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窈窕君子(十二)

烟草一川:

性爱描写,NC-17


 


这世上真话本就不多,而你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


—————以下正文—————


接到赵妈妈电话的时候,曲筱绡正穿着吊带沙滩裙躺在自家泳池边上的躺椅里。


看到来电显示上的提示,曲筱绡一把摘掉遮了大半个脸的墨镜,猛地翻身坐起来:“喂,赵阿姨。”


对面的人顿了一顿,才不慌不忙地笑着道:“恩。是小曲吧?”


曲筱绡连忙陪着笑道:“是是,我是小曲。阿姨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找我有事?”


自从上次在超市不小心把赵启平和谭宗明的事兜给了赵妈妈,曲筱绡心里还是有那么点过意不去的。虽然她在对保护别人的隐私信息上向来没什么觉悟,但也意识地到,这件事被这样兜给了赵妈妈,毫无防备的赵启平也得好生头痛一阵了。


如果只是赵启平也就算了,关键赵启平男朋友是谭宗明。


要是谭宗明只是玩玩也就算了,对方家长施压,大不了就此一拍两散。可如果谭宗明不是玩玩,那想必就要和她这个始作俑者过不去了。


出于这一点考虑,曲筱绡还是非常害怕赵妈妈棒打鸳鸯的。


于是,还不等赵妈妈说话,曲筱绡便抢先道:“阿姨,上次说的那事吧,你别太当真。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我身边好几个朋友都是——”


“曲小姐。”赵妈妈声音温和却不容抗拒地打断了曲筱绡,“我这次给你打电话,是希望你能尊重启平的个人隐私。即使你是他前女友,也不好把他的个人感情问题随便放在嘴边和朋友在大庭广众下讨论。我们启平还是尊重你的,也希望你能尊重他。”


曲筱绡立刻就噤了声。


“你……您说什么?”曲筱绡勉强绷住脸上的笑意。


“我是说,之前谢谢你的关怀,不过以后,启平的私人感情生活不劳你挂心了。”赵妈妈说着,轻轻笑了笑,“毕竟你和启平已经分手了,你说对么?”


曲筱绡气得手有点抖,却不敢顶撞对方。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赵妈妈道,“再见啊,曲小姐。”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曲筱绡对着手机发出一阵尖叫。


“啊!~~~”


 


谭宗明事忙,只在国外陪赵启平呆了两天就赶回国处理工作事宜了。前天下午倒着时差打电话时,谭宗明说要来接他。


彼时赵启平正缀在队伍最后面,捂着手机偷偷摸摸的样子叫领队看了好几眼。


“……我是真的吃不惯。”赵启平捂着话筒跟谭宗明小声抱怨,五官都拧巴到了一处去,“德国菜在国内当吃个新鲜吃个情怀还成,天天吃真是折磨。”


谭宗明正一手握着手机一边在给浴缸放水。这几天赵启平不在,那个住了一个多月的公寓忽然就没有了之前叫人牵肠挂肚的魅力。除此以外,主人都不在还在人家家里巴巴地住着,也有些不像话。谭宗明就姑且搬回自己家住几天,好歹不辜负他占地好几亩的宅子。


“那我得瞧瞧,折磨成什么样了。”谭宗明弯了眼调侃道,用手试了试水温。


“花容憔悴。”赵启平哼了一声。


“那等你回来我得好好怜惜怜惜你这朵娇花。”关了龙头,谭宗明甩了甩指尖的水。


赵启平轻笑一声,“我旅途劳顿,谭总可要体谅我。”


“谭总”二字一出,就有那么些不对味。


“对了,回国先来我这吧。你把航班号发给我,我去接你。”谭宗明转而道,“你家里一周没人,等找保洁去打扫了再回家。刚回来那么累,就别回家收拾了。”


“你不是总嫌你衣柜小么。”说着,谭宗明又回头看了眼衣柜方向,“你说的步入式衣柜,我这就有。”


“好。”赵启平眉毛一挑,嘴上为难他道:“但我认床怎么办?”


“我不是在么。”谭宗明在自己家里,说话也有些无所顾忌,“你这个月有几天不是窝在我边上睡的?”


小赵医生眼里盛着一捧暖笑,偏偏还要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地哼了一声。


 


回国当天,在等托运行李的时候,赵启平接了个电话。


“喂,我是赵启平。”


“赵医生。”对面是个年轻欢快的女声,“你好,我是之前注射室的小齐。”


“是你啊。”赵启平露出一个笑,“怎么样?最近还顺利么?”


“顺利 。”对方忙道,“谢谢你之前给我写的推荐信。我现在已经和院方签了合同了,下周开始正式上班。”


“不客气。”赵启平回头看了看正在从传送带上将行李搬下来的谭宗明,“希望你以后工作顺利。”


“谢谢你!赵医生!”女孩道,“我会努力工作,不会辜负你的推荐的。我先不打扰您了。”


“没事没事。”赵启平余光里瞥到个熟悉的身影。他抬眼去看时,正瞧见谭宗明推着放行李的小推车朝他走过来,嘴角一丝笑。


这丝笑不经意就从对方嘴角传染到了自己嘴角。


看着大步走过来的谭宗明,赵启平的目光柔和起来,他对着手机道:“那好,没事的话就再见吧。”


“好的,再次谢谢你。再见!”


 


回到谭宗明家的第一个十二小时,赵启平睡得人事不省。


凌晨六点半,他睁开眼,茫然地盯着窗前在微风里摇晃的窗帘。


早上的光是灰色的,谦卑而温和,轻而易举地滤掉了所有的色彩。


赵启平偏头,在大床的另一侧边缘找到了侧卧着的谭宗明。


谭宗明相当委屈地只占了床四分之一的位置。


要不是两个人裹着同一条被单,他大概已经从床上滚下去了。


他背对着赵启平,白色纯棉T恤下,隐约可辨起伏肌理,背脊看起来坚实又温暖。


空气里全部是熟悉的味道,洗衣液混合着淡淡的柠檬味道。


赵启平小心翼翼地凑上前,企图从背后环抱住对方。


温热的,熟悉的肉体,像一只完整的纸杯蛋糕,让赵启平很想伸出嘴唇去吻一吻脖颈侧面的血管。


淡泊而绵软的渴望涓涓细流一般小股小股涌出来,积成一小片水域。


赵启平深深翕动鼻翼,将鼻尖埋进了谭宗明的颈窝。


谭宗明从朦胧中醒来,下意识伸手就摸到一颗毛茸茸软绵绵的脑袋。


随即,手指被什么温暖而湿漉漉的地方包裹。两排整齐的牙齿捉住指肚轻轻碾压着,像是一只讨好人的猫咪正在用舌头上的倒刺舔弄指纹。


“……你醒了?”谭宗明勉强睁开一只眼睛,翻了个身,全凭下意识伸手把赵启平搂进怀里。


赵启平乖乖被他搂到胸前,像是一只猫那样,浑身尽可能完整地贴合在谭宗明身上,好奇地用掌心的肉垫轻轻按压着对方胸前的肌理。


干净的被褥,充满活力的身体,两个人常用的男士香水和浅浅的柠檬味道暖得鼻腔发麻。


赵启平有一瞬间觉得他被驯服了,不过不是被谭宗明,是被长久不能相见的思念。


他抬头望着谭宗明下巴上一夜过后冒出来的轻微胡茬,忍不住凑上前,伸出舌尖轻轻舔过。


微微刺激的触感,皮肤上有淡淡的咸味。


“干嘛呀?”谭宗明被他彻底闹醒了。他低下头,正对上一双干干净净的眼睛。


眼仁清透,装着一池夏夜浪漫的星辉。


这双眼睛里的爱恋太过浓厚甜蜜,以至于谭宗明一瞬间有背后窜过细小的电流的错觉。


心脏砰砰狂跳起来,谭宗明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赵启平的眼睛。


赵启平也不说话,乖乖让他捂着。


小赵医生的下半张脸轮廓在晨光里相当好看。而此时,赵启平就趁着轻笑的空当,舌尖越过齿关,极轻极慢地舔过粉嫩的下唇。被舌尖濡湿的地方,变得湿润而鲜艳。


睫毛划过手心,像是被蚂蚁细小的触须划过,带来些微的痒意,谭宗明有些蠢蠢欲动。


然而赵启平却从他的掌心下钻了出来。


“我想去看看你的步入式衣帽间。”赵启平坐起身。


他健康而充满活力的年轻肉体包裹在白衬衫下,稀薄的晨光里,谭宗明依稀可以听得见那个近在咫尺的,初生的小鸟一般不断搏动的心脏。


谭宗明无力拒绝他的所有要求。


 


微博:你点或者不点我


不老歌:车就在这里不来不去


 


衬衫上遍布折痕和深色的水渍斑块,而黑色的高定西装胸口处有白色的痕迹,就像是在心口开出的一朵无瑕的花。


“……跟我爸妈一起吃顿饭吧。”赵启平伏在谭宗明肩头,鼻息比平日要热。他紧紧环着谭宗明的后背,一边说一边用汗湿的额角磨蹭了一番谭宗明的脖颈。


“怎么忽然说这个?”谭宗明微微蹙眉。


谭宗明清楚地感觉到,他说出这句话的片刻,赵启平的身体瞬间僵硬。


他不禁开始后悔。真是笨,说错话了。


“我不是不想去。”谭宗明立刻补救道。他将赵启平从怀里挖出来,寻到他覆着一层薄汗的下巴擒住了,抬起他的头直直望进那双同样湿漉漉的眸子里,心也跟着软成一团汁水。


“你跟我说,你爸妈是不是从哪听说什么了?”谭宗明敏感地问,“他们难为你了?”


“才没有。”赵启平挣开他的手,重新把自己塞回谭宗明怀里,“你就给个准话,跟不跟我回去吧。”


谭宗明费力地偏头,隐约能瞧见他一点红得可爱的耳尖。


赵启平撒谎的时候往往不会脸红,也不会用一种窘迫的语气,而谭宗明偏偏全部都能察觉出来,也全部都深信不疑。


“回!”谭宗明立刻道,中气十足,“当然要回!”


赵启平咕哝了一句什么,谭宗明没听清,但这不妨碍他心情极好地又一次将只穿着衬衫的小赵医生从怀里挖出来在面前摆正。


“你说,第一次见面,我给你爸妈送点什么比较好?”谭宗明扶着他的肩膀,眼睛里全是跃跃欲试。


赵启平皱了皱眉,拂开他的手,按着谭宗明肩头将他推倒了放平了,还压着下面那套受灾严重的高定西装上,自己终于安心地躺上去,长舒一口气。


“躺好了别动。”小赵医生命令道。


口气一如“把止血钳给我”。


“不动不动。”谭宗明咧着嘴躺好,一手抚弄着胸前小赵医生满头汗湿的软毛。


一边抚弄,一边傻笑。


一见钟情?


明明是见色起意。 


浮世经年,吻了那么多人,才发现王子。中间好些吻,花得冤枉。(注①)


而此刻,谭公主抱着他的王子,心满意足。


————— tbc —————


其实完结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可以了,你们觉得呢


然而还有些话要交代清楚,所以明天才完结


前文戳这→ 窈窕君子(十一)


后文戳这→ 窈窕君子(十三/完结)


注①:改编自李碧华的原句


PS:不老歌那边的评论看得我莫名有点害羞……

评论

热度(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