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然远 私房钱

拆东墙也拆西墙的拆墙大队:

下班前,李熏然去了财务一趟,把之前去学习的费用给报销了。看着手里生动真实的毛爷爷,李熏然高兴的哼起了小曲。
“副队,至于吗?这本来就是你自己的钱,拿回来有必要这么高兴吗?”一旁的小张看着激动不已的李熏然,百思不得其解地问道。
“孩子啊,你还是太年轻啊。”李熏然摇着头拍拍小张的肩膀,心情很好就开始给连恋爱都没谈过几回的小年轻上课:“你拥有的,不一定是你的。”
“啊?”小张更是一头雾水,我有的也不是我的?那是谁的!
“你啊,孺子不可教也。比如说我的钱吧,分为两部分:在我手里的和在我卡里的。”李熏然冲小张眨眨眼:“还没懂?没事儿,娶个媳妇就懂了。”
“哟,财政大权都被剥夺了,还在这儿得瑟呢?”队长站起身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心里默默想:就他那样,哪是上课啊,摆明了是在拐弯抹角的向啥也不懂的小张晒幸福,他就是要那种我不说破,你听不懂,但你就是知道我在秀恩爱的感觉。因此,队长义不容辞的把话挑明,戳穿了他被限制财权的事实。
“你!……”李熏然正摇头晃脑,满脸深不可测地逗小张,被队长这么一搅和,小张脸上的表情立马就明媚起来了,转而拍拍李熏然的肩膀,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副队,我没结婚,但我懂,节哀。”
“节什么哀,有什么可节哀的!都不许笑!你们懂什么,这是爱!”李熏然看着一堆小年轻抿嘴偷笑,努力为自己找补回点儿面子,没了刚才上课的神气,愤怒地拿起衣服,回家了。
李熏然本来是没有必要藏私房钱的。他和凌远在钱的问题上,一直是没有什么谁管谁的。俩人都上着班,谁也不是缺钱的主儿。李熏然想搞个浪漫什么的,卡一刷,坐等院长惊讶的表情,这多好!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在李熏然买的各种业界良心的高品质游戏烧坏了他的几个显卡,害得他大出血整了套最高配置的宝贝后,凌远突然没收了他的银行卡,还用手机绑定了他的网银……
向来崇尚平等自由的李警官表示难以接受,但并没有什么用。院长一句:“多大了,还为了玩游戏胡乱砸钱?敢抗议?连网瘾一块儿给你戒了!”吓得李熏然乖乖交出了财政大权。
本以为撒撒娇,宣誓宣誓主权什么的就马上能要回权限。但,李熏然在被发了一个月的零花钱后,觉得自己太天真了!育碧的新游戏马上开售了,自己兜里却只剩下了吃饭的钱!不能忍!!决心要夺回银行卡的李熏然气势冲天的进了厨房,忙手忙脚的做了顿饭,往桌上一放,脖子一梗:“院长,零花钱不够,能加点吗!!”
于是乎,李熏然开启了拒绝外卖,拒绝请客,拒绝一切娱乐活动的攒钱生活……
今天熬到头了!算上之前攒下的,育碧的新游戏啊,到手了!
一进家门,李熏然甩了鞋子就往客厅扑,熟练地向茶几底下摸去。李熏然的原则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越是刻意就越容易被发现,所以,他就把钱全塞到了空烟盒里,“随手”扔在茶几底下。凌远不吸烟,自然不关注烟盒在哪儿,也不会想伸手摸一支出来,真是天衣无缝!李熏然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李熏然摸出烟盒……怎么有点儿……
“凌远!!”李熏然摸出一盒没拆封的新烟时,整个人都崩溃了,拿起那盒被掉了包的烟就冲进了书房。
“干什么?吸烟到外边去,跑到书房来干什么?”凌远坐在桌边看报纸,不急不躁的说。
“你,我那盒烟呢?”李熏然简直要爆炸了,但又碍于藏私房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吸了口气,表面平静的问。
“扔了。一空烟盒,放那干嘛?今天顺手又给你带了一盒。”凌远下巴点了点李熏然手中的那盒烟,把报纸又往下翻了一页。
“扔了!!你!你怎么知道是空烟盒的,你就扔了!”李熏然气的差点把里面有多少钱都说出来了。
“一晃没动静肯定是空的了,怎么了?你又有兴趣收集空烟盒了?”凌远看着在书房门口急得直蹦的易燃易爆物品,淡定的回答。
“……”李熏然真是看不清楚,凌远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不知道!
“怎么了?你烟盒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凌远合上报纸,就静静的坐着,看李熏然爆炸。
“……没有……院长真贴心,还知道给我带一盒回来。”李熏然挤出一个心酸的微笑,咬碎了牙只能往肚子里咽。没东西?宝贝儿,你老公的小金库莫名其妙被你端了!!
“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儿起来,我去做饭,今天晚上想吃什么菜?”凌远走到书房门口,李熏然少见的没有纠缠他,转头去了厨房:“我来吧,院长!您今天辛苦了!”
凌远突然觉得生气的李熏然好像省心多了。
进了厨房的李熏然把满腔的怒火全都发泄到了土豆白菜上。掰了白菜叶子往盆里扔时,扔出了斗地主时出个炸的气势,土豆也没心情切丝还是切块儿了,放到菜板上剁它个乱七八糟……在李熏然的手伸向莴笋时,凌远及时的把他扔出了厨房:“别捣乱!你这切的还吃不吃饭了!”
李熏然站在窗边看着万家灯火,不禁眼眶一热,气的差点儿哭出来,攒了这么久,一下什么都没有了,我李熏然……
李熏然正自怨自艾着,突然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就跑到了阳台。
“喂?爸。”李熏然走投无路,向自己老爹求救。
“嗯,怎么了?”李局长回了家,正做着饭。
“借我点儿钱呗。”李熏然尴尬地舔了舔嘴唇,问自己老爹要钱,还挺丢人的。
“工资花完了?这才月中啊?”李局长难以置信的看了眼日历,的确才十二号。
“……也不是,就……哎呀,爸,你就别管了,先借我点儿呗,等过了这几天我就还你。”李熏然对这事的前因后果,哪个都不想让他爸知道。
“被小远看住了?”李局长的声音放低,但还是难掩笑意。
“爸!不借算了,你儿子喝西北风去了!”李熏然听出自家老爹的调侃,又正中下怀,有点被人看穿的小恼怒。
“你能不能少玩点儿游戏,要不是有人管着啊,我看你早就喝西北风了。”李局长顺手给李熏然发了个红包:“够了吧?”
李熏然看着微信里的红包,连点的勇气都没有:“爸……您真是我亲爸……我就少说一句,能给现金吗!”
“小远不当警察亏了啊,网银也绑定了?”李局长看到自己儿子连红包都没敢点,笑着说:“行吧,明天给你现金。多听听小远的,教育你教育的对!”
李熏然挂了李局长的电话,看着微信界面里近在眼前的红包,觉得自己简直颜面扫地!
“你爸的红包怎么不接啊?”李熏然刚回头,就被走路没声的凌远吓得差点儿把手机扔出去。
“啊?……没有,我和我爸开玩笑呢……”李熏然编的话自己都不信。
“李警官遇到什么摆不平的事了?借钱借到叔叔头上,不敢让我知道?”凌远眯起眼睛,抱臂靠在墙上。
“…………”李熏然誓死抵抗,绝不吐口。
“不愿意分享?既然李警官这么客气,那以后也不要进卧室了。”凌远露出无所谓的笑容,笑的李熏然肝儿颤。
“别别别……院长,我坦白。我就是……想买个游戏……攒了一个多月的零花钱,都在那个烟盒里,本来今天就能攒够的,结果……你把那盒子扔了……对不起,院长,我下次再也不……”李熏然哼哼唧唧的道着歉。
“一个多月,饭好好吃没有?”凌远看着垂头丧气的李熏然问道。
“都是在食堂吃的。”李熏然点点头,乖乖的问什么答什么。
“想要育碧的新游戏?”凌远看着他说。
李熏然把头狠狠的摇了摇:“不想!再也不想了……院长,我就想进卧室睡觉……”
凌远看着李熏然诚恳的眼神里透出的委屈样,笑着揉揉他的头:“不想啊,真不想?那我的游戏白买了。”
“!!”李熏然瞪大眼睛盯着凌远。
“在书房。”凌远冲着正猛亲自己的李熏然说。
“凌远,你真好。”李熏然没动身,就这么欣赏着月光下凌远的模样。
“还不去看看?心心念念了有多久了?”凌远揉着李熏然的头:“玩物丧志!”
“不去看了,有这么善解人意的院长在,夫复何求?”

“凌远,我爱你!”
“少玩游戏。”
“好,都听你的。”

评论

热度(200)

  1. 堕天使拆东墙也拆西墙的拆墙大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