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当我们一起走过(十)

温北:

        中午两人一起吃了饭,谭宗明给安迪打过电话后便匆匆去了公司。一下午都没有消息,晚上赵启平给谭宗 明打电话,响了一会没人接,估计是在忙,赵启平便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记得吃药,然后蒙住头钻进了被子里 。
        第二天一早,赵启平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手机,看到谭宗明凌晨三点钟的时候回复了一句:恩。
        赵启平犹豫了一会,觉得还是不要打电话过去了。
        洗漱好,换了一件和谭宗明同款的衬衣。医院的情形和赵启平自己估算的差不多,人来人往的走廊上到处
是异样的眼光和窃窃私语,护士助理敲门送来今天预约的挂号,小声的说:“赵医生,我支持你。”
        赵启平如往常一样点了点头。
        第一个病人是本市最大的一家休闲会所的老板,三天前出了车祸胳膊骨折了,今天过来复查。赵启平检查 后开了药,例行叮嘱可以适当多喝骨头汤,牛奶等等等,那人取了方子没走,坐在对面饶有兴味的盯着赵启平 :“不知道陪谭总睡一晚上,多少钱?” 
        赵启平的身形顿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办公室已经只剩他自己一个人了。
        次日午休的时候凌远正好过来分院有事,两人一起在食堂吃了午饭,赵启平兴致缺缺,有一口没一口跟喂鸟似得,凌远看了他一眼,“我听说上午有人要求换主治医生?”
       这事瞒不了谁,赵启平点点头,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恩,新闻看多了,觉得我治不了他,临时改去了王 主任那边。”
        凌远淡然的笑了笑:“来之前我看关于你的那些新闻已经都没了,估计过一阵就好了,人都喜欢跟风。”
    “我知道,手艺在这呢,废不了,”赵启平低头戳了戳米饭,“但谭宗明两天没回家了,也不接电话,倒是每天饭点的时候记得发条短信提醒我好好吃饭。”
     “听说谈崩了一个客户吧,你别瞎看那些新闻,没那么严重,谭宗明应该也是真的忙。”
       赵启平把筷子放在桌子上,看着凌远,脸上很冷静:“凌远,你信吗?整整两天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
      “可,可能担心你也忙吧。”


       赵启平路过医院的输液室,电视上正播放着谭氏集团的消息,很短的几秒钟谭宗明的镜头,谭宗明还穿着之前的衣服,避开记者的话筒步履匆匆。
       赵启平看了看日期,都是昨天的事了。
       多好笑,最亲密的人的消息要从别人口中,要从电视上知道。
       下午准点下班,赵启平没开车,逆着夕阳的方向慢慢悠悠的晃回去,站在门口想着或许谭宗明已经回来了,打开门,依旧是一室冷清。
        赵启平秃噜了两下脸,打起精神,肚子咕咕的叫,总不能饿着自己吧。赵启平翻出被扔在角落的菜谱,做了三道菜,还饶有兴致弄个了花样,摆上两副碗筷。
       色香味俱佳,赵启平搓搓手,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口,这个夹一口那个夹一口,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一个人对着空气傻笑,不过好像很努力也装不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嘴里的呸呸呸全吐了出去,赵启平烦躁的在桌子上一挥,瓷质的碗、盘应声碎了一地。
        赵启平红了眼眶,掏出手机给谭宗明打电话,一次不接就打两次,两次不接就打三次,不知道第几次, 电话那边终于传来了谭宗明低哑的嗓音。
       赵启平装得很冷静:“忙吗?”
    “有,有点。”
    “那我去公司找你吧,有事跟你说。”
    “哎你别过来了,我今晚回家。”
    “好。”
       赵启平挂了电话,随手扔到一旁的手机从沙发边缘滑落,掉在地毯上。
       晚上十一点多谭宗明回到家,进门就看到碎一地的瓷片,觉得像有无数只蚂蚁啃食自己的心,每向赵启平走一步,心就缺一块。
       赵启平抱着枕头在沙发上睡得头一磕一磕的,谭宗明小声的走过去想把赵启平抱到床上,谁知手刚从胳膊底下抄过去,赵启平就醒了。
        那些蚂蚁,似乎也啃噬到了心里最疼的地方。
        赵启平下意识擦了擦嘴角,看了谭宗明一眼,软塌塌的靠在他身上,“回来啦。”
        谭宗明应了一声,声音很轻,“回房间睡吧。”
        赵启平抱着谭宗明的胳膊不让他动,“不行,必须得今晚说。”
        谭宗明僵直着身体坐下来,“好。”
        赵启平整理了一下思路,发现之前想好的开头都用不上,胡乱揪揪头发直接进入主题:“公司还好吗? ”
    “恩,没事,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
    “但我不太好,今天我去医院,原本有一个我的病人,非要坚持着换主治医师,说我医术不好,还是同性恋不干净。”
        谭宗明垂下头,“恩,我让安迪留意医院那边的消息了。”
        赵启平继续说:“我治病救人好几年了没出过一项医疗事故,无端的因为一段感情,被扣上了很多帽子和 非议。而很多人似乎也不管真相到底是什么,就喜欢凑热闹而已。”
        谭宗明的手指不安的绞在一起。
        赵启平把自己的手塞到谭宗明的掌心里,强迫他看着自己:“但我一点也不觉得这会影响我什么,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觉得很悲壮,如果我们一直一直不分开的话,以你的地位说不定以后我们的是会载入这个城市的历史。”
       谭宗明被赵启平鬼马的想法逗笑,这才放松了身体扭过头凑过去吻了吻赵启平的额头。
       赵启平盼着腿正对着谭宗明,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你的日子也不好过,也知道这几天你故意躲着我。公司的事情我不懂,但我听说你们损失了一个大单,公司的那些董事肯定会更加不满。我很想很潇洒的甩给你一笔钱,告诉你让那些客户都见鬼去吧,可是•••我们的收入,我们的生活,悬殊很大。钱,你比我多的多, 房子、车你也有,在一起这么久,总是你照顾我比较多。人家都说真心最不值钱的,可是我,好像只能给你这个 。”
    “你的真心对我来说,是无价。“谭宗明红了眼眶,搂住赵启平,“对不起,我承认这几天是故意没有回来,因为我没有保护好你,我怕你会觉得跟我在一起太累了,我怕我回来你会说谭宗明我们分开吧, 我不想···”
       原来是担心这个,赵启平把眼泪蹭到谭宗明的外套上,觉得不解气,连鼻涕也蹭上去:“你还爱我吗?”
     “爱,每一天都会更爱。”
     “那你不相信我!”
       谭宗明认错:“是我不好。”
       赵启平吸吸鼻子:“太爱你了,所以原谅你。”
     “公司的事真的处理好了吗?”
     “恩,算不上什么大事,你没事就好。”
       两人静静的在沙发上抱了一会,赵启平朝谭宗明张开双手,笑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乖的:“好了, 你现在可以抱我去睡觉了,这几天特别想你,睡不着,现在困得不行了。”
       谭宗明笑着抱着赵启平大踏步的往卧室走去,不一会卧室就传来了赵启平的吼声:
      “啊啊啊,谭宗明你手往哪放呢”
      “你流氓!”
      “嘶~你慢点”

评论

热度(218)

  1. 堕天使温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