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使

凌李之靖蓉初遇 (完)

青水绕:

 @长水川 


这个脑洞源自于小说情节里一段说李熏然扮乞丐蹲点


然后长水川太太看到有太太写了杨过小龙女的楼诚,催促我写靖蓉版凌李哈哈,我特别听话。


有借了几句原著小说描写


---


 


凌远回国没一个月,就接任了病区主任的职位,加上他回国前刚托朋友买好的房子回国装修,他整个人跟陀螺似地转个不停。在美国的五年他学到的不止是先进的技术,更是全新的医疗管理理念,归国后医院因系统存在的漏洞也让他更为确定自己需要努力的方向,他曾经的梦想已经开始变成理想,他有信心早晚有一天他可以大刀阔斧地第一医院的体制改革推进到新高度。


然而美国的五年也是国内飞速发展的五年,他受着美国的文化熏陶了许久,一时之间回国还有些不适应,恰逢复式公寓装修完毕,这日医院也没有多余的事,他难得准时下班,放弃了开车,拎着包沿着马路回家。


凌远找了一条近路从医院往家里走,途中穿过几个尚为老旧的小区,一个繁华的菜场,人来人往喧闹不已,他在美国的生活很少有这种烟火味,凌远许久没见觉得新鲜,忍不住多看了一会儿。


这多看一会儿,还真看出事儿来了。这会儿正是傍晚,附近下班买菜的人多少经过这儿,菜市场门口就是一个包子店,热腾腾的包子正在出笼,零零散散围了几个人要买。这时就听见一个小贩刚吆喝着说您这手都拿过包子了现在又不要了,这抱怨声还没完呢,小贩突然就大喊着,“抓小偷啊,小偷,小偷偷包子了!”


这一喊大伙儿都朝那边看,凌远也不免俗,往边上望了几眼,就见熙熙攘攘,有中年妇女在嚷嚷,“哎呦作撒子啦,小小年纪不学好,咋得偷东西的啦!”


他运气不好,正好在摊子边上,这会儿人都围了过来,凌远身处其中,想走都走不了,他也只能把目光投到那个罪魁祸首身上。


嚯,还挺高,凌远见那小乞丐衣衫褴褛,身形瘦削。虽然有些驼背佝偻着,实测身高估计得有180,就是瘦的要命。破旧的衣裤露出细伶伶的手腕脚腕,像是刚发育的孩子,一个劲儿地窜高了,却只有一层薄薄得肉盖着骨头,像根竹竿戳在地上,大约不过刚成年的样子。他的头发乱成一个鸟窝,裤管上打个补丁,一高一低卷着,衣服挂在身上也不穿正了,一只手捏着白面馒头朝着老板嘻嘻地笑。他的脸上手上全是黑煤,近乎看不出原来的面目,但是笑着的时候露出两排白牙,倒是不符这糟蹋模样。他被所有人看着也不害怕,环绕着看了一圈落到凌远的身上,大大地朝他笑了一下,眼珠漆黑,很是灵动,凌远无端在心里感叹了一句,这小脸上显得眼睛真大啊。


就听那卖包子的人凶他,“现在法制社会,你这孩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地偷东西,是要被警察抓走的!”


小乞丐缩缩鼻子反驳,“晚上偷东西也会被抓走的!”


凌远和周围人被他这话给逗乐了,那卖家被堵了话怒道,“好小子,你知道你还偷?”


“我哪里偷啦,我会给钱的!”小乞丐左拍拍右拍拍,好不容易在兜缝里找到一个硬币,刚要递过去,结果不知道哪里冲过来一个小孩,把他手里的钱撞飞了,小乞丐弯着腰蹲在地上追着硬币,硬币滚啊滚就滚到下水道里去了。


小乞丐懊恼了一声只蹦起来,看那小孩被自己愤怒的神情吓到了,又只能转头对店家说,“给不了了!”


卖家瞪了他一眼,“给不了钱就是偷,年纪轻轻不学好,还要骗人。”


“是我的钱掉到下水道了,”小乞丐转身向边上寻求帮助,“总有人看到的!”


凌远笑了笑,举手道,“我看到了,他的硬币滚到下水道里去了,不算偷。”


小乞丐转过头朝他看,又叉着腰把馒头递过去,“呐,我现在不要了行不行?”小乞丐的手很脏,白面馒头上已经留下了好几个黑色的手印,根本不能再卖。


卖家白了他一眼,“这还怎么要,给钱。”


小乞丐理直气壮地说,“我没钱了。”


“没钱就是偷窃,就要去警察局——”


“多少,一块钱吧,”凌远从兜里掏了一块,“我帮他给了,别送他去警局了。”


小乞丐不可置信地转头看这个帮他付钱的人,明晃晃地朝他笑道,“先生,你可真是个好人啊。”


凌远倒是没在意,又掏了点零钱,问店家要了个袋子装了几个馒头递给小乞丐,“好了给你吧,别饿着了。”


小乞丐愣愣地接过了袋子,跟着凌远一起走出去。凌远看他拎着馒头也不吃,就问他,“怎么了,你不是饿吗,怎么又不吃?”


小乞丐仰着头,凌远满意地觉察小乞丐还是没他高,他仰着头问他,“你就这么帮我付了,你不怕我是骗子,那硬币也是假的吗?”


凌远哈哈大笑,“我怕什么,几个馒头钱而已,快吃吧。”


小乞丐舔舔嘴唇,乖乖地点头。


凌远敏锐地发觉小乞丐的嘴唇很干,几乎要泛白起皮了,脸上却有点红,他拿着馒头抱在怀里,手指不由自主地在捏紧塑料袋,凌远问道,“你是不是……胃疼?”


小乞丐的大眼睛盯紧了凌远,无辜地眨了两眼,“你是医生?”


“你小子还挺敏锐,”凌远感叹了一下这孩子还是个病友,又看着这手里干得要命的馒头,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店面说,“你现在这样最好喝点热汤水,这样吧,那边那家馄饨王的馄饨不错,我也正好饿了,你要不要来一起吃?”


小乞丐刚跟着凌远进了饭馆,就被服务员拦着说,“不好意思,我们这儿不能乞讨……”


凌远朝服务员摆了摆手说,“他是跟我一起来吃饭的。”


凌远本来是往窗边的位置走,被小乞丐拽了拽衣袖,他大概觉得自己手脏,碰了一下凌远就缩回来了,他抱着馒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说,“我这样坐中间不太好,要不我到角落去吧。”


凌远点点头,很自然地拿了菜单走到角落的位置对面。小乞丐竟然去洗手间洗了手,这点习惯让医生的凌远很有好感,他指着招牌的几个馄饨说,“这几个都不错,不过我是很多年前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味道。”


小乞丐眨眨眼,“我一分钱也没有,你给我付钱吗?”


“是啊,反正馒头的钱都给你骗了,不差一顿饭钱。”凌远笑着摆好碗筷,“尽管点。”


“可我不爱吃馄饨,”凌远见着小乞丐撅撅嘴,心想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小乞丐继续唠叨,“要是我要吃虾,大闸蟹,蟹黄捞饭你也给我付钱吗?”


凌远被逗乐了,说道,“你也得切合实际,这儿可没有你要的这样,而且啊,馆子这些大多不新鲜,要吃就自己买回去做。不过呢,你现在的胃病发作,这些大鱼大肉都吃不了。”


小乞丐的神色以可见速率低沉下去,很快他又在菜单上发现了自己爱吃的,他抬头看凌远,眼睛亮晶晶地,张得很大,“我吃海鲜粥可以吗?”


“可以可以,”凌远叫来服务员,“一碗香菇馄饨,一碗海鲜粥,海鲜粥加量。”


小乞丐抱着馒头,听得耳朵尖泛红,一言不发。


凌远看他面色不好,胃还疼得紧,在包里拿出纸笔,在纸上唰唰写了两行字,“我的名片没带,这是我的工作单位和电话,如果实在胃疼得厉害的时候去这个医院找我,我带你检查一下。”小乞丐狐疑地抬头看他,他忙问,“识字吧?”


“凌—远—,我当然识字,”小乞丐把纸小心翼翼叠起来,又担心会弄丢,从裤子兜里掏出了手机,对着信息找了张相,才满意地抬起头看凌远。却见凌远很有意思地看他的手机,调侃道“我现在觉得自己被骗了,三牛说现在的乞丐都比平常人有钱,欢欢刚买了一个,苹果6吧。”


小乞丐不好意思地把手机又缩回怀里,赔着脸笑:“6p,二手市场淘的。”


海鲜粥和馄饨端了上来,凌远拿了个勺子递给他,“快吃吧,这馒头就放边上吧,不跟你抢。”


小乞丐是真的饿了很久,他象征性地吹了两口就要舀起来喝,凌远的小心烫还没说完,小乞丐已经烫的只吐舌头,眼睛雾蒙蒙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凌远一边给他倒温水一边指责他,“急什么,不跟你抢。”


小乞丐抱着碗,可怜兮兮地说,“饿。”


凌远叹了口气,取了个碟子夹了两个馄饨,“来,先垫一垫。”


小乞丐咬了一小口,又去吸汤汁,有条有理的,吃相说不上优雅但也斯文得很,很有家教的样子。他为了不蹭脏桌子,袖子挽高了一些,露出的一点胳膊比面和手都白得多,他的手细而长,一双手洗净之后实在讨人欢心,凌远听韦三牛说过了那些狗血的一夜家破人亡的电视剧,不免多想,他见小乞丐吃得上心,就问,“小孩,你家里人呢?”


小乞丐被这问题呛了一下,犹豫半天才说道,“……嗯,我妈很早就过世了,我爸基本见不到人影。”


凌远想想,这么小的孩子,和自己当年一样可怜,自己还遇上了凌教授,这孩子却只能在街边乞讨,他温声问,“那你怎么不好好找份工作,总比这么风餐露宿的好呀。”


小乞丐刚喝了一口粥,嘴巴鼓鼓的,抬头对问题不知所措,连吞咽的动作都忘了。


“你该不会还没成年,不能招童工的原因吧?”


小乞丐的神色立马就生气了,他猛地吞了一口,“什么未成年,我都二十了!” 凌远也不管他说得对不对,哄着说,“好好,二十就二十,快吃你的饭。”


 


两个男人吃饭总是快的,吃饭天才开始泛黑,不过这正好是深秋,这太阳一落山,温差就大了。


穿着单薄衣服的小乞丐一出门就被扑面而来的朔风撞出两个喷嚏,他拎着馒头,揉着红红的鼻子跟凌远道谢。


凌远挥挥手,看着小乞丐跑了回去,他有意思地多留意了几眼,看小乞丐馒头都分给了桥洞下几个老人和小孩,唯一一个脏馒头还留在袋子里,拎着和一排乞丐坐到了一起。风一吹,凌远也觉得冷了,他看着小乞丐全露出来的脖子越发冷,他在包里翻了翻,找出了外科小组送他的回国礼物,又把自己全年带着的药瓶子拿了出来。


“喂!”凌远突然发现自己忘了问小孩名字,只得自己跑到桥洞下,小乞丐见着他很高兴,“凌大哥,你还没走啊!”


“天冷,围巾给你,”凌远把没拆封的围巾塞到他手里,又把药给他,“这是胃药,空腹吃,别忘了。”


小乞丐咬着嘴唇,倔强地跟他开玩笑,“凌大哥,你也太好了,你真不怕我是骗子吗?”


凌远故作神秘地说,“骗子估计也就是个小骗子,当我回国来先做件好事。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是被骗了,也好有名有姓去警察局诉苦。”


“凌大哥,我姓李,叫李熏然。”


 


 


而后的一段时间,凌远都忙得很,也没什么时间在经过那个菜场了。大约过了半个月,他突然想起这么个人,就开车去那儿碰碰运气,但是却没有那个小孩。小乞丐大约都是居无定所的吧,又或者他真的听自己的话,去找份像样的动作了?凌远异想天开。


他经过了几次,都没再遇到小乞丐,大概真的不在了。


 


第一医院又开始八卦,今天凌主任的桌子上又有人送外卖,昨天是玉春楼的外卖,今天好像是泰国菜。


凌远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有人给他送饭,没有姓名,只有外卖人员。


李睿一板正经,一到中午就拿着饭盒到凌远办公桌边问问题,又名蹭菜,李睿还是单身狗,又被养刁了胃,吃不惯食堂。


“所以老师,你这是吃了好多天饭,都不知道是谁送的?”


凌远忙着改报告写论文,就着吃了几口又去看电脑,“不吃白不吃,等我忙完再去查谁,把钱结了给他。”


李睿嘴抽抽。


 


韦三牛跟一群医生和护士讲笑话,“咱医院别的我不知道,最会泡妞我肯定知道!”


“谁啊谁啊,韦大夫?”


“凌远啊!那小子在学校的时候,情书那是张手即来,情话张口就是,没女生不吃他那套的!”


“不会吧,我看凌主任平时都严肃得很,不像是会泡妞的啊。”


“那不一定,凌主任这才回来几天啊,已经每天有人给他送饭了,要我说这长得帅的就是不一样,咱医院谁还有这待遇啊!”


韦三牛敲敲桌子,“小姑娘说得什么话,我就不爱听了!”


八卦组又哄堂大笑。


 


 每周三,凌远都会在病房走动,了解病人的入出院情况,方便管理。这周也是照常,结果溜达了几圈韦三牛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喂,凌远,有个人找你。”


“谁啊?”


“他不肯说名字。”


“那就让他等着。”


“他说他是警察……啥?@!警察,等等凌远你这才几天你没犯事儿吧!”


凌远被烦的没趣直接挂了电话,想了想还是快步回到普外办公室。一个身板笔直的小年轻靠在他桌边上。


“你好,我是凌远,请问……”


“远哥,”小年轻转过身,他的头发打理得很好,打理过的小卷毛比那天顺毛显成熟了些,灰色衬衣束在西装裤里,显得肩宽腰窄,身体颀长。他的脸可再不是灰不溜秋了,他的长相是很端正的英俊,剑眉大眼,唇红齿白,看着就觉得是很精神很漂亮的小伙子,难怪沿途来时就听小护士说普外来了个大帅哥,超级帅啊。凌远一下子想不起那个小乞丐的模样了,只是那双眼睛到还是一样又黑又亮。


凌远微怔了一下,才发声,“李……熏然?”


李熏然一听,立马露出了熟悉的笑容,“远哥还记得我的名字呀,嘿,我是来还围巾……和请你吃饭的。”


“怎么回事?”凌远扬了扬下巴问他。


李熏然赧然,“那时候局里在蹲点,就扮成乞丐比较方便嘛。那天我早上六点蹲到傍晚,饿得胃疼才去买馒头……”


“真的?”凌远眯着眼问。


李熏然合掌对着凌远不停求饶:“保证是局里任务,远哥你别生气啦,你看案子一结束我就来投案自首了。”


“是不是觉得我当时特傻?”凌远面无表情地问。


李熏然一下慌了神,“不,不是的远哥,我觉得你特别好真的,我爸都没有这么关心过我,我骗你是对不起,当时是保密任务我也不能说,我——”


凌远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这小孩装得一副成熟样,到底90后,还真经不起吓。


李熏然小心翼翼睁了一眼,看凌远不生气才舒了一口气,“远哥你吓死我了。”


“这几天你给我买的外卖?”


“啊……啊!因为我很想来见你啊,但是案子没完结就不能走,我看你随身带着胃药应该也是胃不好,医生都这么辛苦,都是白衣天使。”


“臭小子。”凌远轻轻拍了拍李熏然的头,“然后呢,今天来请我吃饭,要吃什么?”


“去玉膳房怎么样,他们家蟹黄捞饭和明虾都好吃。”


“别了。”凌远看着李熏然又要解释的模样逗他,“这外面的菜多少不干净,我还有一个小时下班,等会儿去买点菜我做给你吃,顺便敲打敲打你这个小骗子。”


 


第一医院又换了八卦,经常来找凌主任的小帅哥是谁啊,超帅的啊,能不能让凌主任介绍介绍啊。


凌远端着水杯面无表情地站在办公室门口默念,不好好工作,介绍你大爷。


 


END

评论

热度(250)

  1. S-sugus青水绕 转载了此文字
    你大爷的