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然远】腥与甜(八·完结)

去年春恨:

三四


【然远】腥与甜(八·完结)


看见幽灵了。


距离那次离别已经过去一年多。凌远知道自己精神方面的问题非但完全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除了梦里,他甚至可以在现实中看到李熏然的身影,在拥挤的人潮里,在街角的霓虹下,在路灯的微光中…


或是被稍纵即逝的烟火光芒照亮。


没错。他就是他生命里的一场烟火,燃尽就不会再出现。可是光的残影已经烙印在眼底,灼伤了网膜,于是他无处不在。


凌远并不想医治,这样很好,就好像他还在一样,虽然永远无法触及。


然而这次幽灵离得那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抓住。


起因是凌远去江州医院参加院长峰会。对他来说,这种行政会议远没有学术会议有内容,能推掉就推掉。但这次他作为成功的改革者,被推举为首席发言,所以不得不出席。


发言过后的茶歇时间里,凌远胃痛得像刀绞一样,正想摸出药吞下,却在被江州卫生局的几个领导抓住,没完没了的闲谈。


冷汗不断渗出,沾湿额头,但坐惯办公室的官僚们完全不懂得体恤人意,还在滔滔不绝。凌远不得不转动视线分散注意力。


就是这个时候看见的。江州医院的会议厅是一座民国老建筑。昏暗的走廊尽头,静立着那个身影,挺拔而决绝,一如当年。


凌远对鬼神之说漠然,从学生时代开始就把人体拆解的七零八落,也没找到灵魂居住之处。所以所有超自然现象都可以用精神问题来解释,倒也轻松。


可这次不一样。


反应过来之前,凌远已经丢开一脸错愕的领导们疾步跑过去,可是走廊上什么也没有,只有树影在婆娑摇曳。


胸口的剧痛一下子击倒了凌远,他用力按住胃部,不支地靠向墙壁,几乎要歪斜倒下。众人这下才意识到不对,赶忙上前搀扶。


虽然周围尽是名医,也不能立竿见影治好这老毛病,更何况凌远自己就是这方面专家。于是只好暂时安排他去会场准备室躺一会儿,那里曾是解放前的高官休息室,基本格局还保留着。


这是个并不宽敞的空间,旧时代风格的沉重大门一关闭,室内就幽静无声,后窗被小花园里交加的绿树密密遮满。


糟糕的环境。


凌远在老式沙发榻上躺下,咬牙切齿地遮住眼睛。


敲门声礼貌地响了三下,随即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估计是工作人员不放心过来探视,凌远不耐烦地说:“我没事,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对方答应了一声就退了出去,听起来像是个年轻姑娘。


可没过多久门把手又响了。


“我说让我一个人待会儿!”不胜其烦的凌远几乎是在呵斥了。


可对方没有回应,也没有动。


凌远有些恼怒地移开手,转眼怒视不识趣的来者,却一下子呆住了。


幽灵…


铁灰衬衣,深黑长裤。容颜清朗,发丝倔强。


这么近,这么真实,这么清清楚楚的幽灵…


他不自觉地坐起身体。而幽灵还在静静盯着他,一动不动。


自己绝对是疯了。


疯就疯吧…


他猛的起身上前,一把抓住幽灵,反身按在沙发榻上。


稍一犹豫就会追悔莫及,欠你的,必须现在就还给你,立刻,马上。


接下来是车和HE,甜蜜幸福地在一起




-end-


第一次用手机敲了一篇文章,统计一下竟然有两万多字,简直佩服自己!


这都是出于对然然和院长的爱啊!!(其实是只要看到他们就不能按捺洪荒之力~)


再次表白 @傲寒404 大大,我已充分放飞自我,心满意足!



评论

热度(176)

  1. 空山新雨后去年春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