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凌李]江BU29X8的车主你摊上大事了

二西西:

※一·发·完 (,,• ₃ •,,) 


※_(:з」∠)_试了八百遍防吞 惨不忍睹




-01-


 


李熏然开着车在地下车库兜了两圈,依旧没看到任何一个没有贴牌的空车位。


这年头私家车越来越多,地下车库不造两层都不好意思说是高档小区。


李熏然挠挠头,小区车库有建两层的吗?


 


今早刑警队接到消息,某案件出现了一个新的目击证人,称情况复杂,需要当面口述。


李副队今天正好没有外出计划,就亲自跑了这一趟。


和证人约了下午三点见面,目前是两点四十五分,就算李警官一路飞奔,上楼找门大概也需要十分钟。


 


迟到不太好,占别人车位也不太好。


李警官两相权衡,还是把车挪进了离电梯口很近的一个车位里。


他从车里找了张便签纸,写上自己电话,卡在雨刷器和玻璃当中,非常醒目。


 


可以,这很李熏然。


 


-02-


 


凌远连续出了几天差,今天回程,疲惫到有些麻木。


开了五个小时的车,期间没在服务站歇过,也没吃过东西。


才一驶进市区,胃和骨头就一起造(可爱防吞)反。


他打算先回趟家,洗个澡吃些东西,再去医院处理那些积压成山的破事。


 


车子开到了熟悉的区域,凌远见自己车位上停了辆陌生的白色奥迪,不禁一愣。


小区的住户经过头两年的推拉纠缠,如今已经少有占人车位的现象。


凌大院长出入时间飘忽不定,一直以来也从没中过招,今天倒是稀奇了。


 


凌远下车看了看,没见到车主留的任何字条,有些不满。


他想起韦主任以前在办公室吹牛皮的时候说过的亲身经历,不由得坐回车里,掏出手机。


 


然后他报警了。


 


-03-


 


李熏然从证人那里得到些线索,正准备告辞,队里的后辈打了个电话过来。


“副队,我是小陈。”


脚踏出门,李熏然朝送到门口的主人微微点头致意,转身往电梯间走。


“什么事儿?”


“副队,你车停哪儿了?”电话那头的语气听上去有点幸灾乐祸。


李熏然被这没头没脑的问题搞糊涂了。


“还能停哪儿,小区里呗……嗯?你问这个干吗?”


小陈在电话那头笑:“我一同学,报案中心的,刚给我发了个信息,问江BU29X8的车主李熏然是不是就是我的头儿。”


“……什么时候的事?”


“就半分钟前。”


电梯停在当前楼层,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李熏然挂了电话走进电梯,对着负一层的按钮连按好几下。


 


什么情况啊……我不是留了电话的吗?


现在的人怎么都火气那么大,动不动就报警!


不知道人民警察很忙的吗?!


 


结果他走到自己车旁一看,顿时傻眼了。


 


我贴的便签呢?


 


纯黑的别克熄了火,停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驾驶座坐了个人,脸被翻下来的遮阳板挡了大半。


李熏然伸着脖子瞄了眼别克车牌,又回头看了看这个被他霸占的车位。


 


得,一点都不冤枉,人家是正主。


 


认命的李警官走过去敲敲车窗,玻璃随即缓缓下降,他差点对着车里的人敬礼,手抬到半当中回过神,立马调转方向去抓头发。


“真不好意思,我贴了纸条的,不知道飘哪儿去了。”


解释很苍白,听上去就很假,李熏然心里无奈。


车里的人有张英俊成熟的脸,只是过于严肃,绷着脸点头的时候会让他想起自家老爹。


李熏然心虚地抽了抽鼻子:“给您添麻烦了,我这就把车挪走。”


“等等。”车里的人突然叫住他,“你有事?”


“办完了。”李熏然很真诚地道谢,“谢谢您的车位。”


 


白色奥迪驶出车库,很快消失在视野里。


 


凌远在原地等了片刻才把车停好,快步往电梯间走。


浪迹在车库的小野猫从隔壁车的底盘下方冒出个头,一路推着张纸片撞到他脚上。


纸上写着一串数字,凌远弯下腰捡了起来,这时兜里的手机一震——是条短信。


 


【江州公||安】您好,您刚才报警中提到的车牌江BU29X8的车辆是否已移走,移走请回复1,未移走请回复2。谢谢您的配合


 


凌远左手捏着粘了层灰的便签纸,右手握着手机,动动手指回复了“1”。


 


系统迅速回应。


 


【江州公||安】请您对接 处警进行评价(直接选择,不需加空格、标点)1.对民警处警满意。2.对民警处警基本满意。3.民警处警态度不好。4.出警迟缓。5.对处警结果方式不满意。A.对接线员满意。B.对接线员基本满意。C.接线员态度不好。D.接线员过早挂电话。【江州市公||安局】


 


凌远笑了笑,发送短信,顺势把那纸片塞进口袋。


 


当然是1A,还用说吗?


 


-04-


 


时隔三天再次来到这个小区,李熏然百感交集。


 


证人大姐你说话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哦,我记性不大好,刚想起来。


 


……哎。


 


等把车开进地下车库,发现又特么没有无人认领的空车位时,李熏然简直想骂人。


 


这周围是不是装着偷拍的摄像头啊?


那种倡导公民遵|纪|守|法的法|制|类节目,然后找个警察来做反例?


 


李熏然鬼使神差地又把车停到了老位置。


其实旁边挂牌的车位也空着,可这不是一回生二回熟嘛!


他这次学乖了,特意把手机号写在便签纸有粘性的那一侧,贴在车里。


 


李熏然做笔|录的时候收到一条陌生手机号发来的短信。


内容很奇怪,像极了那种夫妻间的日常对话。


 


【我去附近的超市逛一圈,你车开走了告诉我。】


 


这谁啊……发错了吧?


 


【你发错人了吧?】


【江BU29X8?】


 


李熏然愣住,内心卧槽了一句。


 


【哥不好意思啊又占了你的车位!我很快就走了。】


【没关系。】


 


屏幕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信息。


 


【你下次来提前告诉我,我可以停同事的车位。】


【这太不好意思了……下次请你吃饭。】


【一言为定。】


 


正常情况下不应该婉拒吗???


 


李熏然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冒昧问一句,贵姓?】


【我叫李熏然。】


【你好,我叫凌远。】


 


-05-


 


小区物业群最新发布了一则车位出售信息。


原业主准备出国,房子留给老人住,车位就不需要了。


正好是凌远车位正对面的那一个。


 


周末,凌远叩开物业办公室的门,拿着房产证来办登记手续。


 


工作人员查了查记录,很奇怪。


“凌先生已经买过一个车位了呀。”


“给我爱人的。”


“哦,车牌号。”


“江BU29X8。”




-FIN-

评论

热度(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