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十)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在这里呀~】




(十)中秋快乐,中秋快乐




        生意人,讲究的是诚信。


        比如谭宗明,说到做到,真的承包了小赵医生的晚饭。只要赵启平不值班,就带他吃各种大饭店、小馆子。


        赵启平纳闷,谭大老板怎么知道那么多好吃的地儿?


        法餐意餐他懂就算了,本帮菜老字号他也懂。谭老板心里有一本“饭店四库全书”,谁家鹅肝好,谁家酱豆香,他都门儿清,而且今天麻辣,明天清汤,荤素搭配,浓淡有度。


        以至于小赵医生回家过中秋,都开始嫌家里饭不好吃了。


        赵妈妈非常生气:哪里养的坏毛病?家里饭不好吃哪里饭好吃?天天外面吃,嘴巴养刁了!外面东西不好的!


        赵启平小声嘀咕:明明很好的……


        “啊呀你这孩子!”赵妈妈灵光一闪,“天天出去,是不是又谈朋友啦?”


        小赵医生特别敏捷地蹿了起来:“我去洗碗!”




        刚到厨房,口袋里手机亮了。


        谭总:中秋节家里做什么好吃的啦?


        家里能做什么好吃的!还不是番茄炒蛋!清汤炖鸡!米酒汤圆大米饭!我家又没有厨师!


        赵启平发了三个极尽百无聊赖、灰心丧气的字:还行吧。


        微信另一端,谭宗明只觉一股“没吃爽”的气息扑面而来。


        谭总:没吃螃蟹呀?


        居然提螃蟹!居然提螃蟹!赵爸爸前阵子体检,尿酸稍稍有点高,一家子学医的,当即就把虾蟹海鲜开除“饭籍”了。


        赵启平发了一个撇嘴的表情。谭宗明立刻回了一张大闸蟹的照片:一篓二十只,都是四两的,给你留着。


        天了噜大佬真棒!赵启平秒回一个色眯眯的表情:谭总腰酸吗?谭总腿疼吗?专业摸骨、良心按摩要不要?


        谭总:人回来就行。


        赵启平正在搜飞奔的表情,身后传来赵妈妈的声音:“说好洗碗的,怎么玩起手机啦?天天对着电脑手机,眼睛要不要啦?脖子要不要啦?”




        节后赵医生爽了谭老板的约,准确说是爽了大闸蟹的约。


        “怎么回事?说好来我这里吃蟹的。”谭宗明难得打算在家里请客,“安迪和魏渭都来,你不来可就便宜他俩了。”


        赵启平时间紧迫,顾不上多说:“马上有手术,估计得5个小时以上。”看表算算时间,赵医生万念俱灰,“代我向螃蟹说再见。”


        谭宗明有些失望,不过还是交待小赵医生吃点东西垫着,不要把胃饿坏。挂了赵启平的电话,他直接拨给管家,让把螃蟹送到市区来。


        晚饭定在公司,小食堂里清蒸蟹,请安迪和魏渭开小灶。专门拣出四只个儿大的公蟹,算着时间,单独一笼蒸好,配上姜汁和白粥,让人送到附院去。


        大闸蟹嘛,不就吃个新鲜。


        晚上9点,手术结束。赵启平有点低血糖,出了一身虚汗,光速换掉手术服,冲出来找糖水喝。


        赶巧撞见等在手术室外的丁秘书。


        饿到脚软时有碗泡面就是幸福,何况有人送来他最爱吃的东西。赵启平特别激动,差点热泪盈眶,恨不能给丁秘书一个“爱的涌抱”。


        他抱着饭盒不撒手,一个劲儿地感谢。掀开盖子,香气扑鼻,小赵医生终于想起来:“丁哥,你们谭总呢?”


        丁秘书心想,我赖这儿不走就等您问这句呐!于是笑眯眯地说,谭总和安总、魏总吃饭,这个点儿应该是散了。


        “哦。”赵启平说,“丁哥快回去吧,给您添麻烦了。”


        至于你们谭大佬,我就不感谢啦,说好请我吃的。赵启平想。


        他请助理医生一起吃,吃完又写手术记录,离开办公室时已是夜里十点半。


        停车场里空荡荡,赵启平拎着空饭盒,一路刷朋友圈,快走到车前不小心撞着一个人。


        “对不起!不好意……”小赵医生呆在原地。


        谭……谭大佬?!




        “走路玩手机,不是好习惯。”谭宗明故意严肃起来。他听丁秘书说小赵没下班,一时兴起,没带司机,自己开车过来,已经等了一阵子。


        赵启平还在发蒙:“谭大佬你怎么来医院了?”


        谭宗明皱眉:“叫我什么?”


        “谭……总。”赵启平老老实实地问,“谭总哪里不舒服吗?”


        “哪里都舒服。就是怕你吃得不舒服。”谭宗明接过他手里的饭盒,“吃了吗?味道新鲜吗?”


        “……我挺舒服的。”赵启平憋出一句话,自己也不明白想表达什么。


        谭宗明发自内心地感到愉悦。“舒服就好。早点回家休息,累坏了吧?”他实在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赵启平的头毛。手感和想象中一样好。


        赵启平条件反射缩了一下脖子,却没有躲开。他不知道该做什么,这个点儿难道请谭大佬去泡吧?


        谭宗明倒是不拖泥带水,径直走过去打开自己车门,把饭盒丢在副驾驶座上,扭头问:“小赵,能开车回家吗?”


        “能啊。”赵启平翻兜找钥匙。


        “能就好,路上小心点,赶紧回家,别磨蹭,早点睡。”谭宗明点到为止、见好就收,上车准备走人。




        他刚要关车门,赵启平突然噔噔噔跑过来,拉住车门,直直望着他:“你是专程来看我的吗?”


        “是。”谭宗明也望着他,“来看看你。”


        一团温热又酸涩的情绪堵在赵启平胸腔里,让他心砰砰直跳,有点喜出望外,也有点惴惴不安。


        赵启平直愣愣地站在原地,谭宗明下车他也没动,两个大男人卡在车门口,地方一下变得很拥挤。


        “说好回来给你补一个中秋节的,看你挺好我就放心了。”谭宗明说。他声音低沉又温和,但赵启平貌似什么都听不进去。


        “哦。”他点了点头,“那谭总路上小心。”


        “这是怎么啦?”谭宗明有点紧张。


        赵启平机械重复一遍:“谭总路上小心。”退后两步又说:“谭总中秋快乐。”


        谭宗明笑着说:“小赵中秋快乐。”




        TBC


【wuli小赵是很敏感的~】



评论

热度(8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