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十四)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在这里呀~】




(十四)你比猫乖多啦




        那天赵启平一直昏昏沉沉,睡着又醒来,谭宗明始终守着在身边,握着他的手。


        直到下午送他去过医院,回来安顿好一切才离开。第二天上班前又特地拐一趟,亲眼看他好多了才走。


        安迪说:老谭,你不会趁人之危吧?


        谭宗明难得求饶:放过我吧,我现在命悬一线呐。


        赵启平歇了两天回去上班,院里有了新八卦:赵医生的表哥也好帅啊!而且特别温柔!


        一派胡言!分明是个无赖!赵医生恶狠狠地想。


        自打他病好,一连好几天谭宗明都没露面。每天早晚两趟,丁秘书准时来送粥,小米粥、山药粥、红豆粥、南瓜粥、青菜粥,天天不重样,喝完人才走。


        特别是晚上,经常送到医院楼下。赵启平拒绝了一次,丁秘书直接送粥进科室,人人都有份,齐夸“表哥好”。


        弄得赵启平再也没法拒绝,只能背地对丁秘书说:“丁哥!你被你们谭大佬教坏了!”丁秘书依旧笑眯眯:“谭总也是为了赵医生的身体嘛。”


        当晚赵启平发了连日来第一条微信:谭大佬,人家丁哥好好一个秘书,跟你都学了什么呀。


        谭宗明很快回复:要给小丁涨工资。


        过了一会儿,谭宗明又发来一条微信:小赵,以后照顾好自己,把胃养好。


        你就认定我认怂?赵启平想摔手机。




        12月,赵启平收获了一个好消息:患者家属撤诉了。


        最终双方达成协议,医院没有过错责任,出于人道主义,为原告减免部分医疗费。


        电视台和报纸都跟踪报道了这一消息,但关注者寥寥。大众传播是总是很滑稽,人们在事发时疯狂追逐,叫嚷着“给一个说法”,可是说法真的出来,拿大喇叭喊也没多少听众。


        还是有关注者给医院官博和赵启平个人微博留言: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敢坚持,有勇气。


        也有人留言:还是医院牛叉,你们赢了,呵呵。


        不过这些都不会再影响赵医生的心情。他依旧认真看病,仔细查房,该做什么做什么。


        把这个消息告诉谭宗明时,谭大佬说,太好了,小赵,我为你高兴。


        “高兴完了呢?”赵启平问,“谭大佬,我胃养好了。”


        谭宗明笑:“平安夜请你吃大餐,来我家吃。”


        赵启平加码:“我要吃独食。”




        平安夜正巧是周六。赵启平上午看诊结束,下午开车跟着导航到谭宗明家门口。


        上回来还是去年圣诞节,转眼过去快一年,再次见“壕中壕”大宅,小赵医生又被震撼了一遍。


        “资本家的生活腐败啊!”赵启平说。


        “等赵医生来剥削。”谭宗明答。


        下了几天雨夹雪,天终于放晴,空气还是又湿又冷。谭宗明家的房间,要么开空调要么烧壁炉,干燥又温暖。赵医生只穿一件毛衫,逛来逛去看新鲜,特别不拿自己当外人。谭大佬有事要忙,让他随便转转,等着吃大餐。


        随便一间房就秒杀他的小公寓。赵启平在心里啧啧啧。


        谭大佬的书房,有一整面墙是落地窗。冬日暖黄的阳光洒进来,满屋书卷香。桌椅一看就是老物件,桌上文房四宝齐全,紫砂茶具也齐全。


        整间书房唯有一件东西和周遭不协调——窗前的懒人沙发。


        和赵启平家的一模一样。赵医生在心里偷笑,从书柜里随手抽了本书,瘫在沙发上看。


        正看得入神,突然觉得有双眼睛在看自己。下意识一回头,两只大猫坐身后,死死盯着他。


        赵启平嗷一嗓子蹿起来,吓出一头汗。猫也吓得往后一蹿,又不肯逃走,形势剑拔弩张。




        谁能想到,谭大老板养了两只猫。


        准确说是附近两只流浪猫,夏天时不知怎么溜进来,感觉风水不错,霸住不走了。一黄纹一灰纹,正宗中华田园猫,整日上园子里晒太阳扑鸟,进屋吃睡,撵不走,教不乖,俨然谭宅二霸。


        谭宗明说,索性养着吧,它俩一来,倒不怕屋里进苍蝇老鼠了——除人以外的活物,都被二霸祸害死了。


        他听到动静赶到书房,见一人二猫紧张对峙。


        “你这里……你这里还养猫啊?”赵启平赶紧告状,抢占语言优势,“刚才在背后盯着我,眼神特别凶,吓我一跳。”


        二猫见到谭宗明,毛不炸了,咪唔两声来蹭腿。谭宗明顺手捞起一只:“自己跑进来的,我就干脆养着。别怕,不咬人的。”


        “谁怕猫啊!是它俩想背后袭击我好吗?”赵启平看谭宗明逗猫,心里痒痒的,“你给我摸一下。”


        谭宗明直接递过去给他抱,赵启平不接,只伸手摸了摸,“你这野猫打过针没?”


        谭宗明看他谨慎的样子很想笑,“打针、洗澡、驱虫,一样都没少,赵医生放心吧。”


        “这还差不多!听医生的话,小心点没错的。”赵启平拍拍手张开:“给我给我。”




        谭宗明把黄猫放在赵启平怀里,奈何猫不遂人愿,挣扎半天,差点挠到人,好不容易安生下来,一脸“老子不爽”。


        “真不咬人吧?”赵启平小心翼翼地抚摸,“小宝贝儿,你叫什么名字呀?”


        “谭小虎。”谭宗明说。


        “……那一只呢?”


        “谭小豹。”


        “……你们一家子豺狼虎豹吧!这什么名字啊!”赵启平嚷嚷,怪不得背后盯人,猫跟主人一样,没安好心。


        谭宗明跟谭小豹玩举高高,“进我们家门的都是猫科,你来了就叫谭小猫。”


        赵启平放下谭小虎,开始撸袖子:“凭什么你们家猫要叫虎叫豹,我一个人要叫猫?!谭大佬骨头痒了不是?”


        说着扑过去作势要打架,小虎小豹眼疾爪快蹿上书桌,围观两个人类的战争。


        谭宗明退后几步,顺势坐在懒人沙发上,随便赵启平扑腾。扑腾累了圈在怀里顺顺毛,还是一只好猫。


        谁让你比它俩乖呢。




        TBC


【这一章是很早就计划好的~自己送上门,是要搞事情了~高傲又爱玩的小赵医生真的很像猫呀~咱先说好,真的不会开车!老乘客了解我!】


【发文时我家猫从脚边经过,顺手抄起来揉毛~】

评论

热度(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