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将就(四)

大橙子与猫殿下:

目录在这里呀~】




(四)别急,咱们闪他们




        牌局设在魏渭家。


        安迪和魏渭正是一个眼神万千情愫的时候,明着暗着各种联合。谭宗明是第一回玩,不过上手很快。


        唯独不在状态的赵启平,输了一把又一把。输了要喝酒,魏渭开的威士忌,又苦又辣。


        没几局赵启平就撂挑子不干了,说你俩有完没完,非要狂虐我这个失意单身狗是吗?吃一晚上狗粮了!禁止眼神传递脑电波!


        谭宗明被他一串流行词汇砸晕,小声问安迪什么叫“吃狗粮”。


        “就是被他们俩闪瞎眼,受够了!”赵启平就在他旁边坐,听得清清楚楚。几杯酒下肚,他终于放开了。


        谭宗明哈哈大笑,说没事,小赵别急,下一局我帮你,咱们闪他们。




        也许是谭宗明真的暗中助阵,也许是赵启平时来运转,接下来三局,魏渭输得一塌糊涂。


        大获全胜的赵启平脱了鞋子,盘腿坐在沙发上,盯着魏渭倒酒。魏渭有心少喝一点,他摁住酒瓶偏要多倒一些。


        安迪有些着急,连声说:“好啦好啦!魏渭最近胃不好。”


        谭宗明乐得看魏渭的热闹,拦着安迪:“没事儿,这酒度数不高。小赵有分寸。”


        后来再说什么,谭宗明不太记得住——平时这个点儿,谭大老板已经开始睡养生觉了。


        只记得小赵和魏渭又轮番输了两次,安迪便把牌收了,让大家吃水果。


        吃着吃着,赵启平突然讲起解剖的段子来,魏渭每拿一种水果,赵启平都要讲这水果像人体某个部位,或有什么病虫害。安迪偏偏切了了个红瓤的火龙果,小赵医生一通发散联想,魏渭险些吐出来。


        谭宗明一下变得特别清醒:他也有点恶心。




        赵启平和魏渭喝得都有点多,安迪安排大家散了。谭宗明一口酒没喝,又是司机来接,安迪不跟他客气,要他送赵医生回家。


        小赵医生特别笔直地走向谭式豪车,坚称自己没醉。一屁股坐进车门,打了个嗝。


        赵启平自己不好意思起来,觉得很失仪。谭宗明暗自笑了笑,并没多嫌弃。


        人生走到某一个阶段,会变得越来越宽容。能宽容一些错误、一些不雅,能宽容一个情绪混乱、偶然喝多的年轻人。


        他很久没见过敢在他面前脱鞋、打嗝、讲虫子和人体部位的年轻人了。但小赵偏偏一点儿不让人觉得厌烦,甚至还带一点天真的童趣。


        也许是见过他穿上白大褂的专业干练,也许是见过他坚持不低头的骄傲模样,也许是见过他那双干干净净的眼睛。谭宗明像以往一样,一眼就看透这个人,却因为看透觉得更有趣。


        总之安迪把赵启平塞给他“善后”的时候,他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好像已经和赵启平认识很久,是老朋友一样。


        这样也挺好,他的交际圈,偶尔也该有些新面孔。




        赵启平一路都没讲话,看着窗外发呆。


        他想给谭宗明道个歉。


        上次来医院看病,他态度不好,不是故意甩脸子,也不是真把谭大老板忘了。只是那天太乱了,外头乱,心里也乱,何况和曲筱绡有关的一切,他都不想回忆。


        接触之后才知道,谭大老板平易近人,没有架子,没有预想中的大佬做派。


        可两人终究不算相熟,道歉的话又何说起。上赶着去认大老板当朋友?他可做不出来。


        车窗外行人稀少,已是深夜。路灯一盏一盏,在赵启平脸上交替映出斑驳的影。


        终于还是有一点落寞的情绪翻涌上来。


        他明白安迪和魏渭都是好意,刚才也确实玩得开心。可是热闹过后的安静,最是难熬。


        今天一桌四人,除了他都是成功人士。他本来觉得自己算半个“人生赢家”,现在基本归零了。


        他没办法不烦心,没办法。


        如果他整天混日子也就算了,偏偏他真心热爱医学事业,每天兢兢业业,竭尽全力照顾每一个患者。可是倒霉事就要找上门,有什么办法?


        他不是没劝过自己,不是想不明白道理。但“憋屈”这种情绪到来的时候,是谁也挡不住的。




        嘉林花园门口,司机把车停得很稳。


        “小赵,能自己回去吗?”谭宗明礼貌性地问了一句。


        “能。谢谢谭总。谭总路上小心。”赵启平也很礼貌。


        初秋的夜风有些凉,赵启平下车打了个哆嗦,踉跄往前走。谭宗明早就感觉到他情绪不好,心里突然一揪,摇下车窗喊他:“小赵!”


        赵启平愣愣地转过头:“嗯?”


        “……什么事儿都会过去的。”谭宗明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一时间只能想起非常老套的话,“你还年轻,日子长着呢。”


        “嗯。”赵启平在街灯下笑起来,眼睛亮亮的,“哦对了,右手不要用力。”




        TBC


【一周年啦~】

评论

热度(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