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谭赵】窈窕君子(三)

烟草一川:

1.二刷链接在此《花间集》实体。明信片开放购买了,可以单买,喜欢的姑娘可以去看看。


2.NC-17预警


—————以下正文—————


进入五月里,上海的天气开始热起来。


周末不用值班,周四的手术很成功,赵启平的心情很好。


刚从超市出来,赵启平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鼓鼓囊囊,看起来相当唬人。但是如果翻出来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全是即食即用的东西。唯一一件勉强算得需要自己加工的的半成品,就是泡面。


他低着头沿着地下车库地面上白色的编号一路向前,刚在车子后备箱附近站定,忽然听到有人叫他。


“赵医生。”


声音有点耳熟,赵启平连对方是谁都还没想起来,脑子里就先蹦出来一句:怎么又是他。


“赵医生。”对方又唤了一声。这一次比起上次,听起来说话的人距离近了不少。


赵启平半情不愿地回头,正瞧见一个不大想见的人。


谭宗明一身休闲打扮,显得十分随和。


前两次出现在赵启平面前,谭宗明都是西装革履,腕表领带袖扣无一不是价格不菲,第一次在酒吧是如此,第二次在医院也是如此。对方头发打理得一丝不乱,皮鞋光可鉴人,行走间都带着风,浑身上下透出金字塔顶端人士的气度。


因此赵启平一直觉得,此人想必为人强势,雷厉风行。否则也不会一身高定西装也压不住他本人锋芒出鞘似的气质。


而如今,年近四十的成功人士还穿着时下正流行的露脚踝的九分裤,让赵启平不得不侧目。


“谭先生。”赵启平对着谭宗明点头示意,语气冷淡。


赵启平今天的穿着不同于谭宗明第一次在酒吧见到他,也不同于在医院工作时的样子。


白T恤外面一件灰色长袖男式针织毛衫,两条又瘦又长的腿包裹在深蓝色牛仔裤里,脚下踩着一双背靠背的板鞋。三十而立的年纪,偏偏看起来要嫩了好几岁,温和中带着青涩。


两边各自将对方打量一番,心中皆生出几分满意,脸上却一个赛一个的不动声色。


不过赵启平并不打算多做停留。


对方的世界不用求证也猜得到,必然与他相距甚远。他有心想尝尝这叠美味,也得顾忌会不会把自己赔进去。


谭宗明却是心情大好地将赵启平从头到尾打量完毕,勾了勾唇。他哪能察觉不到赵启平对他的不待见,却依旧笑着,礼貌中透着几分热络:“这么巧。赵医生是来买东西?”


赵启平点点头,扫了一眼手提袋,“是。不少生鲜,要尽快放冰箱。”


谭宗明的目光也落在手提袋上,饶有兴趣地问:“赵医生会做饭?”


赵启平不理他,只垂着眼,掏出钥匙打开后备箱。


后备箱盖缓缓抬起,赵启平忙向后退了半步,不巧正撞上停车位后面的橡胶车轮挡。他踉跄着后退两步,被谭宗明理所应当接了个满怀。


“小心。”谭宗明一手托着赵启平的后腰,一手扶着他的手臂。


两个人后背贴着前胸,谭宗明说话时胸腔的震颤一点不落地顺着两人接触的地方传递过来。


赵启平忙直起身,额头险些磕在打开的后备箱门上。


“小心点。”谭宗明重复道,声音里已经带上了笑意,他伸出一只手,捂上了赵启平的额头。


赵启平有些烦躁地将他的手拉下来,终于转过身正视他:“你怎么在这?”


谭宗明摊了摊手,“楼上有个室内高尔夫俱乐部。”他说着,指了指楼上,“要一起去玩玩么?”


赵启平看了他一眼,俯下身将购物袋放进后备箱,“不了,谢谢。我这边东西要化了。祝谭先生打得尽兴。”


谭宗明俯下身,握住了他拎东西的手腕,紧了紧,“楼上有冰箱。”压低的声音诚恳。


赵启平顿了顿,还是将手腕上谭宗明那只手拿了开去,“我不会打。”


“赵医生。”谭宗明靠在了赵启平的车上,眯起眼一动不动看着他,了然道,“你躲着我?”


赵启平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绪,抬头毫不避让地看向谭宗明,黑瞳对上谭宗明肯定的神色,微微一顿,才道:“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不知道。”谭宗明耸了耸肩,眼中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不解,“怕我追求你?”


赵启平闻言,轻笑出声,反问:“你有在追求我么?”


谭宗明抿了抿嘴,看向赵启平的眼神带上了些其他意味。他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些,语气里饱含着对答案的渴求:“你想我追求你?”


赵启平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我没有在躲着你。谭先生想必很忙,我也很忙,我们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说着,他弯下腰将最后一只购物袋放进后备箱,关门,走向驾驶座,开门。


“赵医生。”谭宗明的声音再次传来。


赵启平带着点薄怒地回头去看,就见谭宗明一手随意地插在兜里,另一只手里捏着张小纸条。


“购物金额,总计148元。”谭宗明偏头,不错眼地盯着小纸条,“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康师傅酸辣牛肉面,康师傅绿茶1L装……”谭宗明忍不住笑出声,他对着赵启平挥了挥手里的购物小票,神色堪称懵懂地对赵启平眨了眨眼:“生鲜?”


赵启平恼羞成怒,“砰”地一声狠狠甩上打开的驾驶座车门。


“喔……”谭宗明佯装惊惧地缩了缩脖子。


“你到底想干嘛?”走到谭宗明面前,赵启平道。


“想干的很多。”谭宗明笑得意味深长。


“说来听听。”赵启平冷冷地勾起嘴角,暧昧的语句里硬是让人寻不到一点旖旎的感情。


谭宗明舔了舔嘴角,“陪我运动运动怎么样?”


赵启平看着对面那张脸,很难不想多。


谭宗明对上他的眼神,善解人意地做了个高尔夫挥杆的动作,权作解释。


“绅士的运动。”谭宗明补充道。


看了他足足三秒,赵启平从兜里掏出车钥匙,转身把自己的车子锁了。


谭宗明满意地挑了挑眉,转身头前带路,“赵医生这边请。”


赵启平不动声色,一只手伸到谭宗明鼻子下面,“购物小票还我。”


趁着四下无人,谭宗明握住那只手,塞回小票的同时,飞快地在掌心挠了挠。


盯着谭宗明笑容不改的脸,赵启平冷笑着将被塞回手心里的小票撕得粉粉碎,顺手丢进电梯前的垃圾桶里。


 


室内高尔夫并不只是推杆。


只透光不透影的磨砂玻璃幕墙将全封闭的房间彼此分隔开。


超过120度的竖直环形屏幕虚拟出了球场,打球者只需要站在指定位置,大力将球击出。感应装置会通过球撞击虚拟屏幕幕布的力度和位置,感应球的方向和速度,从而计算出球飞行时间、高度、飞行距离以及落点,并在投影屏幕幕布上显示。


赵启平斜靠在房间角落的沙发里,手托着腮,两腿交叠,露出一段赤裸的脚踝。他卧蚕饱满的眼直直看着人的时候,天生就带着几许会教人觉得被珍视的悸动。


他看着谭宗明换了鞋,戴上专用手套,从高尔夫球包里挑出一只脑袋圆润身子细长的1号木杆。


谭宗明在赵启平的注视下表现得相当坦然。他先简单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腕,动作娴熟而从容,一边对态度冷淡的赵启平进行教学:“别看高尔夫就是站在原地,但是其实是需要全身各部分相协调的,活动一下很有必要。”


赵启平觉得有些好笑,但不妨碍他继续对谭宗明保持冷淡。于是谭宗明只听他平淡地“恩”了一声。


全然不以为意,谭宗明在指定位置站好,认认真真地握好杆,指节凸起,手背到腕骨一段看起来相当放松,却不难想象其本身是如何有力。侧面看起来,谭宗明鼻梁挺直额头饱满,唇角不笑也带着三分暖意。


赵启平的目光顺着谭宗明的面部轮廓一路行至凸起的喉结处,他的拇指指腹摩挲过自己下唇。


年长一点的人似乎总是显得特别沉稳,睿智,为人风趣,且富有积淀所得的魅力。


谭宗明更是其中佼佼者。


他随和,多变,绝不优柔寡断。他深知自己想要什么,并善于在自己举手投足中潜移默化地传递着他想要传递的信息,或者轻而易举的让人为他着迷。


“高尔夫握杆的动作很重要,手指的位置,如何将力量最精确地传递到击球部位,都是有关系的。”谭宗明道。


“恩。”赵启平饶有兴趣地在心底将谭宗明赤裸裸地抽丝剥茧,心底却越发不由得带上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满意。


赵启平无意比较,可是谭宗明的确有着初识的曲筱绡一样吸引他的所在。


也许更甚。


赵启平享受撩拨与被撩拨时心脏在狭小高温的胸腔内没命狂跳的感觉,所以相对的,对方最好是个善于构陷人心探寻心思的调情大师。


而赵启平不用了解也敢肯定,谭宗明正是个中高手。


“要试试么?”谭宗明举起球杆,恰好问道。


赵启平的确有些想试试。


双重意义上的。


“没必要吧。”赵启平舔了舔嘴唇,看向他。


谭宗明偏了偏头,一副“你不求上进”的表情,嘴唇抿成一条线,带出几分严苛来,“怎么没必要,我说有必要就有必要。过来试试。”


赵启平被没头没脑教育了一番,无奈又好笑地站起身,走到谭宗明身边。


“站这。”谭宗明指了指自己刚才站的地方。


“我记得好像不是我要来打高尔夫吧。”赵启平接过球杆,掂了掂,侧眼看向谭宗明。


“好好站着。”谭宗明道,“我一般不教学生。”


赵启平呲牙“啧啧”有声,“那感情我还得谢谢你?”


谭宗明眯眼笑起来,“不客气。”


赵启平盯着他,真是越发觉得这个人有趣。


“两脚分开肩宽,膝盖微弯。”谭宗明道,用鞋尖碰了碰赵启平的脚跟。


赵启平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将两脚分开肩宽,摆正姿势。


“嘿。”谭宗明挑了挑眉,绕着他走了一圈,点了点头,抑扬顿挫道,“不错啊小赵医生。学过?”


赵启平握着杆子对着支出地面的Tee上的小白球比划了一番,头也不抬地道:“大学接触过。”


“你们有这门课?”谭宗明显出有几分惊讶,“我记得你是复旦毕业的。”


“是。”赵启平调整了一下所站的位置,“我们没这门课,隔壁学校有。他们在嘉定还有个校内高尔夫球场,我去过几次。”


谭宗明挑了挑眉,抱臂在一旁站定,从头到尾相当认真地打量了一番赵启平的站姿,最后目光不自觉地落在赵启平的腰臀曲线上,随即,微微眯起眼。


高尔夫这个站姿真是好啊。


身体前倾,背要挺直,腰微微下陷,但臀部要挺起来。


从这个角度看,小赵医生的身体曲线当真是比所谓玲珑也不差什么了。


尤其是因为身体前倾后,衣服后摆跟着向上缩了几寸。臀部曲线顿时一览无余。腰细腿长,臀肉将牛仔裤撑得十分饱满,弧度诱人,看起来手感相当好。


且这个姿势,真是相当吻合……某种体位。


谭宗明不着痕迹地偏了偏头,正好能看见前端衣摆下牛仔裤裤缝拉链的侧面。


窄小的缝隙里透出拉链些微的金属光泽。


谭宗明忍不住心想,不知道赵启平平时喜欢放左边还是放右边。


其实,摸摸就知道了。


谭宗明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知道再看下去就要被赵启平察觉了。


“我的姿势还标准么?”赵启平侧头看向谭宗明,眸子里闪烁着一点得意的光,显然对对方大脑里正在想的东西毫无察觉。


这句“姿势还标准么”带着几分希望被表扬的小炫耀,落在谭宗明耳朵里,却简直让他鼻根发痒。


谭宗明强忍着伸手去探探鼻孔下有没有露出什么可疑红色痕迹的想法,重重点了点头:“相当标准。”


衷心希望换个场合换个情景,依旧能如此标准。


但是作为授课价格高昂的谭老师,显然是要精益求精的。


谭宗明煞有介事地摩挲着下巴,走到赵启平身侧,一脸正经道:“腰往下压,屁股再往上翘。”


小赵医生不疑有他,努力照做。


“这样么?”


“对。”谭宗明咽了口唾沫,“还可以再高一点。”


“这样?”


“很好。”谭宗明搓了搓发热的掌心,神色严肃,“我来带你打几个,你找一下感觉。”


“好。”小赵医生点头,乖巧得不得了。


谭宗明心底深吸一口气,走到赵启平身后,胸膛贴着赵启平后背,两臂环过赵启平肩膀,两手包在赵启平手上,牢牢握住球杆。


胸膛紧贴着后背,大腿紧贴着大腿,最重要的是,赵医生挺翘诱人的臀部,恰到好处地与谭宗明大腿以上腹部以下的重点部位相贴合。


谭宗明慢慢将刚才深吸的一口气吐出,心想:


完美。


他略一用力,被牛仔裤里饱满柔软的臀肉就毫无原则地跟随他的动作发生形变。下陷的腰窝像一只上好的红酒杯,而凹陷的臀缝与谭宗明裤子紧绷的部分相契合。


谭宗明有点想用自己的瓶塞将小赵医生这瓶红酒的瓶口严丝合缝地封起来。


一次封不好,可以拔开来再封一次,两次封不好,就再多封几次…


被反复蹂躏的瓶口或许一不小心就会将其中湿润的珍酿吐露一二…


被黏腻的酒液濡湿了的瓶塞会因此胀得更大,然后更加紧密地将瓶口塞紧…


为了保存酒的香味,减少空气带来的刺激,瓶塞应该塞得尽量深一点…


再深一点……


而此时此刻的小赵医生终于察觉出了几分不对劲。


“放松。”谭宗明嘴唇若有若无地贴上赵启平的耳垂,循循善诱。


赵启平面朝地板翻了个白眼。


硬都硬了还让他放松,要脸么。


然而现在抽身不是赵启平的风格。


“像这样?”赵启平沉默片刻,随即用一种天真懵懂的口吻轻声说着,变本加厉地提了提臀。


饱满的臀肉隔着两层衣料,进一步的挤压感简直叫谭宗明额头青筋直跳。


谭宗明一时有些想请教小赵医生:瓶塞在塞进去之前涨得太大了怎么办。


“谭先生不是要带我打球么?”赵启平继续道,语气带着几分期待。


谭宗明眯起眼去看他,只见他微微回头看向自己,边说边眨了眨眼。


清澈的眸子瞳仁黑亮,睫毛颤动,稚嫩得像不谙世事的稚子。


谭宗明知道这妖精是跟他杠上了。


“谭先生还没准备好么?”赵启平继续添油加醋。


谭宗明略略避开赵启平的目光,心里冷哼一声,心想:箭在弦上,蓄势待发。


“难得谭先生宝刀出鞘,不指教一下说不过去吧。”赵启平语气轻慢,“宝刀出鞘”四个字更是一字一顿地说出口的。


谭宗明心想何止是“宝刀出鞘”,眼下刀刃磨得光亮,只等入肉三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但现在还不到合适的时候。


且不说现在未必能尝得到美酒滋味,就算尝到了,很可能两人也就止步美佳酿与风流客了。


放开赵启平的手,谭宗明后退了两步,似笑非笑:“赵医生真是敏而好学。”


赵启平生平撩人无数,自上回被谭宗明吻过后落荒而逃,不说奇耻大辱,也是每每想起都十分不痛快。眼下瞧见谭宗明明明不甘又无计可施的模样,他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目光在谭宗明腹部以下略一扫,赵启平嘴角不自觉带上几分狡黠的笑。他顿了顿,道:“如果谭老师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告辞了?”


谭宗明一边心想早晚扒了你的裤子叫你哭都哭不出来,一边笑得温文尔雅:“赵医生慢走。”


赵启平走到门前,略一停步,相当优雅地在并齐的指腹印下一个浅吻,随即对着谭宗明扬起手,送出一个飞吻。


“谭先生,回见。”


谭宗明眼也不眨地颔首微笑:“回见。”


磨砂玻璃门合上,谭宗明磨了磨牙。


小赵医生,走着瞧吧。


————— tbc —————


我都不造自己在讲什么,总之太污了,没眼看了(捂脸)


赵医生手指间碗大的缝,你跟我说你没眼看?


你就嘴硬吧,自己都要把持不住了还想撩人


赵医生表示一言不合并向你投掷了一把组织剪


 


窈窕君子(四)← 走这里


窈窕君子(二)← 走这里


(二刷数目已经够50了,我不想多等了,五一三天假期结束就下架,然后和印场下印,让你们尽快拿到书(*^__^*) 。)

评论

热度(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