像夜空里的星辰:


        “但你说你不能将就。没办法,那我将就将就,跟你试试吧。”


        反正天塌下来,你个儿更高。




        谭宗明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不由自主吻上去了。


        你怎么这么好?怎么这么好?


        他十分十分地急切,整个人被烧着一样地急切。竞拍好几个亿的项目也没这么急,签并购合同也没这么急。


        他们好像十几岁初恋第一次亲吻,生涩又莽撞,整个世界都静止;又像翻越一座一座雪山,终于见到珠峰落日,一瞬间霞光万丈,一瞬间照亮众生。


        赵启平喘不上气,两只高鼻子蹭得很不舒服,终于下决心把人推开,歪头砸吧砸吧味儿。


        谭宗明抵住他的额头:想什么呢?


        赵启平很潇洒:跟男人亲嘴儿也没什么特别的嘛。




        上部END




【嗷~上部就这么。。狗撵一样的完结了。。下部大概要过几天,我再想想。本来打算写到这里就彻底完结,但是半夜和 @回声的声音 聊天,又觉得很多东西没有写出来,所以可能会有一个下部。】


【开坑真的很冲动,我写不好热辣的感情,写不出迷人的小赵,但又很不死心,觉得小赵和老谭身上有些特质可以挖掘一下。无论是老谭的讲究,还是小赵的硬骨头,都是一种“不将就”。这种人也许会活得累一些、苦一些,但所谓成功和真爱,大都属于这种人~~啦啦啦~~我设想的是,他们上半部因为不将就在一起,下半部因为在一起,很多事要对对方妥协将就,边撒狗粮边磨合~(听上去是一出生活狗血剧2333)(如果我能磨蹭出下半部的话2333)】


【感谢所有鼓励我的小伙伴,收获好多爱!】

评论

热度(976)

  1. Mr.smile️大橙子与猫殿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