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凌李】贪狼(八)

北歌南唱:

所以其实大家都猜到了对吧……


可能有会造成不适的刑事案件内容描写,请谨慎阅读。






8、肝与血(四)


破不了案,薄靳言心情不好。


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懒得做饭。


简瑶今天发挥失常,做鱼的火候不到,筷子一夹就碎成一片一片的,像一具被千刀万剐的尸体,惨不忍睹。


于是薄教授的心情更差了。


坏心情直接导致了他不想接凌远的电话。


简瑶觉得奇怪,凑过去看见凌远的名字,瞪了他一眼,手一伸就把电话拿到了自己手上。


薄靳言看起来想扑过来咬她,但是他没有动,简瑶也根本不怕他,接起电话,随手按下了免提。


凌远的声音很好听,低沉又不喑哑,语速不急不缓,说话的时候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可这会儿他嗓子有点哽,语气很复杂:“靳言,我刚才有个想法——你很有可能搞错了方向。”


薄靳言猛地坐直了身子,同时冷笑一声:“不可能。”


他张张嘴又想说什么,简瑶在椅子下面踹了他一脚。


凌远的声音在电话里有些失真:“你的假设是凶手的肝脏存在某种缺陷,所以才需要被害人的肝脏来缓解自己的焦虑,这很合理,但是有一点说不通。”


薄靳言再次冷笑,简瑶又踹了他一脚。


凌远继续说:“凶手取得了被害人的肝脏之后,一定会通过某种途径来使用它,才能达到他的自我满足。如果按照你的侧写,这里就存在一个很大的漏洞——凶手没有有效的手段来使用这些肝脏。医院不可能给他移植这些肝源,他更不可能自己给自己做手术。”


薄靳言不笑了:“你什么意思?”


凌远吸了一口气:“我的意思是,凶手的肝脏没有问题,他是血液有问题,很有可能是某种贫血——受害者的肝脏都被他吃了。”


薄靳言难得的有点茫然,但他听见简瑶在他身边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还是第一次,简瑶弄明白了某样事情,他却没有明白。果然是低智商生物之间交流更容易一些么?


——谁让薄大教授只吃鱼,对其他食物缺乏认识呢?


就在简瑶对他解释的时候,李熏然的声音插了进来:“这个范围还是太大了。就算把调查的目标锁定在北城区,符合条件的至少也有好几百个人,何况有些人根本不会去医院检查。我担心贸然展开大规模的排查,有可能会惊动凶手。”


简瑶有点奇怪,都这个点了,熏然为什么会和凌院长在一起?


薄靳言没猜到她那点儿小心思,沉吟片刻,突然说:“不会。”


他皱着眉,手指下意识地敲打着桌沿:“凶手的焦虑已经强到能让他失去控制地杀人,这不可能是普通的贫血。”


他的语速越来越快,像是自言自语:“这个人学历不会很高,很可能是从事某种体力劳动,又可能有机会接触到兽医方面的训练……等等,下一步侦查的重点要放在屠宰场这一类的地方。他患有难治性贫血,长期接受治疗,状态一直比较稳定。但是最近两个月,某种因素刺激到了他,导致他的病情恶化。这让他的精神高度紧张,一定曾经反复地去医院问诊,很有可能在多家医院同时要求治疗。”


这样的人不会太多。事实上,李熏然通过凌远的关系,在全市范围内筛查了一遍,真的发现了这样一个人。


这人叫钱方生,患有遗传性的地中海贫血。这种贫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重症患者一般活不到成年。钱方生比较幸运,他是一名轻症患者,除了有轻度贫血的症状,身体其他方面都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他过去一直在附院定期检查治疗,情况一直比较稳定。一个多月前,他突然到附院复诊,声称自己的病情恶化,要求住院治疗。附院的医生给他检查过后,认为他的情况比较稳定,没有住院治疗的必要。但是钱方生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骂骂咧咧地开始推搡医生,要不是有人见势不妙,及时叫来了保安,还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


除了附院,第一医院、市中医院、人民医院都有钱方生的病历记录,时间全都在这次复诊之后的一周内。


更重要的是,钱方生就住在北城区,是个屠夫,自己经营一个猪肉摊子。


李熏然觉得他们好像解开了一团乱麻里最重要的一个结,一旦揪出了这个线头,后面就会有更多的线索被拉出来。


欧阳霖那边终于也有了消息。邻市下属一个县的兄弟部门给他发来回复,说是本县农村一个年轻姑娘来他们这里务工,已经两个多星期联系不上人了,手机一直关机,家属很着急,报了警。这个姑娘的情况和特征跟发现的女尸接近,欧阳霖和那边的公安一商量,通知家属来本市协助调查。


尸体已经腐烂得难以辨认,最终的结果要通过DNA鉴定才能确认。但是姑娘的父母和大哥一看到被害人当时穿的牛仔裤,当场就哭倒成一团。据他们说,这条裤子是姑娘她大哥去外地打工给她带回来的,后屁股口袋上绣了米老鼠的图样,她最喜欢了,膝盖那边磨出个洞来都没舍得扔,反正现在流行那种破洞的牛仔裤,干脆赶着时尚继续穿。


欧阳霖看着那条被当做证据的牛仔裤膝盖上的破洞,知道这次是八九不离十了。


没过多久DNA鉴定结果出来,证明他想的不错。


这姑娘才来本市不多久,没扎下根来,也没有个稳定工作。她家里人对她在这里的情况知之甚少,又受了打击,翻来覆去的除了哭,根本提供不了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欧阳霖心里也不好受,安慰了半天,好不容易姑娘的大哥止住了眼泪,想起来一件事。


他说自家小妹才到的时候没有本市的手机卡,最开始几天都是用一个固定电话跟家里人联系的,那个号码应该还存在他的手机的通话记录里。


——这是这么多天来他们获得的第一条真正有价值的线索。欧阳霖几乎也要跪下来放声大哭。


他们通过号码查找到了登记用户,是北城区某个小卖部里的公用电话。而这个小卖部,和钱方生家就隔着一条小路。


沈记小卖部门脸不大,当家的老沈在市里一家饭店当厨子,他老婆就借着家里房子,开了个小卖部贴补家用。


小卖部生意一般,来回走动的都是熟脸,这天却突然来了个生人。


小伙子穿得就跟北城区大部分小青年差不多,不过挺高挺帅,进门先买了一包烟,可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哪像是来买烟的?


果然,没一会儿这小伙子就开口了,他挠着头,挺害羞地解释:“姐,我跟你打听个事。是这样,我才来没多久,前几天去南边那家馆子吃饭,看见一个当服务员的姑娘特别漂亮。我当时就看上她了,就是没好意思跟她讲话。这两天再去的时候,人家跟我说这姑娘不干了。我跟他们磨了半天,他们才跟我说她住这一片。”


他说完把手机拿出来,翻了一张照片出来:“这是我跟她原来的同事要的照片。姐,请你帮我看看,她是住在这附近吗?”


他一口一个“姐”叫得挺甜,人又精神漂亮,老沈老婆挺喜欢他,看了一眼照片,果然是个熟人,笑道:“哎哟,这不是小黄嘛!”


她说完指指斜对门:“诺,小黄就住那后面。不过最近我都没见着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搬走了。”


小伙子探头看了看,一脸苦相地回来:“姐,你别是逗我吧,那不是个肉摊子嘛!”


老沈老婆笑着解释:“一看你就是新来的,小钱那屋前头是个门面,后头有个小院子,一头是他杀猪的棚子,另一头专门租给你们这些来打工的。”


她没发现小伙子脸色沉了沉,只听他咋舌道:“杀猪的?那也能住人?不嫌晦气呐?”


老沈老婆说:“所以小钱那屋便宜啊,一个单小间才一百五一个月。”


作为一名标准的小市民型中年妇女,老沈老婆完美地继承了所有这类人爱嚼舌根的光荣传统:“不过小钱也挺可怜的,他年纪也不小了,一直没孩子,好不容易媳妇生了个儿子,生下来没几天就死了,说是贫血——我就奇了怪了,贫血算个什么毛病啊,多喝点猪肝汤不就好了,这也能弄死人?他媳妇受了刺激,精神不大正常了,听说给送回乡下老家休养去了。”


小伙子倒吸了一口气:“真的啊?这什么时候的事啊?”


老沈老婆想了想,说:“就上上个月的事吧。”


小伙子半晌没说话,正当老沈老婆觉得有点奇怪的时候,他突然又开口了:“对了,姐。我听人说,看见过小黄跟一个男的一起走,是不是她男朋友啊?”


他想了想,又补充:“那男的比我矮一点,比我壮,脸上有痘。”


老沈老婆一下笑了:“什么男朋友,那是小赵,跟小黄一起租对面房子的。他有时候过来我这买烟,这么说起来我也有些日子没见过他了,大概是搬走了。这些小年轻都没根的,一点吃不了苦,什么事情做做不开心就要走,真是不像样子。不过小钱也无所谓,他那个房子好租的呀,前几天还听他说又有人想搬过来呢。”


她说完才发现那小伙子阴沉着一张脸,吓了一跳,忙说:“哎,你怎么了呀?我刚才不是说你的!”


小伙子这才回过神来:“啊?没事没事,姐,是我走神了。谢谢你啊!”


老沈老婆看着这小伙子跑着出去,心里直乐呵,哟,这么等不及啦。


可她又突然觉出不对来:他跑的那方向是反的呀?


凌远今天有一台小手术。本来这种手术排不到他,安排韦天舒那种级别的都属于牛刀。但病人是省卫生厅领导的亲老子,之前的医改方案提到省里,也遭遇了很多的非议,这位领导出面说了不少好话。如今当儿子的指名道姓的要凌远主刀,凌远自然要还上这份人情。这种特例凌远做过不少,不在乎多加一个。为了安抚厅领导的心理,他还特地放慢了动作,硬生生把半个小时的手术拖到一个小时。


他一出手术室的门,就看到金副院长皱着个脸在等。


老金已经看见他出来,急匆匆地迎上来:“凌院长,市公安局逮捕犯人的时候开了枪,犯人受了重伤,刚送来我们医院。”


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好在枪是公安那帮子人开的,救得回来还好,救不回来责任也是那边担,跟第一医院扯不上关系。


老金心里这样想,觉得松了一口气。谁知道抬头一看凌远,吓了一跳。


凌远脸色铁青,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


他远远地就看见走廊上聚着一堆人。薄靳言,简瑶,欧阳霖,和其他他叫不出名字的警察,脸色都很难看。还有一个人坐着,背佝偻成一个圈,脸埋在手里。


是李熏然。


有什么东西在震。


李熏然半天才反应过来是手机在响。他动作有点迟钝,半天才掏出来。


凌远的电话。


李熏然鬼使神差地转头,一眼就看见了凌远。


凌远才下的手术,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看起来跟李熏然一样乱七八糟。但凌远站得很直,像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


李熏然在电话里听见凌远安稳的声音:“熏然,到我这里来。”


他乖乖地跟着凌远,被安置在院长办公室舒服的沙发上。桌子上有热茶,嘴里被塞了巧克力,黑的,有点苦。


李熏然紧紧地绞着手指,突然说:“我们没能救得了她。尸体就在钱方生后院的屠宰场里。”


他打听到最近又有人搬进了那座死亡小院,就十万火急地向局里汇报了情况。李局长当机立断,立刻组织警力对钱方生进行抓捕,谁知道还是迟了一步。


钱方生家的后院是自己偷偷扩建的,占了小半片路,正好把一个下水口围在里面。窨井盖开着,一个年轻姑娘的尸体就躺在旁边,面目狰狞,死不瞑目。


钱方生负隅顽抗,提着血淋淋的杀猪刀冲向离他最近的警察,被李熏然一枪放倒。


李熏然突然说:“你不用盯着我,凌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没有心理负担,不信你看。”


他边说边抬起手来。李警官的手指纤长清瘦,是个适合握手术刀的好料子。


因为他的手还很稳,一点也没有发抖。


凌远记起他第一次见到李熏然的时候,那时候他刚开枪击毙了犯人,也还是镇定自若,没有一丝慌乱的模样。他那个时候就想,这是一个多么强大的人,坚定,纯粹,一往无前,给他周围的每一个人以保护和力量。


他不说话,李熏然侧过头去看他,突然笑了一下:“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笑很苦,但李熏然接下来的话更苦:“要是你对自己开过一枪,你的手也不会再抖了。”


凌远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李熏然转回头去不看他,声音平静的像一潭死水:“哦,你还不知道吧?我曾经被人囚禁过一个多月,还被那人催眠了。说起来还多亏了那一枪,不然怕是要铸成大错。”


“凌远,我真的不害怕。我只是很难过。”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凌远凑过来,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肩膀上。


凌远身上有消毒水的味道,刺的李熏然眼睛发酸。凌远的手在他的后颈上,温热而踏实。


那是一双救人的手啊。


如果他能抓住这双手,是不是也会被拯救?


下一刻,凌远握住了李熏然的手。


他用他最安稳的语气悠悠地说:“熏然,别难过,我在呢。”


 


肝与血(完)








tbc.

评论

热度(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