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七)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在这里呀~】




(七)不用改天,我在楼下




        “小赵,多年前我的公司遇到严重危机,公关不力,股票大跌,一夜市值缩水几十个亿。投资的项目全部停工 ,债主集体上门,法院传票接了一沓子。所有人都说我完了,股民往公司门口泼粪。”谭宗明突然放慢语速,“我的合作伙伴留下一封遗书,跳楼自杀。”


        一边听电话一边上楼的赵启平,心砰砰直跳,“你怎么缓过来的?”


        “我给他办了一个风光的葬礼。”谭宗明说,“然后告诉所有人,我谭宗明绝不会自杀,我会带着他的遗愿东山再起,带着身后几百个弟兄东山再起。想走的现在可以走,不想走的,就等着看谭宗明重新站 起来。”


        “没有谁能幸运一辈子。飞来横祸躲不掉,咱就不躲,看谁能挺到最后。小赵,我相信你。”谭宗明抬手看表,“诶哟,我是不是说过一分钟了?”




        赵启平仰头看天花板,不让眼泪流下来。说不清是感动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他只觉从心底生出一股巨大 的力量,让他热血沸腾,无所畏惧。


        他深呼吸几秒,稳住情绪回答,“没事。我知道了。”


        听见他声音发哑,谭宗明有些担心,怕自己鼓劲儿鼓过了,试探地叫:“小赵。”


        “谭总,谢谢你。我进去了。”声音恢复正常,赵启平挂掉电话,整整衣领,走进会议室。




        有时候人就是差那一口气儿,提上来一好百好,提不上一了百了。


        后来同事说,赵启平简直是带着杀气回到会议室的。


        大脑反应速度那叫一个快,专家问完秒答,还多轨道同时推进,家属中间插一句嘴他都能及时反驳,有理有据不卑不亢。


        一起“受审”的秦医生小声说:赵医生这是出去打了一针肾上腺素啊。


        助理医生小谢低声回应:您怎么知道不是多巴胺呀。


        这轮答辩整整三个小时,赵启平却觉得很快就过去了。


        送走老专家,大家都松了口气。院长走过来拍拍他,“可以。”




        赵启平刚要说点什么,突然有个女人冲过来,狠狠打了他一耳光。


        他一下午精神紧张,被这一巴掌打得眼冒金星,仔细看才看出是患者妈妈。


        “混蛋!混蛋!毁了我们全家!你怎么不去死!”对方情绪崩溃,横冲直撞,小谢医生被推了个跟头, 几个男医生才制住。


        院长怒不可遏:“这怎么回事?保安呢?”


        患者妈妈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几个家属一边劝,一边也哭开了。保安站成一圈,把他们围在里头。


        “我儿子才10岁啊!我就这一个儿子啊!他们叫我要100万,我说赵医生也不容易,少要点、少要点…… 我就要你50万啊!姓赵的你坏良心!50万你们都不赔……你一台手术做完了,我儿下半辈子怎么活……”


        所有医生都安静了,长长的走廊里只有哭声在回荡。


        赵启平走过去分开保安,把患者妈妈扶起来,什么也没说。




        这天晚上,赵启平是最后一个离开门诊办公室的。


        送走最后一个患者,赵启平坐在更衣室的地上,一口气喝了一瓶矿泉水。


        他没开灯,兜里手机一闪一闪,才想起来没给谭总报个消息。


        点开微信,赵启平差点把手机摔了:谭总的头像边有4条信息提示。


        谭总:小赵加油。


        谭总:结束后告诉我,叫上安迪,咱们去吃大餐。


        谭总:听说挺顺利?


        谭总:还好吗?


        赵启平折腾一下午,像做完了一台巨型手术,泄了气,手上没劲脑子不转,想了想才回:我已尽力,成不成就这样了。


        谭总明回复速度惊人:下班了吗?


        赵启平又被吓到,赶紧回:下班了。今天太感谢,改天我请谭总吃饭。


        谭总:不用改天,我在楼下。


        小赵医生吓得真把手机摔了。




        等待赵启平下班这段时间,谭大老板是在纠结挣扎中度过的。


        听附院院长说小赵医生被打,他当时就坐不住了,血直往头上冲,就像得知魏渭带安迪见生父一样,只想杀过去把对方揍一顿。


        冷静下来,谭宗明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什么时候起,他的保护名单里多了一个小赵医生?


        今天收到小赵的求助微信,他为什么会兴奋,为什么想千方百计地帮他?


        谭宗明觉得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对赵启平的感情有些“错位”,超出了预期。


        但无论如何,他今天要见赵启平一面,确定他安好,其他事以后再说。




        小赵医生今天的便装是一件宽大的长袖T恤。谭宗明看他在秋风中一路小跑过来,只觉格外单薄,像是更瘦了。


        安迪没来,只有谭宗明和丁秘书。赵启平特别愧疚,一个劲儿说“麻烦谭总”“多谢谭总”,谭宗明听得不舒服,“行了。别再跟我客气。你怎么样?受伤了吗?”


        “……没有。”赵启平不想说“我被一女的打了一耳光”,那算什么受伤。他刚才下楼之前照过镜子,肿得很低调,不明显。


        不说实话。谭宗明从上到下扫了一眼。抬起头时,小赵医生一双圆眼睛紧紧盯着他,生怕他看出什么似的。


        谭宗明还真拿他没办法。


        “没什么大事就好。上车,去吃饭。”


        “谭总我开车了。”赵启平觉得谭老板今天气压有些低,自己莫名有些心虚。


        “你车钥匙给丁秘书。”谭宗明没带司机,亲自开车,“上车。”


        TBC




【wuli霸道总谭要上线。忽略我谜一般的作息。】

评论

热度(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