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窈窕君子(七)

烟草一川:

NC-17预警


乘客您好,欢迎乘坐本次公交车,某川将竭诚为您服务 ~


上车的乘客请主动投币打卡,请扶好站稳。


—————以下正文—————


春天来了,又到了万物复苏的季节。


清晨,六点半。


微风掀起质地轻薄的白色帘拢,熹微的晨光透过窗帘安然洒落在窗前的地上。


最靠近落地窗的位置摆放着一张躺椅。舒适的亚麻布料将椅面绷紧,符合人体工学的设计使得躺椅本身看上去就相当诱人。


更令人想入非非的,是躺椅的扶手上歪斜地挂下一条暗红色条纹领带。


赵启平的公寓所在层数较高,且所处地段很好。绿化在当年开盘时也是一大卖点。


所以周末的早晨,谭宗明享受着恰到好处的安静,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感受着满足的愉悦。


这导致当曲筱绡从外大力拍打着赵启平家公寓房门的时候,前一天晚上刚将小赵医生里里外外吃了个干干净净的谭宗明产生出一种前女友来捉奸的错觉。


这个念头只在谭宗明脑子里晃了晃,就被他凶残地狠狠拍死在泥地里。


谭宗明小心地掀开被子下了地。


地上没有拖鞋,因为前一天晚上两个人根本没有给彼此穿拖鞋的时间。


和必要。


 


上车请戳这里:↓


微博:欢迎乘坐本车,乘客您好,本站距离较长,请拉好扶手


不老歌:欢迎乘坐本车,乘客您好,本站距离较长,请拉好扶手


 


 


曲筱绡还在锲而不舍地砸门。


朦胧中,赵启平在床上咕哝了一声。谭宗明仔细替他盖好被子,光脚踩在木地板上,躬身,分别从床头柜的台灯上和门把手上找到了自己的衬衣和裤子。


战场遍地狼藉,盔甲不齐,可见作业战况之激烈,战事之焦灼。


“赵 ~医 ~生 ~”


曲筱绡尖利的声音隔着门板都听得一清二楚。


“赵医生啊赵医生!”


谭宗明一边系扣子,一边听到对方嘤嘤嘤地撒娇装柔弱。


“人家被招标方的老男人骗了财!要你安慰!你出来嘛出来嘛出来嘛~”


才把人拨拉进自己碗里,第二天一早前女友就来撒娇卖萌求安慰。


谭宗明走出卧室前,看到了卧室地上的某个盒子。他眯了眯眼,用脚将盒子踢出卧室,踢到卧室门前显眼的地方。随即,他小心地将门关好,不慌不忙地走向公寓门。


结果才走到客厅,就听见锁芯转动的声音。


下一刻,顶着两个巨大黑眼圈的曲筱绡就出现在门外。


“赵医生,要抱抱 ~”曲筱绡掐着嗓子。


转身看到谭宗明的一瞬间,曲筱绡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如梦似幻的表情。


她的眼珠艰难地从谭宗明没有塞进裤子里的衬衫和光着的脚上挪开,逐一落在了房间地板、餐桌和茶几上。


茶几上的抽纸被扫落在地上,而靠近卧室的地板门前有一盒拆开的。


杜蕾斯。


曲筱绡的大脑咯吱作响地转动了几秒。


“你……”她虚弱地抬头看向谭宗明,气若游丝。


谭宗明抬了抬下巴,淡淡道:“把门关上。”


曲筱绡恍惚地顺手关上门,表情茫然。


门关上的瞬间发出的声响,好像一道惊雷落在她脑子里,炸得遍地开花。


“你你你!”曲筱绡瞪大了眼睛,指着谭宗明,声音拔得捅破天似的高。


谭宗明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她:“你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


曲筱绡的气焰一下子被掐灭了大半,她重新变回刚才那副虚弱的模样,惊惧惶恐似的用后背抵着门板。


“……之前和他交往的时候,我配的。”曲筱绡低着头,一副弱不禁风我见犹怜的样子。


对于曲筱绡此人,谭宗明要是看不出来她在装模作样地示弱,那就白活了。


于是谭宗明挑了挑眉,毫不留情地重复道:“你配的?”


曲筱绡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可怜巴巴地看了一眼谭宗明,唯唯诺诺地答道:“我偷偷配的。”


“钥匙留下,你可以走了。”谭宗明伸出一只手,食指骨节曲起,敲了敲茶几的玻璃。


曲筱绡盯着那只手,不情不愿地把手里的钥匙在桌上放下。谭宗明扫了一眼,只见钥匙上还挂了个桃心状的粉红色小牌牌,上面写着三个眉飞色舞的大字。


唐僧肉。


谭宗明暗自磨牙,继续道:“没有备份?”


曲筱绡的眼珠转了转。


“没了。”


谭宗明看着她,冷笑一声。


“你走吧。”他再次朝着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备用钥匙不用还回来了。我谭宗明想换个锁还是容易的。”


曲筱绡瑟缩了一下,楚楚可怜地看向卧室方向。


谭宗明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昨天晚上两点多才结束,你就别指望他了。”


谭总这会心一击终于清空了曲妖精心底的蠢蠢欲动。


曲筱绡也不装可怜了,她偷偷地却尽量狠狠地瞪了谭宗明一眼,转身开门。


门扉砸在门框上,震天响。


谭宗明正想着要不要回头去美人帐温柔乡里睡个回笼觉,耳边就听见卧室房门门柄转动的声音。


他回头去看,正看见赵启平倚在门口,抱着臂看着他。


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白大褂。


“谭总好本事啊。”赵启平挑了挑下巴,“三言退敌。”


白大褂宽松的领口将他的锁骨完完整整地暴露出来,小半截赤裸的胸膛上印着斑驳的痕迹,看起来撩人得要命。


“那是自然。”谭宗明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赵启平脚边那个杜蕾斯的盒子。


赵启平挑了挑眉,弯腰把地上的盒子捡了起来。


“你今天上班么?”谭宗明舔了舔嘴唇。


赵启平露出一个了然的浅笑。


“这周我轮休。”


 


曲筱绡走进地下停车库,简直想要发疯。


这是什么事啊!


为什么谭宗明那个老男人会出现她赵医生家里啊!


好吧,已经不是她的赵医生了。


曲筱绡步子踩得又快又急,走到自己的车旁时,简直恨不得踢两脚来发泄。


迎面走过来的一对中年夫妇用相当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看什么看啊,”曲筱绡凶巴巴地瞪眼,“有什么好看的。”


对方交换了一个眼神,加快步伐走了。


“不行。”曲筱绡靠在车上,心里跟吞了个苍蝇似的难受。她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给安迪。


可是没有立场啊,赵启平不是她男朋友,谭宗明也和安迪在感情方面也彼此独立自由,谁能管得了谁啊。


而且……谭宗明的事,她敢管么。


“喂。”再怎么样,她曲筱绡也不能一个人不痛快。


“喂……”姚滨的困倦的声音从对面传来,“你知道现在几点吗……”


“姚 ~滨 ~”曲筱绡趴在自己的小POLO的车门上,哀嚎。


“人家被招标方的老男人骗了财还被……骗了色!要你安慰!你出来嘛出来嘛出来嘛 ~”  


————— tbc —————


曲筱绡: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我在这一章出场的必要的理由?!


……可是……这章您不出场……那不就成PWP了么……


曲筱绡:你都打了pwp的tag还跟我玩这套,要脸么!


 


注:①出自《死于威尼斯》 作者:托马斯·曼


(姬友看完说老谭刚进屋绊到的又是多肉……


多肉个毛线啊多肉!小赵医生又不是靠多肉来碰瓷儿的,你跟我讲你觉得他家里门口地上摆一盆多肉是几个意思啊!┗|`O′|┛ ~)


窈窕君子(六)← 走这里


窈窕君子(八)← 走这里

评论

热度(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