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从419开始·六

云瑶:

完结一个文就像失恋一样╭(╯^╰)╮


感觉当时题目取错了,/(ㄒoㄒ)/~~


===================


    19




  谭宗明发现的时候,赵启平已经和关雎尔成了好朋友。知道了音乐会上的巧遇之后,谭宗明在心里捶胸顿足,表面上却还要乐呵呵地附和着赵启平的话,夸赞着关雎尔的单纯善良有品位。不过从此以后,谭宗明再也不敢放赵启平的鸽子。




  “妈,上次的音乐会我都没找到人一块儿去,何况这回又是画展。”赵启平左右为难,这票对有些人来说是千金难求,但是对他来说真的是有些多余。不是他不想去看,而是老谭最近正被安迪抓包,一块儿忙着一件收购案,恐怕是挤不出时间来陪他去的。




  “你说说你,从小就会哄女孩子,怎么到了关键时候就不行了呢。启平啊,你别嫌妈妈啰嗦,你也三十出头的年纪了,该找个女朋友了。”赵妈妈再开明,在这件事上也不能免俗,“你现在一个人住,虽说工作忙,总不至于连谈个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呀。要实在不行,你纪阿姨上次还说有个不错的女孩子想给你介绍呢,要不我跟你纪阿姨说说?”




  赵启平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别别别,妈,这事儿我心里有数,您就别操心了。”




  “你有数,还不是敷衍我。”赵妈妈脑筋一转,“启平啊,你不会是已经谈了女朋友,不愿意告诉妈妈吧?”




  赵启平想着女朋友真没有,男朋友倒是有一个,他和谭宗明这么些年,也该跟家里透个底了。这么一犹豫,对面赵妈妈就听出了门道,知子莫若母。




  “启平啊,你爸妈也不是老古董,我们都是尊重你自己的意见的。要不是你老是没消息,妈妈也不会为这个事催你呀。”




  “妈,这事儿我下次回家再说吧,行吗?”赵启平有些动摇,他父母的确还算比较开通,或者说是豁达,说不定出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难。




  出柜这件事,赵启平本来想自己回家跟爸妈说,但是一想又不对,索性跟老谭直说了。




  “你会庆幸没有自作主张。”谭宗明冷着脸,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异常严肃。




  在一起几年了,赵启平几乎没见过谭宗明这么严肃的样子,幸好他们越来越了解彼此。




  “那你的意思是?”




  这件事谭宗明放在心里很久了,只是没有找到恰当的时机提起:“我的意思,请你父母过来住几天。不管我们说什么,都不如让他们直接看到来得直观。”




  赵启平玩笑似的说:“你可别觉得我爸妈看到这大别墅就认了,我妈最讨厌显摆的有钱人。”




  “这也是一方面,至少证明我有能力照顾你,尽管你可以养活自己,但我也不会愿意你跟着我吃苦。”谭宗明说的认真,他从前还真没觉得有钱是多么了不起的事,但自从有了赵启平这个花钱的对象,谭宗明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会那么执着于赚钱。




  “那倒是,你还帮了那么多病人,还给我介绍了那么多富贵病人,加十分。”




  “才加十分?”




  赵医生傲娇了:“这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给你加的呢,不要算了。”




  谭宗明抓住架在自己膝盖上的脚:“要,怎么不要。”




  20




  赵启平的邀请让赵爸爸一头雾水,赵妈妈却是若有所思,然后说:“住几天倒是不必,就去一天吧。”




  进了谭家的大门,赵爸爸有些惴惴:“启平啊,你这个朋友是不是太有钱了点。”这么大的地方,花花草草比他们小区旁边的公园还漂亮。




  赵妈妈脸色有些难看,问赵启平:“你那个朋友不在家?你怎么直接就开进来了。”




  “不是,妈,今天他家里有一个经济沙龙,他在招待客人呢。”赵启平可不想父母误会,他知道老太太肯定看出什么来了,不希望老谭给他们一个傲慢的印象。




  “沙龙?那我们会不会打扰到他?”赵妈妈有自己的待客之道,从来不会同时邀请两拨不相识也没必要认识的朋友到家里来。




  “不会,这个沙龙半天就结束了,是在前面的一个客厅了,不影响的。”他们也不是故意安排在今天,实在是赵启平的休息时间并不固定,正好撞上了。




  赵爸爸和赵妈妈下了车,才明白赵启平的意思。以眼前这两栋相连的房子的大小,确实不会影响。赵妈妈看着车子就停在院子里,旁边还有好几辆车,她是不懂的,但是好坏还看得出来。也不知道是参加沙龙的客人的,还是主人家自己的。




  谭宗明早已得了消息,见他们下车就迎了上来:“伯父伯母,你们好,怠慢了。”




  虽然家里是赵妈妈做主,但出来应酬都是赵爸爸为主,便笑着同他握手:“哪里哪里,谭先生客气了,还要感谢你的邀请。”




  “朋友间闲暇小叙罢了,伯父伯母这边请。”谭宗明给赵启平递了个眼色,自发在前面领路。




  赵爸爸夸赞了别墅几句,是客套也是真心,这样的环境恐怕有钱也不一定能创造。谭宗明谦虚了几句,讲了房屋设计的理念,那位设计师曾经跟他侃侃而谈三个小时,他最后记住的也不过三两句话,万万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赵妈妈挽着赵启平的手臂走在后面,不时打量着儿子的神色,一双眼就跟长在那位谭先生身上一样,心里不由得叹气。




  谭宗明带着他们到了后面的起居室,前面是用来招待那些客人和举办宴会之用,主人家的起居都在后面这栋房子。一进门就是极开阔的客厅,跟前面四面通透的设计不同,这里会比较注重私密性一些。赵爸爸是没心思去打量那些家具的,一眼就看到了旁边摆着的棋局,还是昨晚留下来的。赵启平睡不着觉非说要下围棋打发时间,下了一半觉得更紧张了,丢下棋局就回去睡觉了。谭宗明也没来得及让人收起来,平时他们也常常摆个残局留个把星期,什么时候来了兴致就续上。




  “啧啧啧,这黑子谁下的。”赵爸爸对着棋局摇头晃脑,实在有些不满。




  赵启平偷偷翻个白眼,没有出声。谭宗明笑着说:“是一位朋友,心急难耐,下了一半就走了。”




  “怪不得。那着白子是谭先生?”赵爸爸眼睛一亮。




  “您要是不嫌弃,继续?”谭宗明做了个“请”的手势,见赵爸爸坐定,又向赵妈妈说,“伯母,让启平带您到处看看吧。”




  “你们下你们的吧。”赵启平有些随意,拉着赵妈妈往里面走,“妈,我们去那儿看看。”




  厨房和娱乐室看了一圈,赵妈妈也打完了腹稿:“行了,去你房间看看吧。”




  赵启平被突然袭击,一下没转过弯来,然后惊奇地看着赵妈妈,迟疑地叫了一声:“妈……”




  “你今天不就是这目的吗,走吧。”赵妈妈依旧很平静,仿佛在参观儿子的新家一样,虽然事实如此。




  赵启平领着人上楼,打开了主卧的大门。原本整齐的床铺上放着一件西装外套,那是赵启平临出门前扔着的,平时谭宗明会收拾好,但是今天他先下去招呼客人了,所以还没来得及。赵启平有些尴尬的拿起衣服放到旁边的衣帽间里,跟谭宗明住久了,老妈的教导都快忘光了。




  赵妈妈眼中明显带着不赞同的神色,但是也没说什么,跟着进了衣帽间,着实有些大,没想到男人也能有这么多衣服。




  “这里都是你的?”赵妈妈看着明显颜色丰富一些的柜子,好多衣服都是她没见过的。




  “嗯,他的衣服几乎是黑白灰蓝,西服衬衫为主,在那边。”赵启平半天才从旁边找出一个空衣架,随手把衣服挂上。




  赵妈妈随即把衣服拿下来,挂在靠门的一侧:“那边是干净的,这边才是穿过的,衣服怎么能乱挂。”




  赵启平摸摸鼻子,老谭又没告诉过他,他怎么知道。




  赵妈妈一圈看下来,才走到外间,坐下来,打算跟儿子好好聊一聊:“你搬过来多久了?”




  赵启平伸出两个手指头:“在这里住了两年了,之前医院没搬以前住在医院附近的公寓,算起来我们已经在一起四年多了。”至于更久远的419的初识,赵启平真没胆子说。




  赵妈妈点点头:“他父母呢?”




  “他父亲已经过世了,母亲在国外,我们的事情她也已经知道了,没有反对。”赵启平心里开始打鼓,老太太表现得越平静他心里越忐忑。




  赵妈妈忽然红了眼眶:“我要不让你去相亲,你就打算继续瞒着?”




  “妈……不是,我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告诉你们。”赵启平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是真怕父母受刺激。就像赵妈妈之前说的,他可是从幼儿园开始女人缘就特别好,上了中学赵妈妈一个劲的叮嘱他不许祸害人家小姑娘,不许因为早恋问题被叫家长。谁知道千防万防,把儿子防成了同性恋,她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赵妈妈也没问其他的,她都看在眼里了,擦了擦眼泪打算下楼。




  “妈,你就没什么要问的?也不问问我是不是看上他的钱了?”赵启平无法理解,准备了一肚子说辞来应对父母,没想到一个没用上。




  赵妈妈站起来,冲着赵启平的后脑勺来了一下:“胡说什么呢,我儿子我不了解?”




  赵启平也不躲,笑嘻嘻地说:“嘿嘿,我这不是怕他太有钱了,你们也想歪了吗。”




  “知道会想歪你还找这么一个?叫人家知道了,你可怎么办。”到底还是心疼自己儿子,赵妈妈忍不住替他担心。




  “嗨,咱们家还在乎这个?”赵启平知道老太太这一关是过了,又放松下来,“就算说我傍大款,他们有本事也去傍啊,谭宗明又看不上他们。”




  赵妈妈点点他的额头:“小赤佬,还傍大款呢,我看是他请了个小祖宗回来。我问你,你现在还会做菜洗衣服吗?我看要跟他说一说,不要请太多佣人,省得你连过生活都不会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启平。”




  说起这个,赵启平有些心虚:“又不是我不要做,是他不让我做呀。”谭宗明倒是喜欢吃他做的菜,可是又怕他累,一年里头让他下厨的次数有限。至于他自己,家里大厨烧的菜比外面大多数的饭店都好吃,更没心思自己动手了。再说那些家务,谭宗明见过一次他在长时间手术后虚脱的样子就再也不让他在家里劳动了,有时候他撒个娇还能享受谭宗明各种殷勤周到的按摩服务,不要太惬意。




  赵妈妈听得直摇头,他们家启平真是被宠坏了,难怪年纪越大脾气越坏。




  楼下,一句结束,赵爸爸挽回了黑子的败势,还赢了一子半,高兴得不行。




  “不错,不错。”赵爸爸慢悠悠地收着棋子,“启平这孩子,别看他平时挺稳重的,其实性子急,你多担待点。”




  谭宗明把最后一颗白子放回棋盒:“启平挺好的,没什么担待不担待。”




  赵爸爸抬眼一瞧,又笑了。



评论

热度(190)

  1. 堕天使云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