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蔺靖蔺】云白山青(二)「千江月明」

水木:

-差点忘了自己有一篇文是怎样的体验,百感交集。
-lofter首篇,欢迎指正。
-靳哥哥你要什么时候才更博。
-私设有。


两广之交地势崎岖,倒是给了叛军一个绝佳的避难之所,将营寨安在此处,本也算筹谋得当,偏偏督军的是那知尽天下事的蔺少阁主,他折扇一摇,蒙挚就知敌方的日子该是不太好过了。

“当我琅琊阁是摆设不成,将老营定在这难守易攻之地,可悲,可悲。”

果不其然,少阁主张口就来,话里话外的不屑听得守在帐外的蔺策直翻白眼,看了看四周的深山密林,又听听远处涧水流声,好一个易攻难守之地,也不只是谁连鸽子都放不出去,呵呵。

“蔺策!你家少爷快冷死了!快让人弄个火来!”

消停不过半刻,蔺策只得歇下意犹未尽的白眼,认命地给自家少阁主寻柴火去了。按说这人自幼习武,又有不少奇珍异草当零食吃,不该畏寒的,偏偏这一点连老阁主都纵着他,说是娘胎里染了寒,要众人好生伺候。看他哪有半点身虚体弱的样子,当真是少爷命,这样矜贵。

“刚截得流寇要报,蔺先生可睡下了?”蔺策刚走,蒙挚的声音便在帐外响起。话中虽有询问之意,脚下却不停,径直入了帐。

“……自然不曾,蒙将军辛苦。”蔺晨正在放飞鸽子的手漫不经心地收回,状似不经意地用一旁的折扇掩了几上的书信,俨然一副正经做派,顺势接过蒙挚递上的纸条,草草看了一眼,眼中尽是狡黠:

“看来蒙将军怕是不得不陪在下赏一回月了。烦请将军集结五十精兵,我一行从水路深入敌营后方,断其退路,命蔺策带人从正面攻敌,让甄平带五百人留在此处,作为接应。冬至过了也有些日子了,蔺某可是想念金陵城的饺子啦,便宜这些草寇了。”蒙挚看他笑意吟吟,不知怎的竟打了一个冷战。

林中或有几声兽鸣,被山风带得很远,正是更深露重的时候,整座山确是硝烟暗起。

不同于远方的剑拔弩张,春节将至,金陵城一派喜气。皇宫里前几日便换了宫灯,一水的红色衬得整座城都是喜乐祥和。

萧景琰独坐案前,眉目之间隐有忧色。蔺晨的来信断了五日,他便心神不宁了五日。想着那人往年冬日里便咳嗽不断,今年在那偏僻之地,也不知如何。若如他所说,这一战乃是稳操胜券,又怎么连日来杳无音讯。添灯的宫人催了数遍,萧景琰才勉强睡下,却仍挂心蔺晨,披了大氅走出殿门,却见圆月高悬,当真不解风情。想到自己两日前送出的书信尚未得到回音,也不知那人看了是怎样的神情。

宫中既布防森严,萧景琰又常年混迹行伍,便没有惊动列战英,一个人往了那御花园去。

园中自是静寂,无人相扰,那轮月投在池中,竟与那皓月风致无二。蔺晨爱人间景致,总说字字景语皆情语,两人天各一方时,萧景琰才将个中滋味领略了个十成十,不知那人眼中此时是怎样的颜色。

突然便有些释然,胜败也好,生死也罢,他蔺晨怎样了,也只是为萧景琰做了同样的一个决定罢了。萧景琰心下讶然,自己何时成了这时间的痴情子,倒真应了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另一头,蔺晨从水中冒了头,呛咳一声后顾不得整理姿容,却抬头望了望那轮皓月,明明现下自己正是狼狈不堪,四周景色也只是平平,正是数九寒天,蔺晨看着水面上被扬散的月影,却蓦然想起那一句谒语:

千山同一月,万户皆尽春。

不知金陵城里可有这样好的月色。

这一役虽说看似狼狈,可却定了这决胜之局。蔺晨捧着蔺策不知从哪寻来的姜汤,皱着鼻子往下灌。明日便班师回朝,片刻不滞。

回到帐中,蔺策便送上一笺锦书,明黄的颜色昭示着写下这书的人俨然就是一国之尊,蔺策的神色却尽是戏谑:

“少阁主,这是两日前琅琊阁的鸽子送来的,不想被那不懂规矩的蔺羽拦了下来,还望少阁主莫要生气。”

蔺晨凉凉扫了他一眼,蔺策见势不妙,遁了。

蔺晨仔细展了来看,他的景琰只写了寥寥数语,却教他愈发归心似箭: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竟是天涯共此时。

都说最是多情风流子,他自诩风流无双,却尝了一回相思之苦。正是所谓,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可他偏偏甘之如饴。

千山同一月,万户皆尽春。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料峭的寒意不知怎的竟多了几分春意,哪里是春,情意既到了,自然人间处处皆春色,叫人无酒自醉。


「千江月明.完」



—————————————————————————


-下一章就二人副本啦,撒花。
-灵感来自台湾作家萧丽红《千江有水千江月》,很有味道的一本书。
-平生不会相思一句,出自《折桂令.春情》,顺便致敬男神大本命相爷。
-千山同一月,万户皆尽春。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出自宋代诗人雷庵正受《嘉泰普灯录卷十八》。
-哦对了,由于吃了一个病弱东安利,本系列阁主偏病弱😏只可惜不会写污,好想污他哈哈哈【划掉】。





评论

热度(57)

  1. 堕天使水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