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蔺靖蔺】云白山青(一)「是寻常」

水木:

-如介绍,入坑须谨慎。
-阁主苏,可能有ooc。
-算是一个系列的小故事吧,其实入坑是楼诚,奈何不敢轻易动笔写那段过往,来个拉郎吧。
-lofter首篇,欢迎指正。
-本章少阁主只出现在台词中咳咳。





小寒之后不过十余日,金陵城却已入了深冬。

南国的冬意不同北疆一般恣意张扬,它来得似乎毫无影迹,庭院中一株枇杷分明还是沉沉的碧色,这寒气却悄然入骨,偏偏又颇为绵长,扰得人不能安眠。

皇族素来矜贵,天子寝殿更是炭火不歇,偶或星点火光迸溅,倒成了这殿中除书页翻动外难得的声响。说来萧景琰自幼习武,又素来混迹军中,和那些个娇生惯养的贵胄子弟很是有些不同,自是不惧这阴寒,只是那应下旧友之托辅政三载的琅琊蔺少阁主似是个畏寒的,自住进这处寝殿后甚是不满,也不知怎的竟真劝动了向来不喜炭火的新皇,入冬不久便早早命人往屋里架了火炉,即是少阁主离京的月余间也不曾撤下。

两月前梁帝退位,东宫入承大统,改国号晏宁,是为晏宁元年,拜琅琊少阁主蔺晨为帝师,庙堂江湖皆一片哗然,不涉世事的琅琊阁,似乎也从这时起有了些暗潮涌动。

然新帝践祚一月,两广流民叛乱,流连琼州的外贼亦趁乱而入,几日之内连下数城。龙颜震怒,帝师蔺晨亲率部前往平叛,以昭天威。

已近子时,萧景琰却睡意全无。

今日得两广捷报,叛军节节败退,我军不日当归。

蔺晨是风流雅致惯了的,一封捷报也不肯落俗套,遣了琅琊阁的鸽子衔来锦书,说是要他细细体味这“云中谁寄锦书来”的意趣。锦帛上的字体是一贯的随心所欲之态,由不得他不去想那人漫不经心的神情。

思及他二人尚在东宫时,也是这样更深露重的寒夜,他批着各部转呈上来的折子,蔺晨也不扰他,自顾自寻了书来等他看完,只当消磨时间,也不知看的是什么,总无半分怠色。当时他不觉有异,只觉着手边始终温热的一杯茶甚是称意。此时想来,所谓岁月静好,大抵如此。

如今蔺晨出京一月有余,寝殿里虽燃着炭,他却觉得有些冷清,也不知那从不委屈自己的少阁主可在帐中添了火。

案旁散着蔺晨走前尚未收起的残卷,萧景琰静静抚上,倒真生出几分想念。

有道是,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是寻常.完」




—————————————————————————
【注】赌书消得泼茶香一句,出自纳兰性德《浣溪沙》,全词: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短小的一章本意是用来介绍故事背景的,遁。

评论

热度(50)

  1. 堕天使水木 转载了此文字
  2. 狐狐Anthea的宽粉喵水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