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十二)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在这里呀~】




(十二)你这是动了凡心啊




        天气渐凉,谭宗明喊大家去朋友的西北馆子里贴秋膘,吃手抓羊肉、烤羊排。


        好像没什么理由能拒绝。


        他们要了半开放式的包房。厨师是青海人,手艺正宗,原汁原味,膻得恰到好处。安迪吃不惯,早早离席,坐在露台上看杂志。过一会儿谭宗明也过去并排坐着。


        桌上还留肉食界中流砥柱赵启平,以及吃撑仍不认输的魏渭。


        安迪颇感意外:不陪小赵医生吃饭?难得。


        谭宗明摇摇头:不行,这几个月小肚子明显出来了。小赵怎么回事?吃不胖,怎么吃都不胖。


        “多少人羡慕他这样呢。”安迪好奇,“你们最近……”


        “没进展。”谭宗明回头看一眼啃羊排啃得正香的赵启平,“软硬不吃。”


        “其实我仔细想想,你们在一起也没什么。我看小赵对你也挺好。在美国,这是很常见的事。但这是在中国,小赵又在公立医院,你还是不要给他压力。”安迪唯独心疼曲筱绡,一片痴心不改。


        谭宗明只听到一句重点:“小赵怎么对我好了?你看出什么了?”




        赵启平一边吃一边给魏渭科普哪每块肉生前长在羊的什么部位。魏渭赶紧制止:“快打住!你天天这样,亏老谭还吃得下饭。”


        “我怎么样了?这是免费科普!人家谭大佬才不怕,我说什么都吃得下。”赵启平话一出口,感觉哪里不对。


        魏渭别有深意地笑起来:“长老,你这是动了凡心啊。”


        “你快拉倒吧……”赵启平讪讪的,不说话了。他小心提防半天,生怕话题引到谭宗明身上,没想到还是中招。


        “启平,你不是来真的吧?”魏渭单刀直入,不肯放过机会。


        赵启平没回答,但明显吃不下去了,放下羊排,擦了擦手。


        魏渭有点吃惊:“你还真是……来真的啊?”


        “你觉得谭大佬这人怎么样?”赵启平转移话题,却也没转远。


        魏渭想了想:“双商超高、手腕很硬、重情重义。做朋友,万里挑一,做恋人,恐怕只有被他控制的份儿。”


        “真的吗?”赵启平看着不远处的谭大佬,刚好谭宗明也回头看他一眼。


        “这么跟你说吧,如果小曲是妖精中的战斗精,那谭宗明就是阎罗王。撞上小曲能斗一斗,遇上阎王,死路一条。得亏安迪对他不动心,不然我啊,也是没戏。”魏渭打量赵启平脸色,“哎,跟兄弟说句实话,你真的能接受……”


        赵启平佯装坦然:“不要乱八卦。”


        “行,我不问。不过你可要想清楚。”魏渭说,“有些事,迈出去第一步,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魏渭是好意,但一番话让赵启平很是烦躁。


        三甲医院,医生工作强度大,多半胃不好,赵医生也不例外。加上嘴刁,清粥小菜不爱吃,肠胃又比别人差些。


        科室有人过生日,难得大家出去唱K,赵医生心里有事,多喝几杯,当夜就进了急诊。


        急诊科夜班护士一听院草病倒,欢呼雀跃,争先恐后要给赵医生打针,甚至搞起了竞拍。


        赵医生有气无力瘫在床上:你们给我等着……


        谭宗明一直没等来赵启平的晚安微信,早晨打电话过去问问情况,谁知电话接起来,是个女声。


        “您好,赵医生病了,暂时不能接电话。”赵启平正吐得翻江倒海,急诊护士代答。


        “病了?什么病?怎么回事?”谭宗明瞬间清醒。


        “急性肠胃炎。您有急事吗?”小护士刚问完,电话那头就挂了。




        赵启平躺的是急诊走廊里的加床,排在安全通道口,人过门开,穿堂风呼呼地吹。没法子,他是自己人,好位置给患者留着。


        谭宗明火急火燎赶过来,两次从走廊过,都没看见他。最后还是护士带的路。


        小赵医生平时总带着一点骄傲的神气,这会儿全没了,病怏怏蜷缩在窄小的病床上,眼睛紧闭,脸色惨白,手上挂了一瓶液体。


        谭宗明没敢叫他,也没地儿坐,就站床边看着。


        怎么就病倒了呢?怎么就没注意呢?他后悔这阵子带小赵出去,一味顺着他,总点他爱吃的东西,没考虑对胃好不好。以往谭老板宠人,对方喜欢什么送什么,招招命中、弹无虚发。如今见小赵这样,谭宗明心里很愧疚。


        他还隐隐觉得,赵启平喝成这样,和自己有关。


        他一直以为小赵于他而言,多少有些“越得不到越想要”,逃走一次,乐趣就多一次。他喜欢看小赵心里明白又装糊涂的样子,甚至巴不得小赵耍点小聪明。够聪明,才够有趣。


        可游戏玩太久,谁都不好过。




        护士来拔针,赵启平醒来,大吃一惊:“你怎么来了?!”


        “赵医生都把自己折腾成病人了,我这忠实患者能不来看看嘛。”谭宗明苦笑,“好点儿了吗?”


        没有,特别不好,感觉自己再也不能好了——赵启平在心里想。


        然而他说:“好多了。”


        四目相对,两个“聪明人”一时语塞。想说什么都知道,不想说什么也都知道。


        谭宗明多想摸摸他的头,握住他贴胶布的手,说别再兜圈子,以前怪我没照顾好你。


        然而他说:“以后不能这样了。”


        赵启平点点头,正想回答,有人一团风似的杀过来,一把把他从病床上拽起:“赵医生醒了?醒了快起来,回你们骨科躺着去!这病床我们得用!”


        赵启平简直崩溃:“护士长大人!我也是病人!”


        “你一肠胃炎算什么病人?!早高峰车祸伤了好几个,马上就到,你给我麻溜腾地儿!”护士长雷厉风行,一手把赵启平拖下床,一手卷毯子收枕头,“你们愣着干什么?问问刘大夫咱院草还用不用打针,不用打给他送回去,顺便把骨科那俩男护士借过来。”




        谭宗明手比护士快,上前扶住腿软脚软的赵医生。


        赵医生闻见自己身上一股呕吐物的味儿,想死的心都有。




        TBC


【中秋快乐~还是要加班,但比平时轻松多啦~】


【这一章节 @回声的声音 真要帮我看看,哈哈哈你懂得~向伟大的医务工作者致敬~】


【但愿人人得长久,千里姻缘一线牵(什么鬼。。)】

评论

热度(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