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十一)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在这里呀~】




(十一)你我的底线,到底在哪儿




        谭宗明照常约小赵医生出去吃饭,停车场的事俩人都没提。


        但赵启平明显比以前话少,总要谭宗明介绍半天店家的拿手菜,他才肯磨磨蹭蹭地答应。


        谭宗明不意外,也不着急。


        他还有千千万万的事要操心。大佬的生活其实很忙碌,每天和小赵医生聊微信的时间,也是挤挤才会有的。


        医生和大佬都过不了国庆节。赵医生轮班,谭老板谈合作。


        谭宗明和安迪假期要飞香港,想着提前给小赵打个招呼。微信编辑好了,却没发送。


        最近一直是他主动找赵启平,要是他突然消失不见,小赵医生会不会主动找他?一大早的飞机,阳光正好,谭宗明登机前拍了一张机场上空的蓝天白云发朋友圈,然后关掉了手机。


        合作对象把时间排得很紧,他们落地后直奔会场,连续几天的会议、谈判,行程紧、天气热,来回路上游客也多,他和安迪一直紧赶慢赶,颇有些狼狈。


        头几天晚上闲下来,他会特意翻出小赵的微信看看,怕他的消息淹没在一大片消息提示里。连续几天一点动静都没有,后来他索性不翻了。




            等他们回来,国庆假期早就结束,游客们离开,白领们归来,上海恢复往常的样子。


        落地时是傍晚,谭宗明在飞机上睡了一觉,还算有精神。安迪精疲力尽,把来接机的魏渭心疼坏了。


        魏渭说,谭总过分了啊,哪儿有这么用人的。


        谭宗明挑眉:来我面前秀恩爱?


        玩笑归玩笑,大任务拿下,他决定给安迪和自己都放两天假,好好歇歇。


        心情放松下来,谭宗明靠在汽车后座,无意识地刷手机。刷着刷着,一条微信让他坐直了身子。


        小赵:无论如何,谢谢谭总。


        算算日期,发送时间是三天前,谭宗明赶紧点了进去。


        小赵:小道消息说上海医学会的鉴定结果明天出。


        小赵:有点紧张。


        小赵:医学会认为我没有违规,不是医疗事故。


        小赵:但我还是要当被告。


        小赵:无论如何,谢谢谭总。


        谭宗明出了一身冷汗,他以为小赵要跟他划清界限。


        原来是医疗鉴定的事。他后悔这几天没仔细看手机,把小赵的“紧要关头”错过了。


        以谭宗明对赵启平的了解,他猜他当时一定是非常焦虑的。而焦虑永远和孤独感相伴相生。


        他当即拨了小赵医生的电话。




        连打了三个才接通。赵启平低沉的声音传来:“谭总。”


        谭宗明感觉自己突然变得特别精神。“小赵?这几天还好吗?”


        “挺好的。”电话那头,赵启平似乎在放一段柔和的交响乐。


        “在家听音乐?”谭宗明问。


        “嗯。”赵启平声音懒懒的,应该又窝在他的小沙发里了。


        “你的事我刚看到。我去香港出差了。”谭宗明反复斟酌字句,“当时太忙,我没看到。小赵,对不起。”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没事儿的,谭总。”


        “小赵……”谭宗明不知说什么好,这不上不下的关系,他能说什么?


        赵启平倒显得很轻松:“还是得谢谢谭总当时鼓励我。”


        “要谢当面谢吧。”谭宗明看看车窗外,“5分钟后下楼,我马上到你家门口。”


        看见微信的时候,他就让司机掉头往小赵家开。


        赵启平在家最好,不在家就等他回家。经商多年,谭宗明有一条宗旨:决不让机会溜走第二遍。




        小赵医生从懒人沙发里挣扎起来:谭大佬不是去香港了吗?不是不搭理我了吗?这什么情况!


        赵启平挂了电话,在屋里转来转去,翻腾柜子找衣服穿。


        换了两三件才选中合适的,还紧急洗了个头,时间来不及,赵启平一路小跑到小区门口,只见暮色中一只高个儿大佬,站在豪车边抽雪茄。


        这要是在电视剧里,得有咔咔的闪光灯和一排花痴小姑娘啊!旁边还得配一行字:XX集团总裁XXX。


        走近了赵启平才看出来,总裁XXX一脸倦容,八成是刚下飞机。


        谭宗明直接拉他上车:“走,陪我吃饭去。吃过饭做按摩,这趟出差我可是累坏了,今儿晚上就指着小赵医生给我松松筋骨了。”


        赵启平脑中浮现四个字:一脸懵逼。




        车开出一公里,赵启平埋怨:谭总也不问问我去不去。


        “刚才谁说感谢我的?再说了,我现在是患者,需要小赵医生照顾。”谭宗明面不改色,“小赵医生别敷衍患者。我电话打到你们科里,人家说你今明两天都休息。”


        又特么栽老狐狸手里了!赵启平离他远远地,头靠车窗生闷气。


        谭宗明带他去的是一家中式私人休闲会所,谭宗明在这里有固定的房间、专门的按摩师,哪儿用得着他赵医生上手?


        赵启平一边在心里吐槽大佬生活好腐败,一边拒绝了大佬“一起泡澡”的提议,裹着浴袍坐在池边泡脚。


        “不是,小赵啊,你在我池子里泡脚是什么意思?”谭宗明看着眼前一双脚,哭笑不得。


        “不让泡算了!”赵启平爬起来要走,谭宗明无奈拉住:“泡吧……”


        会所里的捏脚师傅是扬州来的,谭宗明闭目享受,耳边传来赵启平嗷嗷的叫声。


        “你一骨科医生还怕这个?”谭宗明让师傅下手轻点,别给赵医生的细脚脖儿捏断了。


        赵启平咬牙切齿特别来气:“我跟你们讲!你们这个手法不科学!哎哟!真的不科学!”


        谭宗明想不明白:怎么小赵就这么好玩?


        明明赵启平一晚上都很不配合,捏脚不让,熏艾不要,嫌这个嫌那个,但他一点儿不生气,还觉得心安——小赵还把他当自己人。知道这一点,一切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回去的路上,谭宗明的精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说话也颠三倒四、迷迷糊糊。


        他说:小赵,我实在是太忙了。


        他说:你别太在意,我也当过被告。


        他说:小赵啊。


        赵启平安静听着,没答话,心里是一阵一阵翻涌的波涛。


        他一直告诉自己,谭宗明“消失”是一件好事。但谭宗明一旦回来,他又无法拒绝。


        天上掉下一只大佬,用他驰骋商界二十年的智商情商,精准定位、无微不至对你好,你能拒绝吗?你能不心动吗?小赵医生再清高,也是肉体凡胎,也食人间烟火。


        聪明如他,早已知道谭大佬想要什么,也清楚谭大佬今晚是来“赔罪”的。更懂得大佬的好,往往不是唯一且恒定的。


        普通人的掏心掏肺,于他不过是正常发挥。


        他想知道谭宗明的底线在哪儿。


        更想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儿。




        TBC


【最近忙到变形,也机缘巧合和一些真·大佬打了交道。深感双商不是一个数量级。。。聪明人往往心思重、顾虑多,我们小赵还需要一点时间~】

评论

热度(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