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九)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在这里呀~】




(九)没钱好办,吃我的




        一顿饭吃掉小赵医生小半个月工资,但他认为花得值。他打心眼儿里感激几位在最难的时候支持他。


        饭罢各自回家。安迪和魏渭上车同时开口:老谭和小赵怎么回事?


        安迪大感诧异:“老谭不轻易交朋友的,他跟小赵医生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魏渭没回答,发动车子开了一段,很谨慎地问安迪:“当初你和老谭……到底为什么没在一起?”


        “怎么扯到我身上去了?我跟老谭太熟了,熟到没有秘密,也就没有激情。”安迪说,“你问这个干什么?”


        魏渭想了又想,试探地说:“你这么了解老谭,以前有没有发现……有没有发现他……就是……嗯……”


        “他什么?你想问什么?”安迪着急。


        “就是……取向方面……有没有什么……”魏渭声音越来越小。


        安迪张大嘴巴,半天合不上。


        “……魏渭,你想说……老谭和小赵……啊?”


        “啊。”魏渭也不知道这事怎么描述。


        安迪愣了一会儿,急急忙忙找手机,一个电话打到谭宗明那儿去,魏渭拦都拦不住。


        电话接通,安迪一鼓作气发问:“老谭,你跟小赵怎么回事?”


        谭宗明好整以暇:“什么怎么回事?”


        “今天吃饭你俩怎么回事?老谭,你给我说实话。”


        安迪心跳加速、呼吸加快,紧张得手心出汗。


        谭宗明悠闲又淡定:“就你看到的那样。”




        他今天其实有点儿刻意。


        试探小赵,也试探安迪和魏渭,一箭双雕。


        现在看来,安迪和魏渭的反应在意料之中。至于小赵嘛,倒是出人意料——


        这位赵医生只顾吃饭,压根儿没留意他的小动作。存在感刷不过一只龙虾,谭大老板也是有点沮丧。


        好在目前至少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赵启平不反感他的举动,甚至有些习惯。算是好兆头。


        谭宗明向来是理性冷静、思虑周全的人。他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对赵启平有不同寻常的好感,也试图第一时间权衡利弊、研判未来。


        可是他失败了。许多事他都能用逻辑分析,唯独没办法分析小赵。


        他已经很多年没遇见这么可心的一个人,冥冥中在命运的某个时间点,等他发现,等他心动。好像是一个巨大的礼物,他就站在拆与不拆的分岔口。


        如果年轻十岁,他肯定二话不说直接追,管你是直是弯。


        那时候的谭宗明,英俊多金、绅士潇洒,男男女女,没有什么人是他追不到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的谭宗明,比十年前成熟,也比十年前慈悲。


        他不想伤筋动骨,也不想让对方伤筋动骨。不想用感情改变一个人,不想在对方的人生里留下一团灰烬。


        他想慢慢来,看小赵能接受到哪一步。




        赵启平能接受到哪一步不好说,安迪反正是吓坏了。


        她匆忙挂掉电话,想了想,又回拨回去:“老谭,你认真的吗?”


        谭宗明不置可否:“你觉得呢?”


        “那小曲……不是,咱先不说小曲。小赵呢?小赵怎么想?”安迪语无伦次,“小赵可是个好孩子!”


        “……我不知道他怎么想。”谭宗明说,“安迪,‘别评价,也别提建议,让我自己跟着感觉走。’”


        安迪挂上电话,想想回家还要面对曲筱绡,简直头大。




        这边安迪和魏渭风中凌乱,那边小赵医生有如春风拂面。


        吃到蟹脚,见到朋友,开开心心回到家,发现网购的懒人沙发到了。


        飞快拆包,果断瘫起来,并“葛优瘫”自拍一张,发给谭宗明:家里来了新成员。


        谭宗明还没到家,不过回复很快。


        谭总:麻袋哪儿来的?


        麻袋?懒人沙发已经流行很长时间了好吗?赵启平又发了一张照片:这个很舒服的。谭总家全是红木,我们小老百姓的生活您不懂。


        谭总:错。


        谭总:也有金丝楠。


        有钱也得要点脸!赵启平咬牙切齿:万恶的资本主义。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谭宗明在车上笑出了声:这么说以前玩耍很愉快?


        这话让我怎么接?我还能说不愉快?赵启平忿忿地转移话题:跟你们玩耍我都快成穷光蛋了。下半月吃不起饭的节奏。


        谭总:吃我的。


        赵启平差点怒摔手机。讲真他一直坚信自己是城市准中产阶级,怎么说也是小康水平,生活稳定、心态平和。自打跟谭宗明熟起来,心态渐渐不平衡,仇富心理日趋加重,动不动就想着挤兑大佬。结果总被大佬反挤兑。


        这样不好,不好。赵启平发了一个白眼表情。


        谭宗明笑着把照片存起来,并转给丁秘书,让他去买几个一模一样的。


        日子还长,小赵还年轻。




        TBC


【无聊的过渡章节。谭老板是有大智慧的人~!】

评论

热度(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