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蔺靖蔺】云白山青(终)「山河峥嵘」

水木:

-本系列最后一篇啦。
-阁主苏,可能ooc。
-有私设,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蔺靖还是靖蔺了。
-依旧文题没什么关系系列。
-lofter首篇,欢迎指正。





这几日陛下过的挺糟心。


且不说几个谏议大夫联名上了蔺少阁主权倾朝野似有异心的折子,就是安西统领上报的边境不宁,也够他烦的了。


蔺少爷倒是泰然自若,他瞅了瞅那封将自己编排得无所不为甚至穷凶极恶的奏章,甚至还饶有兴致地点了点头。


瞧着萧景琰那副心塞的样子,蔺晨反倒不忍心了: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你遇着我大概是行了大运,所以剩下的路坎坷一些也不足为奇。”


萧景琰觉得自己和这人真不是一个段数的,他殚精竭虑为自己筹谋策划,个中辛苦连自己都只窥见一二,到头来得了个乱臣贼子的罪名,竟然还不以为意。张口欲辩,未言却先红了眼,不得已又低下头去,不想叫他瞧见了去。


正觉苦涩,却听得那人沉沉笑道:


“其实各位大人说我包含异心倒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想必 他们断然不敢想,我这主意却是打到了陛下身上来。”


他怔了怔,猛地抬头,那人折扇轻抚,眉眼微抬。


月色沉静,情意如潮水,退无可退。


“皇兄曾说,他爱这山川草木,江河如画。他心中有苍生万民,入承大统再是合适不过。可我自年少时,就只想为大粱守住一方疆土,对朝野之中纵横捭阖更是敬而远之,不想造化弄人,直至今日我才知道,我心中竟是没有这偌大江山的。”何其有幸,这些话竟能与人说。


蔺晨瞧着素来英武不凡的一国之尊微蹙着眉将不知闷了多久的心声徐徐吐露,只觉心中沉重又欣喜。


得了,谁的人谁来疼吧。


自认为非常知道疼人的蔺少爷于是自顾自坐到了陛下身侧,展开桌旁的地图,用那不离手的折扇朝南方一指:


“这边,江南之地,鱼米之乡。都说南境少年多风流,女子则如水,其实那里的风土人情,最是逍遥:悠然如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多情如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无论是三月里的碧螺春茶,还是五月初的太湖白鲦,都不可辜负。”


目光一转,这回少阁主指的是西北:


“万里敦煌道,三春雪未晴。古往今来,佛号、磬钹、旌旗猎猎,都在这千佛洞中,从魏晋风骨风流旷达到盛唐气象神采飞扬,纵有万般心思,也总能在心传中望见了无垠。”


似是说得累了,蔺少爷就着陛下的手喝了口茶,径直指上了金陵:


“易安有词,说是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又说春归秣陵树,人老建康城。起初我是不以为意的,可是真到了金陵,才知何为一往情深深几许。父亲总说景由心生,瞧着你我,我倒难得信他一回了。”


“我总想着何时能同你共游这万里河山,今日才知你竟是不愿的。”蔺晨低低叹了一口气,望向萧景琰的一双眼却是不动声色的柔情和期许。


萧景琰自然是没想到这人会用这样的手段逼得自己从容就范。蔺晨似乎总是这样,珍视他的赤子之心,偏又教他世俗圆滑,可久而久之,他不再冲动莽撞,却依然不忘初心。


“我……自然是肯的。”一败涂地,甘之如饴。


世人为荣利缠缚,动曰尘世苦海。不知云白山青,川行石立,花迎鸟笑,谷笑樵讴,世亦不尘,海亦不苦,彼自尘苦其心尔。


谗言说你功高盖主,我知你一心护我,于是置之不理;流语道世事无常,我知总有你并肩,于是不退不避。


不贪人间多少烟火色,只遇见你,我眼中便自有云白山青。



「山河峥嵘.完」




—————————————————————————

-云白山青,出自《菜根谭》。
-“万里敦煌道”一句,出自王偁《赋得边城雪送行人胡敬使灵武》。
“庭院深深深几许”一句,出自李清照《临江仙》。


-完结啦。
-仍然初衷圈地自萌,爱阁主的逍遥和通透,表白。
-还有四个月高考啦,想必初八开学后不会有时间写文了,所以匆促地完结了,其实也无伤大雅吧,反正也没有剧情噗。
-最后,谢谢所有给过我鼓励的小伙伴们,第一篇文其实多少也有些忐忑,鞠躬。










评论

热度(69)

  1. 堕天使水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