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季白X许光明】墨菲定律

北风里晒太阳:

迟到一天的生贺, @橙c (你懂的…老脸一红)


生日快乐,宝贝,来一个熊抱~祝你新的一岁继续深沉又甜美,每天都吃成长快乐哟~


我是想产黑森林,但是…产了一块提拉米苏(?)


相信臣 它是一个走链接的甜甜小蛋糕。


【吾皇万岁万万岁 臣躬耕于词 掏肝献肾 忠心情深】


 


正文:


*墨菲定律 四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一。


在实验室伸了个懒腰,后脖颈发痒,心理暗叫不好,怕什么来什么。


 


今天又看到楼下那只经常出现的田园猫,圆圆的小脸澄澈澈的眼,再软绵绵地喵一声,讨人喜欢。这不像是野貓,毛看起来柔顺发亮,倒是经常出现在这一带,一看到他就跟在他后面,等他一回头又怯生生地低下头叫一声。


许光明总是很想摸摸它纹路清晰的小脑袋,但是季白三令五申不可以,因为许光明对猫过敏。季白每次看到这小家伙就会去小区的便利店买根鱼肠喂他。季白蹲在那挑着眉对许光明说,“满意吗?权当替你。”许光明看得出季白心里也喜欢这小家伙,但偏偏这猫就是黏许光明。


 


早上喝着牛奶听天气预报,许光明看了一眼蓝天艳日,目测下不来雨,于是跑下来简单擦了一遍车。那只猫就坐在车前面歪着小脑袋。许光明朝它笑笑,小家伙舔了下爪子又叫一声。


“抱歉,我可没有东西喂你。”


“喵—”


“好吧。”许光明走过来蹲下,抱着膝盖看看它,“季白还回不来,也许我可以摸摸你。”


 


季白去缅甸半个月了,从周二开始就没有按照惯例打电话来,许光明心里始终不放心。昨晚潜意识一直在烦扰他,不会是受伤了吧?打过去电话对方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忙,声音含糊不清,往往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听到他的声音许光明并没有心安,反而更烦躁起来,连续几天都没睡好。


这会看着眼前这个刻意卖萌的小家伙心理得到片刻安抚,于是他摸完又抱起来挠挠他的肚皮。如果他和季白可以一起抚育什么就好了。上次這麼說後,季白拎回来三条凸眼花尾的金鱼。


许光明放下猫,转念一想今天周五,这个周末可以接婷婷来了—只要丁雪不再找借口说婷婷要上舞蹈班就好。


自从丁雪交往了新男朋友,为了拉近女儿和新男友的关系,一再剥削自己与婷婷相处的时间,又气又无奈,和季白抱怨完又说觉得女方也不容易,确实需要体谅。季三儿把他推倒在新换的床单上后说,“你就总是这样,才被吃得死死的。”


 


可是许光明究竟是被谁吃得死死的呢?


 


二。


许光明在洗手间照镜子,只恨不是冬天,他有一堆的高龄衣来盖,这可好脖颈后面红赤赤一片。无奈地转身去楼下买药。


休息不好浑浑噩噩,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三儿没事儿吧,三儿回不来吧?另一个声音在说,瞎想什么,说了得一个月才回来,现在肯定忙的要命。


脑子里像有两个小人在吵架,烦躁的要命。突然电话响起来,是丁雪。苦笑一声,又来。


果然,这个周女儿又不属于他了。


脚下一不留神,直接摔了一跤。同时,外面雷声骤响。


可别堵车。许光明想。他真的累坏了。


 


三。


“许哥,师傅怎么样了?他手机关机了。”


许光明接到许诩电话的时候正堵在路上,整个人懵在那。


原来季白带队在丛林里与毒贩交手的时候被对方伤了右臂,虽不碍事,可是因为天气炎热伤口愈合的不好。




 


许光明好不容易开车回了家,还没掏出钥匙,门就开了。


白衣黑裤唇红齿白的季白,“回来了?”


许光明二话没说搂上去,环着对方的肩膀,湿掉的衣服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季白用左手环着他的腰,一用力把人拖拽过来一点,“这么热情都不像你。都湿透了,快进来,门还没关呢。”


 


四。


“三儿,下次必须告诉我。”许光明检查完了季白的伤口坐在浴缸里,热水把他的脸蒸的又红润,却是一脸责怪与不满。“我心慌了好几天,告诉自己不会有事儿不会有事儿,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这不就是没事儿吗?”季白坐在浴缸边上看着他,弯下腰去亲他,刚一搂上他脖子,结果许光明嘶一声连忙想躲开,但却敌不过季白扳他的手看力。


“你是不是碰猫了?我就知道,我就怕你碰它结果你还真就摸。走之前我怎么说的?啊?”


“我想你想的心慌,看见它不自觉就…”


“哥。”


“我知道了,扯平了。”


“我也想你。”


 


五。


被吻住的时候许光明觉得被大雨浇得冰凉的身子终于有了热度。


他想念这个,他想念季白。他担心季白。


这个人快要成为他生活的的全部。


遇见他季白之前,生活被他过的一塌糊涂。可是但这个桀骜又性感男人进入到他的世界以后,似乎一切变得顺利安和起来,他带给他温暖,予他心安。他在外毒舌又不逊,可是夜里又有无限的缠绵的情话。他看似强硬,撑起一片宇落,却又细腻到看见小猫去耐心的喂食,温柔到在许光明婷婷到来的日子给她讲睡前故事。


他会说,“佛祖在世,让他和我在一起,一生一世。”


他也会说,“许光明你再敢摸猫我弄哭你。”


这是季白,他爱的,深沉冷酷光明磊落傲骨诚然的季白,温柔体贴情话满分眼含深情的季白。许光明愿意奉献所有的季白。許光明生命里最光明的所在。


 


季白把他捞出水面,抚摸过那挂着水珠的肌肤,这是他日思夜想的温度。


做这行的人总是面临着黑暗危机,他总是在想如果自己未来有一天发生意外该怎么办。眼前这个人像秋日森林里溢进来洒在土地上的阳光,腼腆温和地告诉他,“不要担心,我一直都在。”


即使他有时糊涂又懦弱,可是他善良又坚强。


他总是被动又小心,可面临自己受伤,这个人表现的就像天崩地裂。


想一直爱他,保护他。


 


爱人之间啊,总是有一种感应,来源于宿命,归向彼此的心口。


 


六。


来吃小蛋糕~


 


七。


“你知道墨菲定律吗?”


“那是什么?”季白扯过被子给他盖上。


“所谓的'怕什么来什么'就是墨菲定律中的一条。”


“哦~那你知道季白定律吗?”


“什么?”


“就是,季白在的地方许光明无需不安。”


“瞎说。”


 


全天底下,最担心你,和你最有感应。


不过…许光明往把季白搂在怀里,心想,确实没什么可怕的。


 


八。


季白窝在许光明怀里,感受着那抚过他后背的爱意,真像个父亲。他突然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便张口问道,“今天周五了吧?婷婷又来不了了?”


“嗯。”


“懂了,虽然我想她…但是,”季白翻身,牢牢地牵制住许光明的手腕,舔了舔嘴角,笑得纯洁又正直,“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在卧室里再来一回。”


 


【完】


为什么要在一个生贺文的肉前面写这么多心塞的东西铺垫?


啊,我只是在为甜腻腻的小蛋糕做蛋糕胚…


宝贝 @橙c ,我是真的觉得它是甜的!(雖然沒有你甜⋯


 


(我似乎只会写前xi⋯)


我還是比較喜歡吃橙子,手剝那種,嘿嘿嘿


 



评论

热度(76)

  1. 堕天使北风里晒太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