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从419开始(并不会开车)

云瑶:

    1




  谭宗明和赵启平的初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奇妙,也并非其中任何一人处心积虑的结果。彼时一个是刚刚回国的商场新贵,一个是初入职场的菜鸟医师,而在夜幕降临后的酒吧里面,他们又都褪去了层层光环和身份的修饰,成为了欢场中的普通一员。谭宗明在美国的时候就是欢场高手,男女不忌,不提他的身家背景,单就冲他的英俊外表和温柔体贴,就有不少人为之倾倒。而赵启平出生书香世家,白天是医学院少见的帅哥加学霸,被一群女生追着叫男神,到了夜里,没有了父母的约束,驰骋在十里洋场,渐渐的在海市的酒吧里玩出了名堂。




  “玖吧”是“酒吧”的第九家分店,开业当晚,赵启平叫了一群酒肉朋友去happy,但是他不知道这家酒吧和之前那八家有了点差异,是一家同性恋酒吧。一个调酒师是从老店过来的,好心提醒赵启平。谁知道他满不在乎,反而津津有味地打量起四周游走着的男人们。




  “不是说同性恋都是颜控吗,怎么还不如平时那群?”赵启平眼光高,挑女友就十分挑剔,更别说评价同性。




  调酒师倒出一杯血腥玛丽,放在赵启平面前:“还没到点呢,听说今天老板会带几个朋友来,那可都是正宗高富帅。你看那边,多少人等着呢。”




  所谓正宗高富帅,包括但不仅限于谭宗明。




  赵启平慢悠悠地喝着酒,同来的几个朋友本来想见识一下,但是也没看出什么新鲜花样,于是早早地转场,只留他一个人在吧台坐着。卡座里有好几堆人,就是调酒师刚才跟他说的那些,正等着他们的凯子。赵启平把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些人身上,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有大人物出场,因为那些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成了谄媚、期待、垂涎。




  谭宗明最近很忙,手头的收购案刚刚告一段落,正巧发小来约,于是一块儿凑个热闹。至于这个酒吧到底是个什么性质,他并不在意,在美国的时候他连黑人区的地下酒吧都去过,没什么好怕的。然而等到真正被几个别有用意的男人围在中间,谭宗明刚有些放松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一向良好的教养并没有让他甩开身上乱摸的手,只是借着上洗手间的借口躲了出来,然后抽了根烟。他有些后悔今天来这一趟,人人都知道了他是谭宗明,他倒不好找个伴了。




  尼古丁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谭宗明的压力,他重新回到了喧嚣的中心,不过并没有急着回去找朋友,而是在吧台向酒吧要了一杯威士忌。等酒的过程中,他看到了赵启平。




  今晚喝的都是烈酒,赵启平不免有些微醺,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掩盖了一切,所有人都在尽情地释放。赵启平放下空酒杯,示意酒保再来一杯,一转头就对上了一双清亮的眼睛。




  谭宗明看着那双眼睛,干净、清澈,水汪汪的鹿眼,他简直就像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天使,瞧,天使对他笑了。




  两杯加了冰的威士忌相碰,撞出了一地的火花。




  2




  理智再次回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很久没有经历这么酣畅淋漓的性事,谭宗明在秘书的催促下不舍地亲吻着赵启平,把私人名片和留言笺放在了床头柜上。尽管他从不认为419之后有保持联系的必要,但是眼前这个小家伙很甜美,他希望可以保持一段相对长久的关系,毕竟回国以后他再也没能遇到这么可心的床伴。




  赵启平摸索着名片和留言笺,最终放在了钱包的夹层里,他得感谢谭宗明放的不是钱。第一次跟男人做的感受并不很好,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谭宗明是个体贴的情人,但也仅止于此。谭家在海市的名声太甚,如果早点知道的话他肯定不会去招惹。走出酒店,赵启平暗暗告诫自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他应该是个异性恋。




  小家伙没有联系他,这让谭宗明有些遗憾,不过很快就被忙碌掩盖,他实在没什么力气浪费在这些事情上面。整顿晟煊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不能让谭家成为那些闭塞的家族企业,然后在时代的浪潮中被淘汰。比起父亲的守成,他更希望开创一番新的局面。




  赵启平似乎也彻底忘了那一晚,只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酒吧。他试图说服自己是因为工作太忙,这的确是事实,每个医院都是人满为患,他目前在各个科室轮转,基本哪里缺人就去哪里,有时候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但这种忙碌和他之前两年的实习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即使再忙也有下班的时候。然后他又告诉自己很久没有看书了,与其声色犬马,不如在书堆里找找颜如玉和黄金屋。




   3




  时间过得很快,许多人都说谭宗明厉害,短短几年时间就把晟煊掌握在自己手中,更完成了一次重大改革,未来五十年内晟煊在海市的龙头地位再无人能撼动。但只有跟着谭宗明一起打拼过来的员工才知道,这几年当中他们付出的是无数个日以继夜、加班加点。要不是老板带头,薪资丰厚,许多人早就想甩手不干了。当谭宗明拿着酒杯在家里举办经济界沙龙,优哉游哉地听着真知灼见和纸上谈兵,外人的评价已经影响不到他分毫。所谓金钱,也不过是几个虚无的数字,到底是快速增长还是缓慢持平,谭宗明也不在意,总归吃不穷他。




  赵启平一路升上副主任医,同一年进来的除了院长的女婿数他升职最快,好几个四十来岁的医生花钱发了那么些论文,就为了这一个副主任医的职称,最后还是被小赵医生抢了先。传说中小赵医生有个女朋友,就在市卫生局,女朋友的老爸还是市卫生局的领导,一个副主任医算什么,再过两年绝对当上主任医。这事儿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赵启平也从来不解释,传说中的官二代女朋友可是给他挡了不少桃花,于是医院里医生护士垂涎赵医生的不少,当然是指女性,却没有一个付诸行动的。剩下那些羡慕嫉妒恨的也没办法,赵医生的论文可不是找人写的,也不是花钱发表的。




  4




  赵启平可以无视医院里的风言风语,却没办法面对手术失败的结果。做医生的,面对的死亡和残疾多了,渐渐的也会麻木。但是看着病房里抱头痛哭的两母女,赵启平心里挺不是滋味的。那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听说跳舞也很厉害。原本过了这个暑假,她就该去中央舞蹈学院深造了,却因为一个醉驾的司机不得不失去一条腿。赵启平想象了一下如果是自己失去了拿手术刀的右手会怎么样?大概会崩溃吧。随即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没有遇上这事儿,再怎么猜测都是不切实际的。




  赵启平又来到了玖吧,这几年中他偶尔来也过。这里除了来寻找同类的男男女女,还会有跟着朋友一起来涨见识的过客,看见同性抱在一起亲吻时候发出或惊讶或激动的叫喊。赵启平觉得挺有意思的,更妙的是这里没有纠缠不休的人,对他纠缠不休的女人。至于男人,他有的是办法干净利落地拒绝。




  谭宗明刚进场,目光逡巡了一圈,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发现了自斟自饮的赵启平。一瓶洋酒放在手边,已经空了大半。还来不及探寻为什么自己能在时隔几年后一眼认出419对象,谭宗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脚往赵启平那边走了过去。




  “一杯威士忌。”




  醇厚的声音让赵启平抬了一下眼皮,眼中不掩饰地闪过一丝惊艳,然后继续低头喝酒。再优质也没用,他可没打算再来一次。想到这里,他又快速地抬头扫了一眼,正好对上谭宗明的双眼。




  谭宗明举杯,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一饮而尽。




  赵启平不甘示弱,一口喝下,不再搭理他。




  谭宗明愣了一下,忍不住笑出声。




  赵启平给他一个白眼,起身打算走人。




  谭宗明眼明手快,拉住了赵启平的手:“不再喝一杯?”




  “已经喝够了。”赵启平就站在那里,也不挣脱,神色坦然。




  谭宗明蹭了两下大拇指,小家伙长大了,脾气也打大了,对他的吸引力也更大了。




  赵启平不自在地动了一下,脚下却像长了钉子一样钉在原地。




  “那不如去喝杯茶,酒喝多了总是不舒服的。”




  谭宗明一句话,就把人从酒吧带了出来。车子发动以后,谭宗明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一路往自己家里而去。这不是他以往的作风,城郊的别墅从来不是他的床伴可以进的。但此时坐在副驾驶上谈论着莎士比亚的人,他怎么样不忍心把他划归为单纯的床伴。




  赵启平一路聊得愉快,很久没有找到这么观点契合的朋友了,尽管他们并不是朋友。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他竟然也没察觉,只是一想到目的地就更加抗拒车子停下。




  但终归要停下的,谭宗明花了两年时间重新打造的别墅正等待着未来的另外一位主人。




  5




  不是酒店,赵启平莫名地松了口气,他并不希望甚至有点抗拒和谭宗明发生单纯的肉体关系。他总觉得,如果再和谭宗明上一次床,或许他们可以维持床伴的关系,但也仅此而已。他不想这样,尽管他对谭宗明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但也许就是因为太满意了,这样的关系并不能让赵启平满足。或许……没有或许,赵启平在心里打了大大的一个叉,他们不可能有超过肉体之外的关系的。那么他跟着谭宗明出来是为什么呢?至少有点关系,也是好的。




  谭宗明全然不知赵启平内心的纠结,家里的佣人都已经睡下了,也没想打扰谁,亲自拿了茶具出来,当真泡起了茶。




  赵启平喝着茶,暂时放松下来,他是习惯享受的人,品茗闲谈更是从小就跟着长辈学起来的,几乎可以说是生活习惯的一部分,就连端着茶杯的动作都透着一股文雅。




  两个人也不知从哪里切入的,从天文地理到历史人文,仿佛有聊不完的话,不知疲倦地交换着各自的意见。在这漫长的谈话中,谭宗明做了一个决定。




  “夜深了,咱们下次再聊也不迟。楼上有客房,先去休息吧。”




  赵启平点头称是,这个建议真是再好不过,即使谭宗明说的只是客套话,他也有信心下次把人约出来。




tbc


===================


不应该在一个坑没填完的时候就手痒开新坑的,更不应该原本打算一章完结的小短文一不小心拉长战线……anyway,写都写了,就先放出来吧~

评论

热度(285)

  1. 堕天使云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