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主谭赵,微凌李】当我们一起走过(3)

温北:

前文:当我们一起走过(1)


          当我们一起走过(2)




抱歉,之前发的不小心删了,再发一遍


————————————————————————————




        要按赵启平的本心的话,他现在特别想去江边的小摊上坐着吃会烧烤,感受一下“平民”生活气息。但还是顾忌到谭宗明的伤,也没换地方,等众人离开之后,两人又回酒店换了个小包厢。


        面对面坐着,赵启平没客气,唰唰的点单,“这个,这个,这个•••”


        把菜单谭宗明,谭宗明没接,只对着服务员道:“照他点的原样给我来一份就可以了。”


        赵启平默默翻了个白眼。


        服务员退下帮两人关上了们,赵启平坐在对面眼珠滴溜滴溜的转,谭宗明问:“听说前几天搬家了?”


        “谭总想知道事还用的着听说?”


        “啧,别阴阳怪气的,好好说话”谭宗明毫无威慑力的瞪了赵启平一眼,关于赵启平的事他确确实实是听别人说的,用了两厢大闸蟹贿赂了凌远听来的。


        赵启平又不怕他,菜上来了就专心致志的吃菜,狼吞虎咽的,朝谭宗明抱怨,“你两顿不吃试试?”


         谭宗明心想我饿一天也不至于这副吃相啊,一再叮嘱赵启平慢点吃慢点吃,又是递水又是递纸巾的。


          最后,惹得喝了酒没胃口的他都被感染着都多吃了几口。






         谭宗平时不喜欢发短信的,麻烦、浪费时间;赵启平也不喜欢,因为觉得短信比较冰冷,看不去语气有些无趣。


        但也不知道谁先开的头,自那晚一起吃过饭后两人竟然也会时不时的互相发发短信。谭宗明的短信刻板,条理清楚,而赵启平的短信后面会跟上许多稀奇古怪的表情。谭宗明见识面更广,而赵启平好奇心重,经常化身为十万个为什么,谭宗明敲敲打打能发过来两三百字。


        赵启平笑得不行,很好奇一个大企业的总裁每天电话、事务不断,是如何闲下来像个小学生一样编辑出这些小作文的,标点符号用的都一个不差。


        又到了周五,赵启平吃完午饭,正在开车回医院的路上,手机响了,赵启平下意识以为是谭宗明的,结果是李熏然。


        李熏然在电话里说道:“我在你办公室呢,你什么时候回来,帮我带点零食过来,我还没吃饭。”


        一看就是被惯坏的,没有一点商量的语气,真是个祖宗。


       赵启平给李熏然买了炒菜和米饭,还有零食,进办公室后丢给他,李熏然也不客气,随手拿了一包薯片撕开包装袋,“我不要饭菜,零食就够了。”


       李熏然盘腿坐在沙发上专心的吃,也不多说话。


        赵启平在椅子上跷着二郎腿问他,“你不去找你们家老凌,跑我这干嘛?”


        李熏然很平静的说道:“吵架了。”


     “你们俩会吵架?”赵启平满脸的不可思议,“都这么久了你没回家那事还没过去?还是你又作什么妖了?”


      “那事早过去了,我哄了他好几天呢。这次是我前几天得了肠胃炎,原因主要是太忙没按时吃饭。凌远非说是我平时乱七八糟的吃太多,把家里和警局的零食都扔了,还买通了简瑶和薄靳言盯着我。”


       听了李熏然这话,赵启平心里咯噔一下,默默计算着眼前这堆零食,凌远会扣他多少工资,要不要先打个电话认个错,手机适时弹出一条短信,“下午一起吃饭,没有你我吃不下。”


        又霸道又又幼稚,脸皮真厚,赵启平嘴边不自觉的挂了笑,不是谭宗明还能是谁。


       李熏然眼尖呐,一看就是有八卦的样子,抱着薯片骑着凳子咯噔咯噔的坐赵启平对面,煞有介事地说道:“我掐指一算你——谈恋爱了。”


         赵启平急忙敛了情绪,“亏你还是个警察,掐指一算!。”


       “起初我刚和了凌远在一起的时候也这样,那个老干部连微信都不会用,学会了,偶尔给我发个表情,我都能乐半天。”李熏然一副“这你就不懂了”的表情。


        赵启平冷哼一声,“现在还不是吵架了?”


     “我们就是吵着玩玩,不然多无聊。”李熏然起身把薯片袋揉成团嗖的一声投进了垃圾桶,便又像个树袋熊一样赖到沙发上了。


        赵启平下午比较忙,接了五个挂号,也不知道李熏然什么时候走的,把文件都整理好,忙完了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


        谭宗明的短信,“我在医院楼下等你”,显示的时间是一个小时之前。


        赵启平往从窗户往楼下看,见谭宗明的车还在,急忙换了衣服下去,谭宗明靠着车尾正在和一个身材妖娆的女生讲话。


        赵启平很识趣的在不远处站着,听那女生亲昵的挽着谭宗明的胳膊,“谭总今晚有空一起吃饭嘛?”


         风流!


         谭宗明掐了烟,朝女生暧昧一笑,指着赵启平道,“你问他吧,我的时间他说了算。”


        被点名的赵启平愣了一会,也不木讷的站着了,漠视了两人的目光,径直坐到了谭宗明的副驾驶。


         赵启平也没问去哪,谭宗明几次想说话但看到赵启平冷着一张脸一直扭头看窗外,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中午发短信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突然生气了,因为刚刚那女的?谭宗明顿了顿,组织了下语言,不知道怎么有点心虚,“我们一起去过酒会,就单纯的女伴而已,场合需要。”


        “跟我解释这个做什么”赵启平扭头看了谭宗明一眼,又转向窗外,耳朵迅速染上一抹红。


          谭宗明知道这是解释对了,也不去拆穿他。


         不过谭宗明今天确实有些点儿背,在医院碰到熟人,到了料理店又碰到熟人。这家料理店环境、菜品都不错,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包厢,都是小卡座,人来人往的都能互相看到。而谭宗明遇到的熟人还偏偏都是女的,性格普遍比较开朗。


         谭宗明尴尬的看着赵启平,“生意伙伴。”


         赵启平低着头不走心的应和,“恩,场合需要。”


        谭宗明叹了一口气,“那我过去一趟,东西你帮我看着,菜上来了你就先吃,不用等我。”


        赵启平没好气,“谭总有什么贵重的东西还是自己带着吧,我吃完饭就走。”


        “最贵重就你了,你人别丢就行。”







评论

热度(255)

  1. 堕天使温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