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当我们一起走过(完结)

温北:

前文:当我们一起走过(1)


          当我们一起走过(2)


          当我们一起走过(3)


          当我们一起走过(4)


          当我们一起走过(5)


          当我们一起走过(6)


          当我们一起走过(7)


          当我们一起走过(8)


          当我们一起走过(9)


          当我们一起走过(10)


          当我们一起走过(番外一)


          当我们一起走过(番外二)




——————————————————————————————




      难得的一个周末,两个人早早的就醒了,赵启平脚蹬在墙上,和谭宗明头碰头的挨着,晾着自己白花花的大腿:“谭宗明,今天一起下午一起我爸妈那儿吧。”


       没吃什么,但谭宗明觉得自己的呛了一口,“这··启平。”


      “人都被你睡了,不想负责啊”


      “不是,太突然了”


       “一点都不突然”,赵启平穿好衣服在谭宗明额头上响亮的亲了一口,“那你再睡会。我上午要回医院一趟,中午你去接我,你放心,给我爸妈的东西我已经买好了。”


        谭宗明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到了门口赵启平又小跑着回头叮嘱:“记得别开你那辆骚包红啊,换辆低调的。”


       谭宗明哪里还睡的着,连忙打电话请教了一下安迪,把衣柜翻的乱七八糟,心里默念着赵启平说的低调而随意,郑重而有品。


       “安迪,你说我要不要再去换个发型,现在这个看着,有点老气。”


        安迪白眼翻到天上去了,“你怎么不把自己回炉重造一下,


        谭宗明自嘲:“想,但来不及了。”


         中午赵启平处理完医院的事给谭宗明打了个电话,谭宗明说十分钟到,结果赵启平在树荫底下站了半个小时才慢悠悠的开车过来。


        “我还以为你去接另一个赵启平了呢。”


        把礼物放到后备箱,赵启平坐在副驾驶上盯着谭宗明观察了半晌,蓝色的西装外套,简单的白衬衣解开了一个扣子,没有领带,时尚满分,态度满分。


         谭宗明被赵启平看得心里毛毛的,“怎,怎么样?”


         赵启平凑上去抱着谭宗明的脖子温柔吻他的唇,“老谭,你今天太帅了!”


        谭宗明舒了一口气,挑挑眉:“先擦擦你的口水。”


       到了门口,赵启平把礼物递给谭宗明,一盒茶叶,一箱进口牛奶,一个玉镯,谭宗明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站在原地不肯走。


        赵启平回头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


        “就,就这么点东西啊?”


         赵启平扯着谭宗明的胳膊往前走,“茶叶是我爸最爱的茶叶,牛奶他们俩认准的牌子,玉镯是我妈前一段时间看中了没舍得买的,千金难卖心头好,没听说过啊!”


      谭宗明手心出了好多汗,尴尬的和赵启平的爸妈握手,跟着赵启平把礼物放到客厅的桌子上,赵启平像个虾米一屁股陷到沙发里,被赵父斥了一句:“坐没坐相!”


        旁边的谭宗明下意识挺了挺腰板。


        拐了人家的儿子,肯定是心里有些忐忑的,况且赵启平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万一喝着水吃着饭走着路突然承认了他俩的关系。


       谭宗明自始至终都绷着一根线。


      下午做饭的时候赵启平跟去厨房打下手,谭宗明则陪着赵父下棋,画面十分完美。


       厨房里赵母一边切着菜一边念叨赵启平:“本来想着找个贴心点的姑娘好好照顾你,你倒好,领了个大男人回来。”


       赵启平不乐意了,“妈,你这是性别歧视啊,谁说男的不能互相照顾?”


        赵母眼睛一瞪,“人家大总裁,能照顾你?”


         赵启平晃着脑袋,像诗人一样悠悠的说道,“衣来张口,饭来伸手”。


         赵母擦擦手上的水,准备下锅:“就你长得好看啊!”


        赵启平眨眨眼,特别认真地说道:“妈,你还真别说,你儿子随你,最大的优点就是长得特别好看。不过谭宗明说了,长得好看只是我最小的优点。”


       赵母斜睥了赵启平一眼。


        菜端上了桌,赵启平洗了根黄瓜晃晃悠悠的坐到谭宗明的跟前,把自己啃得黄瓜递到他的嘴边,被赵父瞪了一眼,堪堪收了回来。


       “爸,吃饭去呗。”


        “下完这盘,宗明这棋艺比这臭棋篓子强多了。”


         “我是志不在此,这都老干部的业余爱好,年轻人谁喜欢下象棋啊。”


        谭宗明偷偷捏了一把赵启平的腰,说我老是吧。


        赵启平嘻嘻的笑,晚饭吃的很和谐,赵父赵母好相处,谭宗明又是聪明人,一来一往的倒是不乏笑声。谭宗明也算看出来了,赵父赵母已经知道他们的事而且也接受了,倒是白白紧张了一天。


         吃完了饭,赵启平父母的意思是他们是难得回家一趟,干脆在家里住一天,反正地方够大。


           赵启平凑到赵母跟前笑嘻嘻的不知道说了什么,被赵母拍了一下脑袋,谭宗明礼貌的跟赵启平的父母告了别,被赵启平扯着胳膊噔噔噔往电梯里走。


        出了电梯进到车里,赵启平还没来得及系上安全带,谭宗明已经铺天盖地的吻了过来,强势的,霸道的,仿佛要把他整个人吞下去。


        赵启平知道谭宗明在想什么,很配合的回应他,直到被吻的气息凌乱,谭宗明慢慢松开了他,喘着粗气,依旧鼻子贴着鼻子,“你早跟你爸妈说了,也不告诉我,我还以为··。”


        赵启平揽着谭宗明的脖子,笑着说:“以为什么,你以为今天是来挨打的?”


         “舍不得打你这个亲儿子,总得找个人发泄一下吧。”


        赵启平切了一声,“我爸才不管是不是亲儿子呢,一点也没手下留情。”


        谭宗明急了,扯着赵启平的胳膊:“你爸真打你了,打哪了?”


        “胳膊,还有后背,他打一下就问一句,你真的要跟姓谭的在一起,我说是,他再打再问,我还是说是,”赵启平耸耸肩笑嘻嘻的说:“最后我赢了。”


       谭宗明定定的看着赵启平,眼眶有点红,赵启平及时打住:“哎,别煽情啊,既然决定在一起了,解决家庭障碍这方面的是责任范围内,我解决我爸妈这边,你解决你爸妈这边,多给我说点好话啊。”


       谭宗明笑了笑握着赵启平的手在自己大腿上来回摩擦,“那你可想好啦,以后穷了潦倒了,也得一起过了。”


        “我又不是看上你的钱。”剩下的日子,是福是祸,都一起走呗。









评论

热度(356)

  1. 九儿温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