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窈窕君子(五)

烟草一川:

1.一言不合就开车系列 NC-17预警


2.我不仇女,真的。这章被躺枪的赵医生的女伴,对不起你了,请先受我一拜。


—————以下正文—————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谭宗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赵启平。


这是他名正言顺作为小赵医生的男朋友上岗的第一天。


站在角落里,谭宗明盯着落地窗前和一位高挑女子聊得正欢的小赵医生良久,终于忍不住礼貌地笑着和对面的人说了声“失陪”。


他顺手从香槟区端了杯饮料,径直穿过人群向赵启平走去。他步子踩得又轻又稳,唯独从容间带着一股戾气。


正式场合,谭宗明第一次见赵启平穿正装。对方一身裁剪得相当漂亮的纯白色西装三件套,黑衬衫,加一条如雪的小领带,简直让谭宗明没办法把眼睛从那宽肩细腰大长腿上挪开。


由于职业的原因,赵启平本身看起来就严肃。且因为家庭条件优渥,底蕴不俗,站在一群名流里也显得从容优雅,既不过于拘谨,也不显得刻意。


谭宗明却只觉得禁欲感十足。


如果他不是恰好了解了这位貌似严肃的小赵医生的个性,大概真的会被骗过去也说不定。


而正因为了解了,现在看着举手投足都散发着礼貌的赵启平,谭宗明只在想一件事。


如果赵启平浑身上下只穿着现在那件黑衬衫坐在他大腿上,不知道会是怎样一种风景。


谭宗明正站在自己正牌男友的立场上想着开场词,却被侧面走过来的人拦住了。


“谭总。”对方笑着点头示意,“没想到能在这碰到您,幸会。”


谭宗明只好悻悻收回落在赵启平身上的目光,脸上勾起习惯的礼貌笑容:“李董晚上好啊。”


大概是离赵启平已经没几步远的缘故,对方依然捕捉到了谭宗明不着痕迹收回目光的过程。他回头看了看赵启平,略有些惊讶地转头问谭宗明:“谭总,认识小赵医生?”


谭宗明挑了挑眉,这回倒是真把心思放回来了:“哦?李董也认识他?”


被称作李董的人笑着随意摆了摆手:“谈不上认识。这位小赵医生和犬子是大学同学,关系一直不错。他们医院之前的一个综合性新建项目也恰好和我有一点关系,这才知道的。”


“李董。”李董话音刚落,赵启平的声音就恰到好处地响了起来。


谭宗明微微侧目,就见赵启平已经端着杯子向这边走了过来。


而刚才与他相谈甚欢的女伴的眼神也一直被他牵引着,谭宗明觉得那如有实质的目光密度大的都能拉出丝了。


他握紧了高脚杯细瘦的脚,笑得不动声色。


李董看着谭宗明再一次飘向赵启平方向的眼神,好意道:“的确是青年才俊。我替你们引荐一下?”


谭宗明眯起眼,眼神牢牢落在赵启平身边的女伴搭在他胳膊上的柔夷之上,缓缓开口道:“那就请李董为我们引荐一下吧。”


谭宗明看得分明,赵启平嘴角的微笑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滞塞。


对此一无所知的李董好心地望向赵启平:“赵医生,这位是谭宗明,谭总。大鳄。”又转向谭宗明,“谭总,这位是赵启平,赵医生,青年才俊。”


谭宗明笑着望向赵启平的脸,伸出一只手,“赵医生,初次见面。”


赵启平望着他那只手,从善如流地伸手握住,“谭总好。”


掌心里的手飞快被抽走,谭宗明心底磨了磨牙,笑意斐然地改为望向赵启平身边的女伴:“赵医生的女伴真是艳光四射。”说着,极其优雅地微微倾身,向着赵启平的女伴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赵启平的女伴一身黑色单肩小礼服裙,妆容精致。不过谭宗明从她惊喜的眼神拘谨的动作能看出对方并不是长期流连在这个圈子里的人。


对方和谭宗明握手的时候,掌心还带着几分薄汗。


谭宗明心底冷哼一声,就这段数,还想和我抢人。


“你们先聊。”李董的目光落在大厅入口处,“我看到几个熟人,失陪了。”


谭宗明点了点头,举起香槟示意。


等他转回头看向赵启平,正对上赵医生勾起半边嘴角地玩味样子。


“我也失陪一下,”赵启平微微扬起下巴,“你们先聊。”说着,他将手里的高脚杯塞进谭宗明空着的手里,转身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谭宗明看着对方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两条包裹在西装裤里的长腿,忍不住舔了舔下嘴唇。


“谭总,”娇柔的女声将谭宗明游离的目光拉了回来。


“启平他平时不是这样的,请您不要介意。”


启平?


谭宗明不加掩饰地收回了脸上多余的表情,冷淡却礼貌地道:“我就喜欢他这个样子。”


赵启平的女伴愣了足足三秒。


“您说的是。”对方忙附和道,“我也很喜欢呢。”


谭宗明几乎当场发笑。


“失陪一下。”谭宗明顺手将手里的两只高脚杯放进一旁迎面走来的服务生的托盘里,利落地转身走人。


 


谭宗明走进洗手间的时候,正看见赵启平在洗手池前洗手。


赵启平的手很好看。


表面骨节分明,匀称修长,握紧的时候隐隐露出青色筋脉,内里则医术精妙,济世救人,翻覆间谱一曲人间悲欢。


而谭宗明想象过无数次这只手被领带或是其他什么捆缚起来,手腕上留下隐约的淤痕,亦或是死死攥握着床单无能为力时的样子。


赵启平早就瞧见谭宗明进来了。他不慌不忙地洗了手,取了热毛巾擦手,将毛巾丢进大理石洗手台上的回收入口,才不紧不慢地看向谭宗明。


“谭总好啊。”赵启平站在原地,唇边噙着一缕笑。


笑得正经,谭宗明却觉得那笑里带着不言而喻的挑逗意味。


镜子前的灯光将穿着白西装的赵启平照得像一个文质彬彬的翩翩佳公子,薄金为皮白玉为骨,高贵又骄矜。


谭宗明只觉得领带有点紧。他忍住了松松领带的想法,慢慢走向赵启平。


一步开外的距离,谭宗明被赵启平抬手抵在了肩头。


“什么意思?”谭宗明低头看了看那只手,微微挑眉。


赵启平轻笑一声,掀起眼皮答道:“谭总,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谭宗明一怔,随机露出一个了然的神色。他打量了一下洗手间,确认空无一人,于是压低了声音道:“要跟我玩刺激是吧?”


赵启平有些无辜地摊了摊手,“谭总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呢。”


“听不懂是吧,”谭宗明笑了笑,“那我得和你好好讲讲。”


他一把攥住赵启平手腕,二话不说把人扯进了最里面的洗手间隔档。


 


后面的内容在这里↓:


微博:上车吗?


不老歌:上车么?


 


————— tbc —————


啊啊啊为什么我越来越熟练了啊!(←打死白学家) 


窈窕君子(四)← 走这里


窈窕君子(六)← 走这里

评论

热度(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