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凌李】一个没有名字的故事【好感度梗/上】

致力于研究宇宙:

新年快乐XDDDD。说好了新年礼物,但是这两天光打麻将了【。并没有写完。还有一半,争取初三之前写完~


认识你们真的太开心了,今年也要一起萌楼诚~


一切都是BUG,一切都是BUG。


就是个小甜饼,OOC,OOC,OOC。


请相信爱~


01.


 


李熏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侧过身去紧紧地贴在墙面上,他一只手拿着枪,另一只手冲对面的警员做了个手势,那人领悟到,点了点头。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


 


离门最近的两个警员将木门一脚踹开,靠后一点的两个人立马将枪口对准了嫌犯,大抵是过于自信于自己的躲藏水平,嫌犯吓了一跳,就这短短的半秒钟时间,李熏然迅速的向前扑了过去,将他按倒在地,从身后掏出手铐扣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样,绝不会超过两秒钟,就连身后看惯了大大小小事件的老警员都忍不住开口叫好。


 


李熏然多少有点得意的从地上起来。


 


就是在这一瞬间,他发现有点不对劲儿。


 


02.


 


人质是个姑娘,不大,十三四岁的样子,警方破门而入的时候她正被绑在屋子的正中央,嘴上贴得牢牢的黑胶带,双手都被粗粒的绳子绑在了座椅上,双腿也绑得结结实实的。她抬着头,满脸都是泪,因为害怕在不停地颤抖着,直到李熏然把嫌犯压到地上,她才缓和了那么一点。


 


李熏然站起身来之后,下意识地问道,“你没事吧?”


 


小姑娘拼命地点着头,身旁的警员立刻冲上去,温柔的替她解开身上的束缚。


 


就是这个时候,一切都不对劲儿了起来。


 


李熏然看见一道粉色的光芒,从小姑娘的指尖飞了出来,它们漂浮在空中,还亮晶晶的,跟什么装饰物一样,紧接着,它们飞到了小姑娘的头顶,李熏然听见叮的一声,好像微波炉里热好了食物似的——对方头顶有一行字——恭喜您成功解救玩家 陈晓红,玩家 陈晓红对您的好感度上升25。


 


这还不算最离奇的,最离奇的是,小姑娘头顶旁边真的有一行圆柱形的标尺,有点类似温度计的模样,起先停留在了60,是黄色的,这会儿噌噌噌的燃到了85,颜色也变成了炙热的橙黄色。


 


李熏然揉了揉眼睛。


 


那行字很快的自动消散在分中,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行字——玩家 陈晓红将对您使用拥抱技能。


 


此时此刻的李警官,目瞪口交,啊,不是,目瞪口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刚刚将身上的绳子都解开了的小姑娘跌跌撞撞的向他扑了过来,小姑娘还是有些颤抖,猛地一下把他抱得紧紧地,两只手在他的腰后交缠在一起,紧握住。李熏然几乎没见过这么大力气的,只能挺直个胸,拼命地喘气。小姑娘全身都热热的,眼泪糊了他一胸,人民警察在这个时候束手无措,最后想了想,只能伸出一只手来,在她的背后轻轻地拍了拍。


 


周围的一群小干警胆子忒大,这会儿竟然敢调侃起李副队来了,都在那瞎起哄。李熏然无语,看了一眼怀里的小姑娘,姑娘头顶的右侧还顶着一个明晃晃的温度计。李熏然停止了拍背的动作,下意识地用手碰了碰那个。


 


手穿过去了,什么都没捞到。


 


“奇怪。”李警官喃喃自语道,他看也没看捅了捅身边的小赵,在空中指了指,“你看到那个了吗?”


 


小警察被他吓了一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什么都没有看到。他纳闷的摇了摇头,诚实得说道,“我只看小姑娘被你抱的挺紧。”


 


李警官简直想要翻白眼了,他转过头去,瞪了一眼前者。却惊讶的发现。


 


他头顶也有。


 


李熏然吃惊的在屋子里回顾了一番,每个人头顶都有,他以前是怎么没发现的?和他关系最好的几个小警官,那个温度计的指标都在80以上,橙色的,低一点的是70多,深黄色,有几个没说过话的,大概也就在60左右,浅浅淡淡的黄色。有一个和他一直不怎么对付的,指标最低,只有45,浅绿色。


 


03.


 


李熏然将嫌犯押回局里,办好了所有手续,回到局里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查询。


 


他在搜索栏里输入了“好感度”,打开一看,全是游戏相关,什么“DNF好感度查询器”“龙之谷好感度”,应有尽有,看的他眼花缭乱,却没有一个和自己的情况有关系。他又查了查“好感度 温度计”“头顶 好感度”等关键词,没有一个是能给他带来帮助的。


 


李熏然摊在座位上,心如死灰,这什么情况啊。


 


头顶个63好感度的小警员从他身边走过,看见他傻呆呆的摊在椅子上,有点呆滞的望着电脑,于是好心问道,“李副队,出什么情况了吗?”


 


李熏然正沉浸在“我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还是眼睛出了问题”之间的自省与琢磨中,根本没有心思理任何人,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离开,什么话都没有说。小警员看了他一眼,仍是保持着刚刚那种近乎谄媚的笑容,往一边的办公室走去了,只是指尖飞出了一溜蓝色的光粉,李熏然没来得及看见他脑门上方的字,就看到63噌噌噌的下降到60。


 


这也太随意了点吧,李警官挫败的想到。


 


李熏然第二件事是给凌远打了个电话,凌大院长估计正在工作,电话响了十几声才接,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李熏然已经三十多个小时没有遇见对方了,他手里有一桩绑架案要颇,对方忙着一个大人物的一系列术前会议讨论,这会儿估计还在忙东忙西,“怎么了,熏然?”他压低了声音,轻声问道。


 


“你在开会吗?”李熏然将双腿搭在一起,懒洋洋的在座位上伸了个懒腰,一只手敲打着桌面,一边拿着电话,还害怕被逮住似的左右看了看。


 


凌远听起来好像有点想笑,“刚刚结束。”


 


李熏然本来想要张口问问得了臆想症的症状或者是别的什么,他想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放弃,“那你好好休息吧。晚上回来吃饭吗?”


 


“一会儿五点多还有一个会,看看看到什么时间吧,你先吃,不用等我。”


 


李警官拖长了声音,在椅子上转来转去,“哦——”


 


凌远大概觉得有点愧疚,问道,“我买戚风蛋糕回来?”李熏然从他局长老爸那遗传来得坏毛病,最喜欢吃甜,几乎离不开,凌远以“常吃甜食对牙齿和身体都不好”为由杜绝了他这个爱好,搞得李熏然天天都嘴馋的不行,和简瑶商量之后十几二十招都用过了,次次都能被凌远识破,所以买次蛋糕简直属于大赦。


 


李熏然直起了身子,坐好,笑眯眯的道,“抹茶的,麻烦凌大院长了。”


 


凌大院长憋着笑,“好好好。”


 


04.


 


李熏然决定接受这个现实,毕竟能看到这个东西还是有不少好处的。拿B队的陈大警官来解释吧,局里女生不算太多,干到队长的更是少之又少,陈大警官就是有这种能力,人称“冷面女娇娃”,出了名的不苟言笑。李熏然每次和B队合作的时候,简直全程心惊肉跳,生怕一不小心被对方咬上一口,别看对方是个姑娘,发起脾气来是个李熏然都治不了。李熏然还真没从她的脸上看到除了“面无表情”“冷漠”“皱眉”“冷笑”之外的其他表情。


 


李熏然手里握了一份资料,他敲了敲隔壁的门,陈警官沉声道,“进。”


 


李熏然推开了门,一抬头,吓了一跳,冷面女娇娃脑门上顶了一个温度计,是特别暧昧的粉红色,和这个板着脸的人简直像是来自于两个世界的。李熏然仔细一瞧,嘿,90,这是他见过的最高的了。真是万万没想到。他盯着她脑门看了有一会儿,出神到差点忘记自己进来是干什么的,他越看越觉得好笑,李熏然一只手还握在门把上,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陈警官摆出一副“冷漠”脸,神色不快的看着他,“李副队,有什么地方好笑吗?”


 


李熏然努力告诫自己要忍住,但还是失败了,他握住门把,哈哈哈哈笑个不停。


 


这件事摆在一天以前,他肯定不会相信,就在他笑的这一会儿,又有一抹粉色从对方的指尖飞了起来,数据噌噌噌的爬到了92。


 


李熏然忽然觉得,这个还是很有意思的。


 


05.


 


晚上老凌还是没回家,李熏然约了简瑶吃饭,薄靳言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李熏然估计十有八九是怕他把简瑶拐跑了】非要跟着过来。李熏然无奈,两人约会变成了三人约会,啊,不,四人,傅子遇不知道出于何种目的也跟着过来了。


 


李熏然找到了一项新的娱乐项目,三个人当中,对他好感度最高的肯定是简瑶无疑了,85分,头顶深黄色的圆柱体又鲜亮又好看。傅子遇也不低,83,李熏然猜他大概对谁都差不多。倒是薄靳言颇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李熏然一直以为因为简瑶的关系,对方对着自己抱有颇多怨言,实在没有想到,他头顶上的标尺竟然也到了82之多。三个人都是橙色的圆柱体,顶在侧边挺好笑的。


 


大概是他看的次数过于频繁了,薄靳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有哪里不对劲吗?”


 


李熏然摇了摇头,憋着笑。


 


这个撒谎过于明显了,但是薄靳言也没有戳穿,只是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哼”,然后指尖飞出一抹蓝色,头顶的标尺就降了一个度,李熏然再次感叹道,这也太随便了吧。这大概是人类的本能,自从每个人的头顶都多了个这么样的圆柱体之后,李熏然动不动就想去戳弄一下对方,以观察好感度的上升和下降。


 


简瑶的好感度一直很稳定,如果李熏然对她笑笑,或者是低声说话,大概还会飞上去一两个度,吃饭的过程中一直没有低下来过。倒是薄靳言,表面上看起来挺平静的,好感度却不停的上升下降的,如果李熏然盯着简瑶看超过三秒,大概就会低下来一两个度,两个人单独说一会儿话,就更夸张了,能降到70多,一旦李熏然转过头去不看简瑶,或者是简瑶对他撒撒娇,颜色才会逐渐变得浓烈,回到本来的数值。


 


李熏然诚心想要看个仔细,他趁递给简瑶牛奶的时候故意把指尖放在她的手背上两三秒钟,还微笑道,“多喝点奶,瑶瑶。”李警官很清楚的明白自己的声音杀伤力的点在哪里,他压低了声音,故意说得又温柔又嘶哑,指尖在她的手背上停留两三秒之后还故作留恋的向后划了一下。简瑶搞不懂他在干什么,诧异的看了一眼就接了过来,倒是一旁埋头吃饭的傅子遇东西还没吃下去就呜噜不清的说道,“干啥呢你。”


 


李熏然微笑的看了一眼薄靳言。


 


玩家 薄靳言对您的好感度下降15。玩家 薄靳言对您使用技能 王の蔑视。


 


薄教授的眼神忽然变得很可怕。


 


06.


 


在不少人身上进行了各种实验的李熏然,不得不对自家老凌抱有更多的好奇心了。他见过最高的好感度也就只有90,是浅粉色,凌远怎么着也得比对方高上个七八度,接近满分了吧。不知道会是什么颜色的。李熏然颇是好奇。


 


凌远回家之前,特意给他发了个微信,李熏然关上其他房间的灯,老老实实地盘坐在沙发上看电影,这个时候已经是九点多钟了,他靠在抱枕上,等着凌远回来。分针划过3的时候,门口果然传来了钥匙扭动的声音,李熏然从沙发上直起身来,扭过头去去迎。


 


凌远在门口换鞋,伸出拿着蛋糕的手来来喊他,“熏然,来接一下。”


 


“诶。”李熏然迅速答应道,站起身来。


 


出乎他意料的是,那颗圆柱体在没有开灯的房间异常显眼,不是他想象中的大红色,或者是别的更炙烈的颜色,而是他见过的粉红色。李熏然站在原地,盯着他的头顶看了好一会儿,只有92,他揉了揉眼睛,确实只有92.


 


“你愣那干嘛啊,赶紧的。”凌远催道,李熏然闷声答应着,拖拖拉拉的走了过去。


 


07.


 


他和凌远没有在吵架,这是李熏然第一件能够确定的事情,上一次吵架是两个多星期之前,具体原因都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凌远喜欢冷战,他属于撩拨几次就会爆发的那种,但是比较好的地方在于,两个人从来不会把吵架当做负担,也不会当做下一次重提的旧事,所以不是因为吵架。


 


李熏然接过他手上的蛋糕,把它放到一边,轻声问道,“刚开完会?”


 


凌远估计累的够呛,没什么力气的点了点头,连话都懒得说,专心致志的对付着脚上的皮鞋,李熏然伸出手来,扶住他的肩膀,给他借了点力。凌远把大半个重量都搭在了他的身上,还没有开始说话,就困倦的打了个哈欠。那颗浅粉色的圆柱体在黑夜中显得温暖又暧昧,它就在不远处的空中,光芒照亮了凌远的半个侧脸,凌大院长向来坚毅而略带严肃的轮廓被粉色光芒柔和了不少。


 


李熏然忽然超级想看凌远的好感度跳跃的样子。


 


他伸出手去,替凌远把领口的领带解开,特意离得很近的样子,李警官凑过去,经常拨动扳机的灵活的右手蹭过对方的胸口,故意假装在黑夜里看不到,从他的锁骨一路摸到胸口。李熏然用了很小的力气,只是指尖在对方的锁骨上留恋了几圈,就放到了靠下面一点的位置。他一面假装找不到领带的位置,一边又假装不注意的往对方的锁骨上吐气。凌远锁骨敏感的不行,他被李熏然的呼吸撩的有点痒,带着点笑意的去捉他的手。


 


“干嘛呢你。”


 


“替你把衣服解开啊,束缚在身上多累。”李熏然义正言辞道。


 


凌远有点无奈,只得笑笑,握紧了他的手,帮助乱摸的李警官正确的找到了位置,笑道,“你都要摸到太平洋去了。”


 


李熏然开始不服,故意拽着他的手往胸口摸去,“凌大院长,我地理学的不太好,太平洋在哪?”


 


凌远的指尖飞出来一抹粉色的光芒,它们断断续续的在空中拉开一条长线,这是李熏然一天当中看到的最仔细的一次,他有点着迷的看着那抹光芒,它们像是无数颗颗粒组成的一样,在空中飘成了一缕长线,在他们两个人身边晃了一圈,然后才向上空飞去。李熏然想要伸出手去触碰它们,但是生怕自己被凌远当成神经病,才强撑着没有伸手。


 


那一缕光芒最后在空中碎成了无数片,然后聚集在了浅粉色的圆柱体上,那抹颜色似乎加深了,浅粉色变得越来越深,像是流动着一层红色。


 


李熏然看了一眼,数据也从92上升到了96。


 


玩家 凌远对您的好感度上升4。玩家 凌远对您使用技能 ER%^&#$^&d。


 


凌远握住他那只不怎么安分的手,“你故意的。”他肯定的说道,声音里有一层抓不住的笑意,凌远吻上他的唇,那片淡红色的光芒离他越来越近,李熏然闭上眼睛去接受那个带着颜色的吻,那片浅淡的红光穿过黑暗,即使闭着仿佛也能看见。


 


他们交换了几秒钟的吻,凌远吻上去又温柔又疲倦,李熏然伸出手去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睁开了眼,“洗个澡睡觉吧,凌大院长,工作了一天辛苦了。”


 


08.


 


凌远的指尖并没有飞出蓝光,但是李熏然很明显的看到那罐浅红色的圆柱体又再次变浅了,数字也跳回了之前的92。


 


凌远的手在他的肩上留恋了一会儿,吻上了他的嘴角,笑笑去洗澡。


 


 -TBC-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